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浴雪〕之十九(上) 追本溯源话当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2 来源:和龙市老促会 作者:杨成志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871

追本溯源话当年

说起延边,立刻就会让人联想到朝鲜族。因为延边朝鲜族自治洲是中国朝鲜族人口是最密集的地方。可要说起“延边”名称的由来,恐怕就未必人人都说得清楚。百度搜索:延边就是“延珲之边”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就是延吉、珲春等地的边境地区。

可是在100年前,延边地区还有一个名称叫“间岛”,这可不是中国人的叫法,中国人从来就没有“间岛”一说,这是日韩强加给延边地区的,是他们凭空捏造出来的这么一个名称。

日本侵占东北时期,甚至把延边地区直称为“间岛省”,所以,在说延边的历史之前,必须先把“间岛”这件事交待一下,尽管这件事很复杂、很久远,但还是要尽力说清楚,因为这关系到领土主权问题。

朝鲜起源于朝鲜半岛南部的三韩地区,中心是今庆州一带,公元前后建立封建国家,经马韩、弁韩、辰韩三国的兼并战争,逐步形成了控制朝鲜半岛南部的封建王国新罗。在朝鲜半岛北部,与新罗敌对的高句丽是奴隶制和氏族制度的游牧民族国家,民风剽悍善战。由于高句丽不断进攻新罗,两者结成不共戴天的世仇,导致信奉儒教和佛教,仰慕汉唐文化的新罗先后两次与隋朝和唐朝合作夹击高句丽。

高句丽最辉煌时期,曾消灭掉隋朝的百万大军,控制了今辽宁、吉林大部分地区和朝鲜北部地区。但唐朝崛起后,将高句丽驱逐南迁至朝鲜半岛,首都迁移至平壤地区。

唐朝武则天时期,唐军与新罗结盟,东西夹击了高句丽。高句丽在历年战争中损失50多万人,被唐朝押解进入辽西、河北、河南等地安置70多万人,逃往靺鞨人(满族的前身支系)建立的渤海国有3 0多万人,逃亡新罗的有30多万人;200万人口的高句丽就此亡国。

唐高宗吞并高句丽后,中韩边界初定在汉江。735年,新罗趁唐朝大军在西域奋战突厥,把中韩边界从汉江向北推移到大同江,导致中韩进入临战状态。后来,渤海国的兴起给唐朝很大压力,唐朝便对渤海国实行怀柔招安,亦恢复了同新罗的关系。748年,唐玄宗下诏,承认大同江以南为新罗领土,新罗也承诺不再向北扩张。

元末明初,中原激战,元、明双方均无力顾及边陲,王氏高丽趁机越界侵占了大片中国领土。明朝稳住中原后,发现王氏高丽越界,于是调兵遣将准备收复失地。

1388年5月,王氏高丽将领李成桂从威化岛回军,发动兵变,背元投明;在其操弄之下,几度废立,夺得大位,建立了新兴的王朝。

李成桂即位后,就确立了对明王朝“事大”的基本国策,把大明视为自己的宗主国,主动把朝鲜降为大明的藩属国,以此换来大明王朝的认可与支持。后经由中原大明皇帝朱元璋的认可批准,同意李成桂改国号朝鲜。于是,1392年,李氏朝鲜王朝建立。

1394年,李成桂将都城由开京迁往杨州。为了表示对中原汉人王朝的仰慕和自己“一心向汉”的决心,李成桂上书洪武帝朱元璋,请求将杨州改名为“汉城”。因汉城位于汉江北岸,根据“水北为阳”的风水之道,这座城市又名“汉阳”,韩国的“汉阳大学”即名源于此。

李成桂在有了大明王朝这一靠山后,便在朝鲜国内展开了清除原高丽王朝残余势力的活动。随着国内政局的稳固,李成桂又通过招抚和武力征服朝鲜半岛东北地区的女真部落,进一步加强了对该地区的管辖,使朝鲜东北部疆域达到图们江沿岸。

由于大明王朝立国初年建都于南京,对东北边境地区疏于管理,李氏朝鲜又一直以藩属国的身份甘愿“事大”,诚表臣服,所以两国之间的边境界线一直没有进行过认真勘测,尤其是两国在长白山一带的陆地边境线,更缺少明确的界定。这在当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亲密氛围下倒也无妨,却为500年后两国边境纠纷留下隐患。

