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三十一军在罗绳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19 来源:四川芦山县老区建设促进会 摘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80

    1935年11月16日,红三十一军从芦山兵分几路向雅安推进:一路经芦山玉溪河,翻越镇西山后占领上里五家口,在五家村击溃守敌一个团;一路绕芦山城袭击飞仙关直插雅安城北铁索桥桥,占领了姚桥、金鸡关、新场、合江、草坝、凤鸣。一路追击川军溃兵,翻越芦山岗经上里。至下里,后又折回上里七家,分别驻防郑湾、建新;一路于11月17日从芦山岗进入箭杆林,经治安村、共和村到达五家口;一路从芦山岗经马鞍腰进入下里七老场。至此,红军完全占领了上里、中里、下里三个乡镇。 

1、上里战斗

上里治安村双山子是红军从芦山岗进入上里的必经之路。为了阻止红军进入上里,刘湘用一个团兵力驻防双山子,居高临下修筑碉堡,枪口对准从箭杆林村进入上里的一条羊肠小道。这条小道两边是悬崖峭壁,强攻很难取胜。红军于1935年11月12日兵分两路向双山子的川军发起进攻。一路由村民毛焕章带路,攀悬崖,登山顶,插小路,直捣敌军背后,使敌军后院起火。一路乘敌兵慌乱之际,从双山子正面强攻,敌军腹背受敌,不到两小时,防线即被突破,溃不成军,纷纷逃窜。驻白马村刘家山的敌人闻风丧胆,来不及从许家湾大路逃跑,便顺着木梯子小路仓皇逃窜;驻五家口庙坪山的敌军从尹家岩乱包山落荒而逃,有一股敌人在乱包山转悠了半天仍然没有找到出口,至晚才从三层岩跑掉。这次战斗,敌人丢尸数十具,红军战士一名牺牲,一名重伤。

2、洞岩、莲花山之战  

1935年12月8日凌晨,川军刘湘调一个师,向驻防二洞岩的红军前沿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敌军在轰炸机配合下,多次向红军阵地实施炮击,英勇的红军战士在焦土般的阵地上浴血奋战,顽强抵抗,敌人丢下了一堆又一堆尸体,伤亡惨重。战斗持续到下午5点,敌军一个连在大炮的掩护下,突破了一个口子冲上山顶与红军展开了肉搏战。该连敌军一方面是孤军深入,后无援兵,另一方面又毫无斗志,被红军全歼在二洞岩山顶。此役后,红军士气更加高涨,遂转守为攻,将残敌追至名山县横山庙、子观寺一带歼之。这次战斗,红军牺牲三百余人,而敌人伤亡两倍于我,并损失飞机一架。 

红军进驻上中下里,历时三个月。计与川军、土匪及民团作战达十余次。部队撤离下里碧峰山向芦山转移时,红军某排团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遭到芦山民团伏击。该排战士迅速抢占路边高地,与数倍于我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生死搏杀。血战一直持续至下午,弹尽粮绝,全排幸存战士为了不被敌人俘虏,全部纵身跳入飞仙关芦山河,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悲壮激昂的英雄之歌。

1935年11月13日,红军左路军由芦山、雅安分头追击川军进入名山境内,当天红九军25师占领蒙顶山,顺蒙顶山进入永兴,沿总岗山向蒲江挺进。 罗家山、老道关、金鸡关一线是蒙顶山红军驻地和苏维埃政权的东南门户,也是名雅通道的重要隘处。为切断两地之敌的联系,红军进入名山,立即派红九十三师二七九团的一个营驻防这一带,并在罗家山顶(今蒙顶山镇名雅村、水碾村交界处),从油茶地由低往高修筑了七道工事;敌军指挥部设在罗旁,兵力部署在郝家山、董家岩,与红军对峙。1936年2月1日,敌军从早晨开始轮翻轰炸扫射红军阵地,红军沉着应战,激战一整天,敌军未能攻下阵地,伤亡惨重。此后,敌军不敢贸然进犯,直到红军已陆续撤离名山继续北上几天后,才知道山上已无人。

战果颇丰的莲花山战斗

1935年12月8日拂晓,敌军范绍增部向驻莲花山的红军阵地发起了猛攻,在炮火的掩护下,敌军分数路向红军阵地冲锋。红军凭着扼险可守的有利地势,与敌展开了殊死恶战。红军居高临下,在沟南的火力配合下坚守阵地,敌人多次强攻未能得逞,经过一整天的激战,敌人败退原地。这次战斗,红军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和生活用品。

1935年王树声带领的红四方面军三十一军在上里驻扎了三个月有余,31军军部在石桥,从上里、中里、下里发展了七百多名工农红军。彭康先生的父亲彭庭先就是其中之一。彭庭先于1935年参加工农红军,在红四方面军31军93师274团8连,经历了百丈关大战、芦山大垭口反击战等重大战役,曾身负多处枪伤,屡立战功。

郑加平,彭康先生的伯父,于1935年5月参加红军。同年,郑加平受上级指示回到家乡扩大红军队伍。在他的努力宣传下,上里、中里、下里共有四百多人随他参加红军。新军整编后,郑加平在红四方面军31军274团8连2排6班。他经历了七盘游击战、百团大战、上党战役等多次重大战役。(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搜集整理)

下一篇:暂无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