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视察员李顺骞呈报芦山县建设视察表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2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94

1936年4月22日

(1)新县之中下等工农商民能否复业?

工农有十分之四为赤贫。农具、种子、口食均成问题,复业较难。商人都多小贸糊口。都不可谓正式复业也。

(2)未逃之人其生活状况及感受赤化之程度如何?

下层阶级者,乃被迫工作,每日给三餐。其余被团甲、以及稍带资产阶级者,均不免吊打索罚,甚则被杀。

(3)地方殷商绅[士]公正[否?]曾与政府合作为善后工作筹划与进行[否?]并举其名。

并无一人为公正绅商与政府合作善后。只有一周直甫尚称公正,但现亦未过问县事一项也。

(4)地方自卫力量如何?能维持地方治安否?

人民本皆强悍好斗,平时若能将壮丁队组好,自尽以维持治安。不过保甲尚未着手,而壮丁队当似一片散沙也。

(5)全县地亩曾否栽种小春,可收几成?

除龙门乡之青龙场一带,稍有少数稍荒外,余均栽种也。丰收亦及不如往常年贵,可收七成以上。①衣文承外为表格式*

(6)全县仓谷有无现存,匪退以后曾弃屯集粮食[否]?

乡下有谷子九十余石,玉麦五六十余石。军队将到时,人民争来抢夺。又义勇军队维持伙食一部,已将此粮消耗尽也。现由人民政府组织人民维持会,又清出红军粮玉麦一百余石,多经炒熟者。

(7)有无土地纠纷及寻仇报复者等事,处理如何?

尚无土地纠纷,唯寻仇报复之事特别多特别多。已向该县说明须力主和平劝解,不能令人民冤上加冤矣!

(8)其它。

该芦山县原分水东乡、淸源乡、龙门乡三乡。水东乡,即飞仙关半场所属之地。淸源乡,只有数坝土地也;唯龙门乡特宽,有青龙场、隆兴场两场地;城内为一乡。故该县总共三乡两个半场。此场受整的最凶的则龙门乡属之靑龙场为最甚。有荒地未经下种,病疫亦流行极盛。隆兴场及清源乡又次,水东乡为最轻。其所属之思延坝小春茂盛,绿满田畴。城内东街全被焚毁,上西街已焚烧跆尽,西小街东小街烧掉十分之六,其他则也有小损毁。

竹小街安姓宅院发现死尸七坑。每坑约二三十人不等。尽是身首异处,惨不忍睹。现有之学校内,亦发现两坑。乡下则时时可见。每值朗明天气,臭味非常。

该县铁索桥极多,红军撤退时,一面焚烧砍断坠毁掉落河中,完全者仅有三桥,余均待修整也。

全县人口:据各方调查统计为二万九千九百九十六人。文盲数目占全县人口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所以一般人民智慧、知识非常简单,平日凶暴横蛮,无所顾忌。

县城为一船形。本极宽大,有街房者不过五分之一耳。余多空地、坟雄田土到处布满。

由薛岳总指挥拨款,办有一中山民众小学校。内容仍如一完全小学一样分班。有男女生共一百余人。其它乡下各校尚未开堂。

华洋賑款有一千元,在商会杨睿德手中。去年前县长王作宾曾经卡追,嗣以红军南下芦山,该杨睿德乘机逃往于重庆未归家。

财政委员会虽已经组织,但该县所有款项一切未收即,碾磨房捐现亦极少。故财政委员长聂梧髙昨日辞去职务,未经批准。可是其人已离城他去,数月中财政确感困难。

该芦山县鸦片烟苗确已无种,但是亲到之处,野生者到处皆有。这一块、那一块,时时发现。现油菜较上年多一倍以上,因今年禁烟后,则悉种为油菜予。亦该县之好现象也。

原由薛岳部组有一善后工作委员会,自芦山政府成立后,已于4月2日解散。截止飞机炸毁民房不下千家,已由善后委员会列榜发钱,由省賑会给三千元急赈。尚无发放,正在调查中。

有无名贵特产?生产量及销售情形。有沙参、苡仁两种特产,但产量不可佔计。据称绝无运售销出境者。又有白马山产银,前二十四军时,以未得法,致折停产。

当前人民生活情形。现在乡村赤贫无口粮者,十分之三四,正待賑济。前日在途中亲见饿殍填沟,情殊惨也。

地方是否有匪患情形?隆兴场在前年已被本地棒客烧毁十之六七,现尚未修复。该地棒客向来厉害。近如与邛、名接近一带之大山,仍有棒客强盗出没也。(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