至清代,中朝两国疆界仍然以鸭绿江和图们江为界,两国之间并无异议。

中朝界河鸭绿江、图们江皆发源于长白山。长白山天池为鸭绿江、图们江和松花江的三江源头。鸭绿、图们两江中游以下河宽水深,两国边界清晰明瞭,但鸭绿、图们两江,尤其是图们江上游,和龙县与朝鲜接壤的江源地带,河多水浅、边界不明、源头不清;因此,屡有边民非法越境,造成边界纠纷。

1712年,大清乌拉总管穆克登奉康熙帝之命,与朝鲜接伴史朴权和咸境监司李善溥同赴长白山查边,以期明确疆界,彻底解决边境纠纷。5月15日,穆克登在长白山顶分水岭、鸭绿江、图们江源头立审视碑。

此次勘界过程中,各种纰漏层出不穷,给后来的中朝边界争执埋下了祸根。首先,朝鲜接伴史朴权年老体衰,无法全程陪同,只好令手下官员和译员同去,这为后来所立碑文的权威性带来了挑战;其次,穆克登系军人出身的一介武夫,对国境勘查技术和相关知识所知甚少,不仅没能找到图们、鸭绿两江的正源,而且昏庸到将其后的边界立标过程完全委托于朝鲜官员,致使所划边界对中国极为不利。

长白山一向被视为清王朝发迹的“龙脉”之地。由于进入长白山挖参捕猎之人众多,清王朝担心这些活动会损害断绝龙脉。自1677年起,清王朝对东北实施了长达200多年的封禁政策,严禁民众进入长白山地区,其中鸭绿江和图们江中朝边境地区更是成为封禁的重点地区。

由于长期实行封禁政策,致使东北边疆地广人稀,边备空虚,潜藏着严重的国防危机。特别是清朝道光之后,由于沙皇俄国的侵略扩张,这种危机日益加重,也给朝鲜边民非法越境进入中国创造了条件。

1860年至1870年间,朝鲜北部地区连续多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民不聊生,“岁谷不登,饿殍载道”。加上政府无能,官员腐败,灾民被逼无奈,只好成群结队渡过图们江、鸭绿江,在中国一侧进行垦荒种田。这些朝鲜垦民先是朝来暮归,后是春来秋归,再后来就是建房置屋定居不走了。

中朝边境一带是满清先祖的发祥地,自努尔哈赤时代就实行严格的封疆,几乎成为无人区,只是每三年举行一次边境贸易互市。对于犯禁的朝鲜人和关内人,清朝官吏多是将他们驱逐了事,而朝鲜方面对犯禁越境的朝鲜人则是杀无赦,将偷渡者袅首示众。但血腥的禁令并不能阻止人们求生的欲望。天灾人祸之下,大量朝鲜灾民依然冒险偷渡,在边防空虚的中国禁区内自行垦荒。

此时,清王朝刚刚从太平天国动乱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缓过劲来,开展了史称“洋务运动”的改革开放。此时,随着沙皇俄国强占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后,解除封禁、移民实边、加强国防已成为大清王朝的共识,东北大开发随即拉开序幕。在政府主导下,直隶(河北)、山东一带掀起了“闯关东”热潮。

1881年,吉林将军铭安奉命督办边防及屯垦事宜,派遣珲春边荒事务候选府李金镛勘查开垦区,这才发现朝鲜偷渡垦民已经私自开发了大量的荒地。对于如此大规模的越境犯禁,清王朝经研究,决定对朝鲜偷渡垦民既往不咎,并废止每逢三年一次的边境贸易互市,在吉林设立通商局,负责对朝的常年经贸交流。

这一时期,清王朝开放给朝鲜边民的只是商业而非屯垦。但门禁一开,朝鲜人蜂拥而至,商务上并没有多大起色,私下垦荒却日趋普遍,清王朝税收流失,垦区处于无政府状态。

为此,清王朝决定另设“越垦局”,将图们江以北长约700里,宽约50里的地区划为特区,专供朝鲜人开垦,给予他们比内地“闯关东”者更为优厚的扶持政策,由中方提供或补贴农具、耕牛、种子,唯一的条件就是归化入籍为大清臣民。

大清王朝要求在中国境内的朝鲜人依“云南苗人例”加以管理,但关键难点就在于“易服薙发”,也就是必须按清朝满人的服饰着装,并剃去头发,盘上辫子才可以“准其领照纳租”,才可以在加入中国国籍的情况下留在中国。

