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抗战呐喊》记录抗战史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2-10 来源: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 浏览次数:597

《抗战呐喊》封面,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JPG格式)
《抗战呐喊》封面,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78年前的12月13日,日军攻占民国政府首都南京,开始了人类史上最为兽性的血腥屠杀,30万同胞惨死在日寇屠刀下,而当时身陷难区的民众在日记中这样记载: 

“12月14日。昨日,倭兵冲进了南京城。接着就是屠杀,放火,劫掠,奸污。这二十四小时之内,烧多少房屋,死了多少中国人,没有法子可以知道。单就金陵大学一带说说。金大既在难民区范围之内,又是与日本大使馆望衡对宇,而倭兵竟是毫无顾忌。他们三五成群,到了小陶园,把大门上美国大使馆的布告,连同美国的国旗,撕个粉碎。他们闯进了金大的教职员住宅,翻箱倒柜,饱掠一空。小陶园那里原住着一大批难民,他们就向难民要钱,要东西,最后又带走了不少女子。夜间更坏了:大队的倭兵,一批一批疯狗似的乱跑。据难民救济会严密的调查,当时有三十多个女子被奸污了”…… 

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之际,一部记录抗战史实的重要图书《抗战呐喊》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由资深抗战史料收藏家王政先生编著,刘精松上将、邱金凯中将亲自为本书作序,央视新闻评论员宋晓军先生写下了寄语。 

《抗战呐喊》一书是作者为记录抗战史实精心编著的一部精品图书,引用的史料全部源自1945年12月之前出版的抗战文献,主要内容涉及“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一二九救亡运动”、“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百团大战、汪精卫叛国投敌、日本宣告投降等重大事件,史料珍稀,内容翔实,现场感强,忠实地记录了抗战时期的“鬼子入侵”、“日寇暴行”、“救亡呼声”、“全民抗战”、“苦难生活”和“悲壮胜利”,完全让读者原汁原味地阅读抗战史料原貌,最近距离地走近抗战、思考抗战,感受国族危亡时刻的悲愤。而更为特别的是,《抗战呐喊》一书选取的152张珍稀图片,是作者从千余件原版史料中选辑而出,其中,近半数为日本随军记者所拍摄,最为真实地还原了日军魔蹄遍布中国各地的侵略和屠杀罪行,而这些难得一见的珍稀史料,绝大多数或为建国以来首次公开出版。 

刘精松上将在序言中写到:“日本军国主义,坚持穷兵黩武侵略扩张政策,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最重大的人员伤亡、巨额的财产损失、无尽的精神摧残、不可恢复的文化浩劫。这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欠下的累累血债,是对人类文明发展史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些铁的事实,是抹杀不掉、否认不了的。” 

邱金凯中将在序言中写到:“《抗战呐喊》汇集与挖掘了中国人民抵抗外来侵略所迸发的民族强音,这个强音不仅是夺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根本动力,也是梦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支撑。让我们永远铭记吧!永远秉承吧!” 

王政先生说,编写本书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充分挖掘民国原版珍稀史料的重大价值,最尽可能的走近抗战史实。 

王政先生认为,抗日史料记录了日寇的野蛮侵略和血腥屠杀,目击了中国人民的救亡呐喊,见证了全民族抗战的激流,凝聚着无数先辈们用鲜血和牺牲铸就的抗战精神,它是研究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最为重要的第一手史料。我们要永远铭记这段国难痛史,传播伟大的抗战精神,凝聚起民族复兴的伟大力量。  

王政先生希望更多的读者可以看到《抗战呐喊》一书,多一份阅读,多一分力量,共同守卫我们美丽的家园从此不再遭受任何侵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能享受和平的阳光。 

日前,《抗战呐喊》一书已正式上架面向读者。 

《抗战呐喊》作者 王政
《抗战呐喊》作者 王政


《抗战呐喊》前言

王 政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回望烽火,走近抗战,更多了一份景仰与敬畏。从“九一八事变”起始,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经历了六年的局部抗战、八年的全民抗战,以伤亡3500万军民为代价,悲壮地赢得了这场残酷的战争。在这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无数勇士奔赴疆场、浴血奋战、驱敌杀寇,用鲜血和生命拼杀出了一条走向胜利的血路,挽救了中华不亡,挽救了无数鲜活的生命,打出了民族尊严,铸造了伟大的抗战精神,开启了复兴的基业。他们是民族的英雄,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回望近代百年,中华民族经历了血泪与苦难,觉醒与斗争,奋起与复兴。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5月15日这一天,日本帝国主义终于低下了它那罪恶的头颅,放下屠刀,哀声求和,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消息传来,举国振奋,无论是在国府陪都重庆,还是在红色政权的中心延安,人们欢呼着、呐喊着,以最热烈最兴奋的方式,庆祝这一伟大的胜利。当天出版的《大公报》更是登出了罕见硕大的标题:“日本投降矣!”从此,中华民族洗雪了近代百年的耻辱。

今天,战争硝烟散尽,岁月渐行渐远,历史前行的力量,改变着世界格局,改变着中华颜貌,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轨迹甚至信仰追求。当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和平环境和安逸生活,纵观天下却并不太平,帝国仍在,兽行依存。只不过他们已经把自己化装打扮成“国际警察”“科技领袖”“绅士富商”,以各种卑劣的手段搞资源掠夺,搞颜色革命,搞围堵挑事,企图颠覆政权,侵吞经济成果,梦想奴化中国。2014年7月7日,在芦沟桥畔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时,习近平主席指出:“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付出了巨大牺牲的中国人民,将坚定不移捍卫用鲜血和生命写下的历史。任何人想要否定、歪曲甚至美化侵略历史,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绝不答应!”

