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难忘周士元(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1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83

时隔不久,红军朱连长发动群众,动员群众要把所拣的敌人枪支交出来。余德宣交了二十几支,周士元也交十多支,其余的三支两支都——交出了。以后隆兴乡上成立了游击队,周士元与我一同也加入。

在一次会议上,朱连长叫周士元讲他为红军立下战功的经过,我一听朱连长的话,心中感到诧异因周与我从幼年同窗读过书,青年时同住一个村务农为业,虽然他胆量很大,臂力过人,人又比比较机智,但他从来没有有离开家乡过,也没有有参加过红军,怎么说他为红军立过战功呢?在会上,周士元放开嗓门门,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当川军向导的经过。

那是他同我一齐当向导的同一天(农历十月初十),川军教导师捉住了他,叫他当向导,他说:"我们是种庄稼的人,怎个当得来你们的向导呢”川军说:“叫你带路过山”,周士元停了一下说,“你叫我带路同你们一同去,我家的老母亲由谁人来供养? ”敌军气愤地说:“你这人太刁恶,你不芾路,我们现在就打死你,免得你二天拿得共产党杀你、敌人说干就干,就动起手来,打得周士元头肿眼青还不许他喊叫。周士元心头想:老子不给你们带路也是死,给你们带路也难活命。要死老子也弄两个垫本钱。他慢吞吞地说:我带,我带,不要打我了”。

那些敌人奸笑着说:“这些就是宜整,不挨几个不晓得好歹。 于是,周士元被迫同敌人一道出发,他在前头带路,大路不走,专走崎岖小道,那弯弯曲的羊肠小路,又是青苔,又是荆棘,虽是十月天气,也爬得敌人汗流浃背。他一时爬陡坡,—时下悬岩,敌人所牵的马匹无法行走,为了逃命,连马匹也不要了,沿山都丢下很多马匹牲口。周士元是本地人,对这里的山路,为了报刚才挨打的仇恨,他横下一条心,决心把敌人带至绝路,与他们同归于尽。于是他绕道带着敌人爬到大林顶的悬岩外,趁敌人不防,将身一纵,跳下悬岩,幸他落在悬岩半崖半腰的树杈藤条条上,没有打死,也未受伤。他急忙爬下树藤,拼命地往山下奔跑,那在悬岩上的敌人,眼见他已跳岩,又不敢开枪射击,怕暴露目标,因山下已被红军占领,怕红军听到枪声追来,急得敌人犹知热锅上的蚂蚁子,军心大乱,只得另找生路。但大林顶悬岩处,尽是陡壁,犹如刀削,又只好绕道,至大林顶侧边顶几十米处,岩坡稍微缓和一点,但从未有人的足迹。敌人军官下命令,从这缓坡攀下,那缓坡上刺芭又多,敌人也顾不得刺巴满身,连梭带滚,梭出了一条大道。那见方十米处的刺芭,被川军弄得一趟平。有的敌人滚下来被打死,有的被摔伤,有的脑壳与手脚被刺得鲜血頁流。刺巴藤上,沾满了敌人留下血。

周士元逃至胡家沟,肚子才感到饿。他跑进王家大院,揭开大锅一看,一大锅米饭,原来是敌人顾不得吃而急于逃命留下的。他吃了几斗碗饭后,停了一下,想到我乡逃难群众躲藏了一天,已经饿了,不如将这锅饭给亲人送去,因无家器.装饭,他用柴花子熬起大锅,连锅带饭顶在头上下至沟口,叫躲藏在沟洞里的亲人出来吃大锅饭.多人听见周士元的喊,从洞里梭爬了出来,眼见一大锅饭,真是雪里送炭。大家用手抓来就吃,将一大锅全部吃完,大家饱载而归。周士元在第二天,又上山去将敌人丢下的枪支,共拣了十多支,以后全部交给了朱连长。

我当时听了周士元的报告后,对他的英雄行为感到无比的敬佩.

但我的内心又感到多么的惭愧因我与周同时作潰军的向导,他就能机智勇敢地为人民作点好事,使得川军教导师狼狈不堪,几乎全军覆没,而我呢?贪生怕死,将溃军带至五家口,便川军没有受到我红军给他们应有惩罚,保全了敌人的狗命。同是两个向导,与他相比,周士元的英雄形象多么高大,而我的行为何其渺小。

以后我参加了红军,任独立营第三连做事务长时,我都要向周士元的英雄行为学习,我随军在邛崃沙坝、天车坡、蒙顶山一带搞事务工作,我都想尽一切办法,把事务工作搞好,使得我军战士吃饱了饭好歼灭敌人。在一九三六年二月,红军奉命北上,我们独立营担任掩护红军撤退任务上级命令我带一个班担任宰毁玉溪河与隆兴场的两座铁锁挢,我同战士们一道,奋不顾身,不伯敌人的追击,也不顾目己的生命命危险,用尽一切办法,用大石砸铁链,用火烧铁锁,终将两座铁索桥宰断。红军能顺利地从风门洞走龙坪黄木坡救退至灵先,从玉溪河撤退的红军也安全地从马牛山到围塔紫云到灵关会合,完成了红军安全撖退的任务。这在我一生中,也算为乡民作了一点好事,也是我从周士元的英雄事迹中吸取來的力量而得出的结果。现在四十多年过去了,当时周士元也随红军北上了.我一想到他,就联想他一定在长征的征途上做出更多可歌可颂的英雄事迹。但多年来,他一直杳无音讯,几十年来,周士元给溃军当向导英勇不屈的形象,时时浮现茌我的脑子里我难以忘怀。(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