当清朝外务部门将此咨文通报朝鲜方面后,出乎大清王朝意料的是,这一举措竟引起了朝鲜垦民及朝鲜王室的不满和反对。

1882年8月,朝鲜国王要求清廷允许朝鲜“刷还”在中国非法垦居的朝鲜人;清王朝允许了朝鲜的这一做法,而且考虑到朝鲜垦民的庄稼尚未收割,所以宽限一年“刷还”。

但后来朝鲜王室不但未“刷还”越境垦民,反而突然改口宣称这块土地本来就是朝鲜领土,要求重新勘测边界,其理由为二:一是康熙年间大清乌拉总管穆克登勘定中朝边界时,所立的石碑位置远远在北面;二是界江并非中朝边境的图们江,此江的名称是“豆满江”,“图们江”还要往北,海兰江才是“土门江”。

后经查实,穆克登碑是被朝鲜人私自挪了位置,以至造成碑文与碑地不吻合;而“图们”、“土门”、“都满”、“豆满”都是“图们色禽”的满文音译,指的是图们江曲里拐弯的形状,都是同一条江的名称。

1883年7月,朝鲜方面提出土门、豆满并非“一江之名,而为两江”的主张,认为中国延边地区的海兰江才是“土门江”(图们江)。

根据这一主张,不仅原来的非法移民未被“刷还”,反而有更多的朝鲜越境垦民迁移至此。朝鲜的这一主张成为后来“间岛”问题的发端。

1885年6月,朝鲜咨文清王朝,再次主张土门,豆满两江之说,指称海兰江以南本是中国领土的延边地区为朝鲜领土,并要求双方勘界。

当年9月30日至11月29日,中朝两国派使臣共同勘界,但双方意见发生严重分歧:其一,关于江名,中方认为土门、豆满、图们为一江名称之谐音;朝方主张土门、豆满(图们)为两江;其二,关于正源,中方主张红丹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朝方主张红土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

1887年4月7日至5月19日,中朝进行了第二次勘界,并历经“乙酋谈判”、 “丁亥谈判”等边界协商,取得如下成果:其一,关于江名,双方一致认为,土门、豆满、图们为一江之谐音,图们江为中朝界河,江北岸为中国,江南岸为朝鲜;其二,关于江流,双方认为图们江自茂山以东至入海口处河宽水深,界限自明,不必履勘;其三,关于图们江上游,即茂山以西至石乙水、红土水合流处,双方共同“逐段考订,并无他疑”。

唯一未能得到妥善解决是图们江的正源问题,即石乙水、红土水合流处以上至穆克登审视碑之间的江源地段,定何水为图们江正源,并以此水划界?没有明确结论。后来,朝鲜拒绝派出代表商谈拟定边界之事,此次勘界未能得到最终解决。

尽管清王朝在图们江源头的认定上做出重大让步,但朝鲜方面毫无诚意,两次谈判最终破裂。清王朝遂根据勘界情况,于1888年在边界上设立10座巨大的界碑,一碑一字,镌刻10个字:“华夏金汤固,河山带砺长”。在双方代表的见证下,从小白山顶开始,绵延100多公里,直到图们江主流汇合处依次树立。

朝鲜方面一则不占理,二则毕竟是清王朝的藩属国,只好将觊觎之心暂时掩藏。但后来两国所立的十字界碑为人所毁,两次勘界也都无果而终。

1890年,清王朝在图们江北岸设立了四堡三十九社,设置了管理朝鲜垦民的管理机构,把四堡三十九社所在的图们江北岸地区划分为越垦地区,其他地区划分为面向关内移民的招垦地区,防止朝鲜垦民向招垦地区任意扩散,并限制华人移居越垦地区。

与此同时,珲春副都统衙门还颁布告示,广泛进行宣传,希望朝鲜垦民受皇恩编籍升科,“薙发易服”。过去是天朝的藩属之民,今日成为天朝的边民。可见清王朝此时的“移民实边”政策,其内容里还包含着民族同化的内涵。

1894年,中日两国之间因为朝鲜问题爆发了“甲午战争”,中国战败,放弃了对朝鲜的宗主国地位,承认朝鲜独立。但事实上,朝鲜被亲日的金弘集内阁统治,因而日本不断插手朝鲜政局。

