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传》里的中央红军过芦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18 来源:四川芦山县老区建设促进会摘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90

会理会议后,中央红军顺利地通过彝民区,飞夺泸定桥。在此期间,陈云比较多地参加地方工作。五月下旬,红军进入冕宁县城后,陈云在总政治部驻地会见中共西昌特支成员陈野苹,了解冕宁县地下党的情况,商量建立冕宁县革命委员会和组织冕宁抗捐军的事。随后,陈云在总政治部召开会议,决定成立冕宁县革命委员会,由陈野苹任主席,李井泉为副主席。革命委员会下设财粮科、弱小民族科和行政科。陈云起草了革命委员会的布告。此后,冕宁县革命委员会曾召开上千人的群众大会,组织五十多人开展游击战争。为了实现中央提出的创建川西北根据地的任务,红军陆续派出一些游击队,在有群众基础的地区开展游击战争。为了指导这些游击队的工作,陈云在紧张的行军中写了《游击队如何去组织群众运动》一文,着重说明:“游击战争必须有广大群众参加而成为群众的游击战争,因为这是游击战争胜败的关键”。 他根据自己的实际体会,对如何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
    提出许多具体意见。陈云指出:在领导群众斗争的策略上,首先需要细心了解每一地区群众不同的最迫切的要求,用群众心坎内的要求鼓动群众起来为这些要求而斗争。在组织群众的工作上,必须反对脱离群众的关门主义。估计到游击队常常可能得不到上级按时的领导,必须能够在各种顺利的、困难的、复杂的环境之下独立地工作,就必须使游击队的领导干部具有各种才能,而这种才能必须给以培养和教育。这篇文章发表在长征路上由中共中央和红军总政治部合编的《前进报》第一期上,对开展地方工作起了一定的指导作用。就在陈云这篇文章发表时,他又接受新的任务,奉命离开长征队伍,前往上海。一九三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在泸定县城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陈云回忆说:“泸定桥会议是红军夺取泸定桥的当天晚上,在过了泸定桥的一个地方(是在房子里,不是在外面)召开的。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和我,刘少奇、博古、刘伯承是否参加记不清了。会议主要决定了两件事:一是红军向北走雪山草地一线,避开人烟稠密地区;二是派我去上海恢复白区党的组织。”会后,陈云抓紧做了几天准备工作。长征以来同陈云在一起工作时间最长的刘伯承,担心陈云路上的安全。他写了两封亲笔信,托他在成都的一位朋友和在重庆的弟弟协助陈云赴上海。六月七、八日,在红军攻占天全、芦山后,陈云随军抵达天全县北面的灵关殿。随后,他只身一人从这里悄悄地离开长征队伍。离开时,陈云从林伯渠那里领了到上海恢复党的工作经费,大面额的国统区货币约三千元,以及小面额货币和光洋约二百元作为路费。还带了一部线装的《三国演义》。陈云回忆说:我带了一只热水瓶,把大面额钞票放在了热水瓶胆下面。经过精心安排,护送陈云离开灵关殿的是当地的地下党员、在灵关小学任教的席懋昭。他们出发不久,突然从后面追
上来一个人。这人是国民党天全县的教育局长、荥经县的地主。在红军攻占天全时,他准备逃回荥经县,被红军扣留。
    为了利用他掩护陈云出川,当陈云和席懋昭离开灵关殿时,故意让他溜掉。当他追上来时,席懋昭主动同他搭话,说是为了躲避红军而外逃的。这个教育局长信以为真,三人便结伴而行。一路上,他们不走大路,走小路。碰到检查站,席懋昭和这个教育局长便上前答话,陈云因怕不是本地口音带来麻烦,假装去解手混过去。第二天,他们经天全到了荥经县城,在这个教育局长家里住了一个晚上。以后陈云和席懋昭便转向雅安,昼夜兼程地赶了五六天路,到达成都。在成都,陈云拿着刘伯承的亲笔信,找到美丰银行董事胡公著,在他那里住了一夜,并托他将钱汇给章乃器。这时,章乃器在上海的浙江实业银行任副总经理。后来,这些钱交给上海特科,作为他们的活动经费。!陈云心很细,还要来美丰银行的一叠信封信纸,以便日后如果遇到什么情况时可以自称是这个银行的职员。次日一早,陈云托人去成都春熙路的《新新新闻》报馆,刊登一则《廖家骏启事》,内容为:“家骏此次来省,路上遗失牙质图章一个,文为廖家骏印,特此登报,声明作废。”"这个启事是陈云事先同周恩来商量好的,是他向中央报告平安到达成都的信号。这时,蒋介石正坐镇成都“围剿”红军。成都城内到处增岗加哨,戒备森严,稍有不慎就会招来杀身之祸。陈云同席懋昭第二天就乘汽车离开成都,在内江住了一晚,便直奔重庆。

    他们在快到重庆的地方,下车步行进城。在重庆,陈云拿着刘伯承的另一封信找到他的弟弟刘叔禹,住了下来。陈云回忆说:“在重庆,我把信交给刘伯承弟弟开的中药铺的伙计。他问什么人写的,我说姓刘。这时刘伯承弟弟出来,他说老板不在,在家里。我说,我知道,在十八梯(重庆较场口附近———引者注)。我就走了,他便赶上来,说对不起,因为有人敲竹杠,不敢接头。随后一起到他家里,住在他那里。刘伯承母亲也在,问长问短,招待很好。”“同在成都一样,在重庆我去找刘伯承弟弟,没有让席懋昭跟我去。这是秘密工作的需要。席懋昭住在旅馆里。”!  十多天后,刘叔禹为陈云买好去上海的民生公司轮船票。陈云启程赴上海时,将剩下的一些川币,托刘叔禹买了一只一钱多一点的金戒指,后来把这只金戒指带到了延安。刘叔禹送陈云到重庆朝天门码头上船。二十多天中,陈云在席懋昭护送下,行程七百多公里。后来,陈云回忆这段行程时写道:“过金沙江、大渡河后,一人被派离军赴沪,在灵关殿,由一小学教员(灵关小学)席哲明(即席懋昭———引者注)带上山,经土匪区依靠哥老会关系,重进天全城,经小教关系,在县政府取得护照,到荥经席哲明家,再赴雅州,到成都,经刘伯承朋友招呼,买票到重庆,在伯承弟弟家住了十余天,坐民生轮直航到上海。轮船鸣着汽笛缓缓东行,陈云的心情难以平静。短短两年多时间内,陈云从上海到中央苏区,从中央苏区长征到西南,经历了这段艰险而难忘的岁月,这时又要回上海去了。新的艰巨任务正在等着他去完成!(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