好一群山区驻村“第一书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杜沂蒙 通讯员 何土凤 刘小阳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05

“十三五”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融安县的53个贫困村,每个村子都配有一位驻村“第一书记”。别看这些“第一书记”年龄普遍在30岁左右,但是他们个个都是“精兵强将”。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安县各级部门派出的个人素质好、政治能力强的青年干部,他们全面协助村党支部书记的各项工作,在扶贫过程中,成为村和乡镇间的桥梁纽带。

这个暑假,来自中央党校研究生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深圳大学的5名硕士研究生,组成青年学生调研小组赴广西融安县开展为期3天的精准扶贫实践调研。调研队前后走访了4个自然村,对7位驻村“第一书记”进行了重点访谈。

扶贫先“扶”路

当调研小组成员翻山越岭抵达板榄镇时,前往东岭村村委的小石桥已在连续大雨后被水量陡增的山溪冲垮了,来往通行只得蹚水过河。在融安县,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调研小组成员后来了解到,截至目前,融安县还有600多公里没有修上硬化路(水泥路),许多村屯只能修建砂石路。

交通问题是融安县驻村“第一书记”面临的首要困难。

泗顶镇寿局村村干部介绍,长期以来,村民们的居住地狭长而分散,素有“隔壁隔半天”之说。板榄镇东岭村山路难行、路途遥远,村民们种植的农产品都运不出去。

泗顶镇寿局村驻村的“第一书记”蔡永林是广西科技大学的一位年轻辅导员,修路难题时时刻刻牵动着这位驻村“第一书记”的心。国家精准扶贫项目开展以来,修路的资金有了保障,经过一年多时间,寿局村修桥铺路,原来未通路的4个屯都通了硬化路,需要脱鞋涉水进屯的龙骨屯漫水桥也建成了,群众出行安全方便了。

一个村的问题解决了,同样的难题在其他贫困村却依然有。调研期间,大坡乡同仕村驻村“第一书记”覃冠学倒起了“苦水”:“下乡的路不好走,都是弯曲盘旋的山路。我任驻村‘第一书记’两年时间已换了8个轮胎。村里铺砂石路的地段,下雨时两旁山上的泥土和石头滑落下来,常常是通路不通车。”

覃冠学也知道砂石路只能是暂时的,同仕村要想脱贫,水泥路是必须要修的。去年,覃冠学得到后盾单位自治区扶贫办100万元的修通屯路资金,但是资金有限,按照政策规定只有20户以上的屯才可以计划修硬化路,像寿局村、同仕村,村内部分屯因人口过少而达不到修路标准,这成了“第一书记”的心头病。

修路不可避免占用到村民的农田。在覃冠学驻村的同仕村,就出现了一两户不同意征地的村民。“如果就因为你这一户不同意征地,那么修路的项目只好给别的村了,我们就失去这次的通路机会。把路通到深山里,以后我们搬运木材、竹子等人工费用减低,种植的金橘、青蒿等经济作物就可以运到外面销售了,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啊!”覃冠学慢慢和村民讲厉害关系和受益程度。“村民们认为我们驻村‘第一书记’是外来的干部,会觉得我们比较公正,说话办事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乐意听取我们对修路的劝解”。

解决贫困户“等靠要”思想

“我帮扶的一户贫困户,他早上睡到10点钟都不起床;叫他来村委,搭摩托车都不来。”面对这样的帮扶对象,周永娟有些无奈。

“第一书记”发现,当前扶贫工作中普遍存在两个难题:一是儿女长期与父母失联,导致老人不得不申请政府补贴维持生活;二是“光棍汉”现象突出,且好吃懒做,就等低保补助。

浮石镇东江村驻村“第一书记”闭燕芳说起了一种怪现象: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的和懒惰的村民被评上贫困户,享受到贫困政策待遇。长此以往,许多人都抱有同样的想法:“为什么要去打工?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吃低保了”“我不想干活儿,你们扶贫给我钱就行了”……一些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不愿劳动,“等靠要”思想严重。

闭燕芳对调研小组成员说起了“五个光棍汉”的例子,让大家有些震惊。村里一位老汉,妻子去世了,4个儿子都是光棍,个个都是劳动力,就在家里等着政府的补助,既不好好种地,也不去外面打工。

一位非贫困户村民曾抱怨:“我作为养殖大户,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助,而贫困户自己不去做又得资助,让我怎么带动?”

了解到这些情况,“第一书记”们将“转思想,改变发展理念”确定为重要抓手。一方面要引导和转变贫困户的“等靠要”思想,提升他们的劳动积极性,让他们与大城市人的思想接轨;另一方面对于想务工的贫困户,村里可以申请师资办一些培训班,提高他们的技能。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大将镇雅仕村驻村“第一书记”谢涛就提出:因身体疾病、资源少等导致贫困的农户是需要直接帮扶的。对于那些本身具有劳动能力又好吃懒做的村民,则要避免对他们进行直接扶贫。

长安镇寻村驻村“第一书记”毕忠平发现:“一些贫困户很现实,我们向他们介绍产业政策,他们没有看到短期的经济效益,认为我们是在忽悠他或者为了完成政治任务。”为此,毕忠平没少花时间跟村民做沟通交流工作。

“第一书记”忙经济要亮绝招

“一个地方的发展要靠产业,产业得到发展,村民才能脱贫。”但是让沙子乡沙子村驻村“第一书记”周永娟发愁的是,如何找准切入点,拓宽贫困户的经济收入来源。她一上任就对村里的情况作了个梳理,为了联络外出的年轻人返乡创业,她建立了多个家乡微信群,一是让外出务工、学习的村民时时刻刻有家的感觉,关注家乡的发展;二是积极争取大学生的支持,鼓励大学生加入到农村电商扶贫中。

“第一书记”普遍对集体经济非常关心,但是如何申请项目,固定资产有哪些,是企业承包还是村民自主经营,许多问题都是“第一书记”必须认真考虑的。发展经济需要起步资金,但帮助贫困户申请贷款自然成为“第一书记”费心费力的事情:“许多银行和企业不敢不愿承担农业生产风险,导致越穷的村民越贷不到款!”

一些村民不愿加入集体经济,驻村“第一书记”们纷纷亮出了自己的绝招。长安镇寻村驻村“第一书记”毕忠平认为最重要的是信任问题:“我们要努力把一件一件实事干成干好,贫困户才能信任我们,相信我们是从城市下派来真诚帮助他们的。”

去年5月,寻村村龙猛屯成立“融安县森森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主要发展金橘、砂糖橘、沃柑种植,从零星扩种到抱团发展。很多村民发出质疑:“成立合作社,是不是利用我们完成上级任务或者另有所图?”毕忠平就拿出他下派后为村里解决道路硬化立项问题的事例跟村民解释,赢得大家的信任。他还郑重地承诺:只要大家干起来,基础建设一定可以争取到一些政策扶持,发展壮大后,我们还可以用合作社的形式争取贴息贷款或其他金融支持。2016年年底,饮水工程完工,产业道路奖补两万元,全部兑现。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