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到底应该怎么​​“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28 来源:陕西西安农民实用技术培训中心 作者:吴保恒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36

乡村振兴到底应该怎么“振”?

——我学习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初步感受

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体现了中央在推进中国特色乡村现代化这一民族振兴大业问题上的雄策大略。2018年一号文件,又提出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这对于准确地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详尽落实怎么实现乡村振兴,指出了明确的方法、步骤。

我出生在农家,几十年一直非常关注三农问题,特别是退休之后,经陕西省教育厅批准,成立了专事三农的陕西省农民实用技术培训中心(现西安农民实用技术培训中心)。十七年的农村调研和农民实用技术培训实践,使我对这个问题也有了些切身体会。因此,在学习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后也就有些初步感受。

感受之一,农村优秀干部要比较时间长的稳定。现在三年一选的办法值得考虑。我十七年中接触过成百搞得好的、中等的、较差的一些村的干部。总的情况看,凡是搞得好的村,村干部任职时间都比较长,起码都在十年以上,在农村各种事务中“久经考验”,所以经验比较多,处理事情比较稳妥,群众威望较高,当地发展也就比较好。如果三年一选,两届一换,等于刚摸熟了,就放弃了。如果他是比较差的,群众甚至等不到三年,就要求把人换掉。这是许多事实证明了的。3月8日,习近平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乡村振兴,一方面要发挥好本土人才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夯实基层党组织基础,通过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农村工作队等形式筑牢基层党组织。他还强调,将来还要引进职业农民,让大学生甚至是海归人才主动回乡务农。这个非常对。这些年大学生村官给农村带来了新活力、充实了新观念,输送了新知识,同时也锻炼了一批年轻接班人,是非常好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选派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对于把握农村发展方向,了解农村实情,监督和改进农村事务,也是很得力的措施,特别是派往比较差的村和贫困村的,作用就更大。

感受之二,把三产融合要下功夫搞实。光空喊叫让农民和市场对接不行。现在农产品一有滞销,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这不能光怨农民不知道和市场对接,这里面实际上要解决的事很多。读了一些涉农方面的书,并研究过从奴隶社会的井田制,封建社会屯田制、均田制,太平天国的《天朝田亩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打土豪、分田地,根据地实行地主“减租减息”、建国后搞的土改及人民公社化和1978年后至今的家庭联产承包、土地流转等。认为,中国自古“以农立国”,解决好三农问题是我国社会发展的基石。在全省四十多个县区农村调研、培训实践中,深深感到种养加、产供销、农工商一体化“融合”是实现从传统农业向农业现代化转型的关键,因为企业有钱,合作社有田,村官有权,把此三者结合,抱团发展,相得益彰。故此极力宣传这一理念,并于2012年经省民政厅批准,在西安成立了陕西省经济学会服务三农研究专业委员会。这个协会近三年就开电商和大些合作社产品对接会三次,为陕西宝鸡、渭南、延安等地蔬菜、杂粮、苹果等寻找出路,为农民对接市场起到了一些作用。

感受之三,要把产业发展落到农民增收。要使农民腰包鼓才叫真本事。现在一般地种养业很难挣到钱,最多是混个肚儿圆。对农民来说怎么才能挣到钱呢?这就要保护和鼓励农村一些有一技之长的农民。这些人农民看得见、摸得着,示范作用最好。你譬如推广“稻虾共作”综合种养模式,十几年前,西安郊区灞桥养鱼农民就告诉我,在水稻田里养虾、养蟹、养泥鳅等,说这同样一亩水面,能多挣四五千元。我后来到一些有水面的地方,就极力宣传这一情况,有些人没听,有些人听了。这些年下来,听了地真挣钱了。还有养殖奶牛、奶羊。在挤奶前,用热毛巾把乳房擦一下,牛羊也舒服,还能活脉络,减少乳房疾病。可现在机械化挤奶了,很少人擦乳房了。根据我在畜牧场工作过的实践经验,产量至少减产30%。还有过去“羊走十里饱,能吃百样草。吃的中草药,喝的矿泉水。”现在退耕还林舍饲养殖,羊的食物花样大大减少,牲畜病多了,肉、奶品质也就大大下降。其实解决这矛盾不是多难的事,关键是基层有人爱“一刀切”,老百姓没有办法。

感受之四,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城镇化也不能使农村衰落。近几年我国实行的一些老区易地扶贫搬迁和一些自然灾害多发贫困山区移民搬迁工作,对落实中央打好脱贫攻坚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有些移民搬迁后的问题还需要及时妥善解决。如近期我通过实地察看、农民来访交流等,发现了一些新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山区农产品,像秦岭山区的火晶柿子,当年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吃了都赞不绝口。而现在由于农村年轻人稀缺,红彤彤地挂在树上,自生自落,非常可惜。陕北有人把自落的红枣用来喂牲口、燰炕,实在可惜。二是原有山区的房舍、窑洞废弃,包括前几年才修的水利设施、通村公路等,我们走几十里山路竟然几乎不见人烟,好端端的通村公路上甚至连一辆汽车都看不见了。三是一些搬迁后的老房子,还有很少的七八十岁老人没有搬离,或者一下子不适应新区域生活,搬了他们又自己回来了,孤零零的几个老人,他们自己都耽心有个头疼脑热躺下起不来了,甚至有病死了都难以发现。四是一些稀缺资源,如中药材等造成了更加稀缺,像拐枣、五味子等这些稀有独特土特产搬迁后不便于采收了,这对农民增收、市场需求的也成了新问题。 怎么解决?我建议,借着党的十九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东风,最好以区、县为单位,抓住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一要求,因地制宜,以社会投入、政策支持来吸引,以回乡创业人员为主力,运用创建农业公园、休闲养生、一沟一品、家庭农场等新的经营实体,来尽快设法解决利用好原移民搬迁区域资源。以乡村兴和再造产业为目标,通过吸引各种资源与凝聚人心,给那些日渐萧条的乡村注入新的活力,重新激活价值、信仰、灵感和认同的归属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美”的目标,向着“人民增寿”的四增目标拓展,将是非常有市场前景的新兴产业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