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川军视察员李顺骞察视芦山日记(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2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23

1936年3月28日 星期六  晴明

(1)由雅安到芦山要过宋村渡筏桥,经雅属西区之多营坪。此路小舂俱已下种,但耕耘不力,并不十分茂盛,收获较上年必差。只有十余户住家在此,仍有一团总,在对河半山中,因时间与事实不许,未召见他问话。

(2)飞仙关为雅、芦交界之地,各辖一半。此关非常险要,为雅安西区之笫一番门户,大有一将阻关之势。关口界为寨门形式,上有“东应夔门”四个大字。此次红军扼守此关,经中央军薛部追击到此,令人抢渡,水势奔流,事出仓卒,木有寻得渡河点,因此淹死士兵二百余人,同时该部团长郑武竞被泡死。红军三十五团因此而返,可为钦佩。现在天芦各县人民,除暂时以木坊纪念而外,并粘贴标语多种。以示可惜。

(3)将来各县人民恢复原状后,征工修筑雅芦公路,则交通必然然便宜,商贾必然云集而繁荣也。

(4)此路仍有小河直通芦山,但仍不能行船。青衣江运行至此,以雅安为终点。此地支流最多:至芦山所曰芦山河, 到天全所曰天全河;到荥经所曰荥经河。均皆极小而不通行船。只间可就水势高下,掘成堰沟,以溉田亩。至于水磨、水碾、水臼等,则到处均能利用。

(5)到芦山县时,均已薄暮,则见一遍苍茫碎瓦颓垣,真有“不是芦山真面目”之概。恺下,西街尚有多数瓦屋,只二、三家被毁者,东街完全烧烬,南北两街较好。并无旅店,不得已,只暂住民房杨直平家中,以遂免县府也。

3月29日星期日   阴

(1)先到善后委员会去,则知当时薛岳部于收复后,即组有天芦善后委员会,而芦山系属分会。由田主席负责,维持善后一切政务,即自薛部拨款办理,内分四股,并举办有一中山民众学校,召集各级学子于一地,所以城屮及附近一带儿童,差可得以复学之机会云。

(2)米每斗只二十二斤,售洋二元二三,盐每斤二角。玉麦每斗售一元一二。麦子最贵,较米价为髙,每斗价值二元五角。豆子每斗一元二三。糯米每斗二元四角。猪油毎斤七角二。菜油每斤四角。猪肉每斤三角一。斗较他处约小一倍,而价值且高。此奸商应有之现象也,甚宜设法调济之也可。

(3)该县县城,本极宽阔,大致为一船形,上至金井阁,下及河坝,纵横共有十余里,唯城内建筑房屋尚不多,空地差占五分之一,仍有田有地,以及坟茔丘箏之类,将来繁荣以后,地址也颇能敷修建矣。

(4)正式晤赵县长,则知县府尚未修茸,暂时借住于刘姓家,作临时办公处。据称现正赶急从事培补,因陋就简,不过以竹代木,只须稍能蔽风雨,即可立时移住府内也。现在府中人员大约齐集,除秘书外,一二三科,以及督学、技士、警佐等均已健全,唯地方负据款项仍与名雅依样无耢。

(5)暇时及夜间,均系填写表式。

3月30日星期一 雨

(1)城内外,均有红军杀人掩盖之坑。甚有尸身露面者,每一喑明,臭气蒸发,随处可闻,极不卫生。甚宜分别掩埋、厚为积土,并多备消毒药水或石灰等到处倾洒,否则将来疫病流行,定必凶厉。即现在各家人户,亦不时有病人也。

(2)财委会委员长聂梧髙,现虽就职,但据本人称,地方经费,完全无有。决不能长任,只暂时维持短期耳。该会尚看委员数人,也都有名无实。财务之困难,于此可见。

(3)教育农工商会,虽于最近成立,尤其只有一名。并均未经遵照最新规定,遵章改组。已嘱其须具呈请最近章则,依法改组,分别呈报也。

(4)司法队与他县无异,仍有白役学徒代替。唯新之后,现只有20人,亦无薪水与出差费。同样是于传案时,尽量苛索人民。

(5)市面交易,除柴、米等小件数种外,多为各地販商,运销此地者。每逢赶集之期,各种货物,仍有售卖。只.价值较他处特昂耳。

(6)饭馆有一家,据査:系驻军中人开设。自该队开赴他处后,即已停止营业。现在绝无另开饭店者。于此足见所受灾之轻重,实非名雅两县,所可同日而语也。

(7)暇时及夜间则尽量填写雅安表式。(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