抗战时期,文人义士们肩负民族大义,奋笔救亡卫国,在极端恶劣的环境里,写下了许多战地名篇,记录了战争的残酷和民众的苦难,揭露了日军的凶残暴行。很多优秀的作品现在读来仍心绪难平。经历了战火的劫难,在抗战时期出版的书刊存世已经十分稀少,这些遗存下来的珍贵史料,有的已经被列为文物或善本,并已成为各大纪念馆、博物馆里的珍本。

目前,也有一些不足,这些珍贵史料的挖掘、研究和传播还不够充分。在书店里很少能够看到抗战时期优秀作品的再版选辑,一般读者也很难在图书馆里借阅到民国原版刊物。这无意间隔断了当代人对抗战历史的认知。而时下个别影视作品对抗战的过度娱乐化,甚至严重脱离了事实,这既是对历史不负责任,也误导了很多人。抗战史料是国难痛史的重要记载和见证,我们有责任将其整理汇编出版,把这段历史真实地还原给当下和未来,以告慰抗战先烈,传颂抗战精神。

《抗战呐喊》全部选自1945年12月之前出版的抗战文献史料,约17万字,152张图片,均由千余件抗战史料中精选而出。除校正个别原文中的错别字外,其他均未改动,就是为了让读者原汁原味地阅读抗战史料原貌,最近距离地走近抗战、思考抗战,身临其境地体会国族危亡时刻的悲愤。书中有部分日本出版的史料,亦有图片72张为当时日军所拍摄,这些图片当时就刊登在日本出版的画报上,其目的是为了宣扬“皇军”在中国战场上取得的“辉煌”战绩,而今,这些图片和史料已经成为日本帝国主义野蛮侵略中国暴行最重要的罪证之一。

在抗战时期的特殊环境下,一些进步人士和出版社,为了宣传抗日救亡,迷惑日军和汉奸的新闻检查,出过一些伪装本,其中有伪装书名、伪装出版社、伪装内容、伪装出版地点和时间等形式。本书所辑部分原文,也有一些作者使用的是笔名、化名或托名,其真实身份已无从考证,但他们留下的激扬文字和版本,已经成为抗战历史中的珍贵史料。

《抗战呐喊》主要内容涉及“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七七事变”和南京大屠杀、百团大战、日本投降等重大事件。其中有一些重要文献史料非常少见,存世珍稀,亦有孤本,或为建国后首次发表。如:

《辽吉被占纪实》一文详细记载了“九一八事变”的全过程,文中刊载:“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存于库房。”而在《从一切国际条约上判定日本对于东省事件之责任》一文中,也有如下记载:“日本突然自由行动,调齐大军,不宣而战,向沈阳、北大营,施行攻击。我军为明了责任起见,绝未抵抗,而日军竟侵入营房,举火焚烧,同时用野炮轰击。北大营炮库被炸,兵工厂亦受损失。我方军民直接、间接死于日军炮火者,为数甚众。”

《地狱中的南京》一文是南京沦陷区一个难民的日记,从1937年12月14日到1938年1月11日,共9篇。对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有如下记载:“昨日,倭兵冲进了南京城。接着就是屠杀、放火、劫掠、奸污。这24小时之内,烧多少房屋,死了多少中国人,没有法子可以知道。”“乾河沿金陵中学门口两个哭哭啼啼的孩子被倭兵活活地刺死了;8个女子在枪杆子与刺刀威胁之下被倭兵奸污了。”此文在刊发时,编辑写了这样一段话:“这封信是血写成的,是不容易寄出来的!这是一个亲眼看见的人写的;我们可以说这写的人是一个客观者,是一个最侠义最值得佩服的人。因为他还在倭寇手中,所以我们不能将他名字宣布。他所看见的还不过是一个区域,其他区域情形,更甚于此。我们应绝对尊重这宝贵的史料。”

《毛泽东访问记》一文,是1938年2月20日记者在延安对毛泽东采访的实录,文中刊载了毛泽东在抗战初期发表的重要言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毛泽东说:“党的政治方向——解放中国,使中国独立自由平等,是永久不变的”,“每个共产党员,不能有升官发财的名利思想”,“我们的工作不是享乐,而是为大众服务。共产党在任何困难环境条件之下,绝不动摇”。在这次采访中,毛泽东提出了“为大众服务”的核心思想,这比1944年9月8日提出的“为人民服务”早了6年多。

抗战史料是全民族抗战的重要见证,流淌着先烈们的热血,记录着民族救亡的呐喊,迸发着全民抗战的激流。这些珍贵的史料也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中的宝贵文化遗产,它具有丰富的史料价值、源源不断的精神价值、珍稀的版本价值和不可再现的文物价值,值得我们充分挖掘、研究、保护和珍藏。

激扬文字传播力量,抗战精神照亮前行。铭记这段国难痛史,是为了我们美丽的家园从此不再遭受侵略,我们的生活永享和平的阳光。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于北京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