日本人在“乙未事变”中杀害了亲俄的朝鲜王后闵氏(明成皇后),并指使朝鲜的傀儡政府实施一些伤害朝鲜人民感情的“改革”,引发了蔓延全国的“乙未义兵”运动。翌年,朝鲜高宗李熙率王族前往俄公使馆避难,史称“俄馆播迁”。

这一事件改变了朝鲜国内的政治力量对比,使亲俄派的实力膨胀,亲日的金弘集内阁迅速倒台,日本在朝鲜的扩张得到遏制。俄馆播迁事件平衡了日、俄在朝鲜半岛的势力,这种外部局势的平衡,为后来大韩帝国的建立创造了条件。

朝鲜半岛政权在古代长期称臣于中原王朝,历经千年,朝鲜半岛的君主基本恪守藩属之道,只有高丽王朝时期,曾大量僭用皇帝仪制,高丽光宗也有被尊称皇帝的记录。

后来元朝控制王氏高丽,尤其是进入朝鲜王朝时期以后,朝鲜半岛的君主更加恪守藩属之道,僭越之举减少,甘为明清时期中国外藩之郡王。

然而,自近代以来,朝鲜高宗李熙一直不甘心对外使用中国所册封的“朝鲜国王”称号。在1884年的“甲申政变中,金正均等开化党人就提出过“国王称帝”的法案。次年闵妃集团欲与俄国勾结

脱离中国,制造两次“俄朝密约事件”;闵妃集团认为联俄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称帝。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日本控制朝鲜后,朝鲜实行“甲午更张”,称帝之议浮上水面。《马关条约》签订以后,朝鲜的亲日派开始策划国王称帝,特别是“闵妃”被害的“乙未事变”以后,更是加紧了称帝的步伐。

1897年10月3日,朝鲜高宗李熙正式登基为皇帝,改“朝鲜”国号为“大韩”。大韩帝国是日、俄势力在朝鲜半岛处于相互牵制的均衡状态下,由高宗李熙自主建立的。在这一时期,以高宗李熙为首的大韩帝国也意识到这种状况,因此对外采取势力均衡策略,通过列强间的互相牵制,来维系国家独立,并以永久中立化为目标,对内则延续“甲午更张”以来的近代化改革,着手对韩国进行改造以其达到富国强兵的效果。

由于高宗称帝后年号为“光午”,故历史上将高宗建立大韩帝国后几年间在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实行的改革称为“光武改革”。

然而“光武改革”的基本思路是“旧本新参”,所以改革措施并不彻底,很多只是流于表面。韩国仍然是一个君主专制政体,外国势力也没有真正驱逐,因此大韩帝国并没有因为“光武改革”而走上富强。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光武改革”的进程被打断,韩国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殖民地道路。

大韩帝国的建立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帝国主义对朝鲜半岛的侵略,但其自身国家被外国支配的情况却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转变,自始至终并未获得真正的独立。

大韩帝国成立前后,日俄两国先后签署了一系列协定,协商两国在韩国的势力范围和各种利益。但双方都反对以北纬38度线为界,直接划分两国在韩势力,因为日俄都欲独吞朝鲜半岛。

1903年,日俄两国矛盾逐渐激化。日本主张“满韩交换”,即由日俄分别占有韩国和中国东北地区。俄国则主张独占中国东北,同时还要把北纬39度线以北的朝鲜半岛划为俄国势力范围,把39度线以南划为日本势力范围,并且不允许日本将所占领土用于军事目的。

在日俄两国角力的过程中,俄国利用其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的固有优势压制日本,日本也恃英日同盟而毫不退让。特别是这一年俄国拒绝履行中俄《交收东三省条约》中从东三省的第二期撤兵及强占韩国龙岩浦事件,更是加剧了日俄关系的恶化,两国爆发战争已是在所难免。在这种状况下,以高宗皇帝李熙为首的大韩帝国政府开始加紧中立化进程,采纳亲美派的主张,企图依靠美国,以列强“共同保证”韩国中立,来打破日俄分割韩国的阴谋。

不过,日俄都反对大韩帝国中立,美国又不愿卷入日俄纷争,因此高宗的中立计划泡汤,虽然高宗李熙并不甘心“中立”政策的失败,后来又两次探索实施“中立计划”,但又都以失败告终,就这样,高宗的中立政策彻底破产,韩国也在日俄战争期间成了日本的囊中之物。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