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开国上将王宏坤(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08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91

在川康边

我们在芦花黑水一带住下后,多时不见上面來开拔的命令。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把人急得团团转,六七千人要吃的,其中大部分是伤病员,有四方面军的,也有一方面军的。只有自己想办法。我们组织独立团的同志和凡是能动的轻伤员去挖野菜,检青稞。当时青稞刚成熟,前面的大部队早就已经割了一遍又一遍。我们只得捡那掉在地下的,西南方面有一个反动土司控制的寨子,我们打下了,也搞到了一些粮食。但是,对一支7000多人的大队伍来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除了粮食困难,大家挨饿之外,医药品更缺,加上水土气候不适,伤病员不断增多,一些同志伤势病势也不断加重。四军政治部主任洪学智也因患伤寒,发高烧,没有跟上部队,和我们在一起,他还算不错的,遇到了当地的一个喇嘛,给吃了两副药,慢慢好了。

同时,我们还不断遭到反动藏族土司武装袭击,大部队走了,留下掩护的只有千把人的独立团,以及我的一个警卫连,保卫力量不够。有一 天我七八十名伤员转移不及,被残酷杀害。

情况的确很严重,但上面却老不来前进的命令,急得人透不过气来,我连续三次向总参谋长刘伯承发报,要求赶快前进。还说,现状是既无粮又无药,健康人在转为病号,轻伤病号在转为重伤病。

在那小镇子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朱德总司令,他给我的印象是宽厚、仁慈、意志坚定,始终保持情绪乐观,行军跟我们走在一起。跟着朱总司令的还有罗舜初同志,他当时是作战处长,行军作战安排的是他。

正是在这个小镇子里,我听说余天云被抓起来了。余天云同志原为三十军军长,调任三十一军军长,不知张国焘怎么搞的,把他撒了,送入红军大学学习,余天云不满意,有情绪,在红军大学校期间与地方干部闹了一场,张国焘又下令把他抓起来,由保卫局押着。

我对保卫局的曾传六同志说,余天云个性强、好面子,又有情绪,行军时要当心他自杀,要保证他的安全。曾传六说,我们会注息的。

后来,从懋功到丹巴,那里有两道铁索桥,桥面很窄,不知怎么搞的,余天云掉到桥下河里淹死了。余天云有优点,有战功,他打仗很勇敢,他先后担任过连长、营长、团长、直到后来担任军长。他担任过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对该团的战斗作风和战斗力培养有较大贡_献。他有缺点,个性强点,与地方干部吵架不对,但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而张国焘把他送保卫局关起来是当作敌我矛盾处理所以,他的牺牲完全是张国焘害的。

我们到达懋功(今小金)时,前面部队继抢占了天全、宝兴、芦山之后,正以主力东向名山,邛崃地区进击,我们遂继续向南跟进。这时已经是11月天气,够寒冷的,我们翻过大雪弥漫的大雪山——夹金山,又连续过了二道河,后来到达宝兴县,继续向芦山城进发,住到了芦山城外西北二十里处的一个大村子里(芦山仁家坝石家沟)。

我们住在这里时,前面正在进行百丈决战,百丈战斗是一场空前剧烈的恶战,打了 7欠7夜,我军共毙伤敌1.5万余人,自伤近万人。此后,我军开始转入防御。

记得我们住在那个村里的时候,张国焘和朱德总司令还在村里召开了一次高级干部会议。当时在后方的李卓然、何长工、傅钟等同志都参加了。我也到了会。会上,朱总司令公布了党中央从陕北来的喜汛。朱总司令说,毛主席率一,三军团到了陕北,一路很顺利,并和陕北红军一起,在直罗镇歼敢一个师,取得了重大胜利,朱总司令还传达了党中央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说要争取蒋介石抗日。还说,荧张国焘取消他的伪中央,改为西北局等等。

这时,我们的中心任务是巩固已经夺取的天全、芦山、宝兴、丹巴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准备过冬。(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