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开国上将王宏坤(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08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87

这次转移任务不轻,行进中间要翻越两也大雪山——夹金山和党岭山。而我们直属纵队又不比战斗部队, 一般体质比较差,大多数是伤病员,如何保证全纵队安然通过雪山,就要动一番脑筋,并要精心组织准备。

我们进行 了深入的动员.要求全体同志以坚強的意志,坚定的佶心,战胜困难,经受考验,胜利通过大雪山。要求同志们发扬高度的团结友爱楮神,互相帮助、互相照顾,要求各级干部和共产党员以身作则,成为克服困难,帮助他人的先锋模范。

在此基础上,我们又进行了充分的物质准备和组织安排,将所有的牲口集中起来驮伤病员,又准备了一些拾子,将伤病员分别编成连队,以责任心强的同志负具体责任,等等。

我们往夹金山方向行进,上回过夹金山,我们吃了苦头,夹金山高耸入云,山上空气稀薄,气候变化无常,不时有冰雹大雪降临。山风很大很猛,上一次是从北向南,这一次是从南向北,比上一回更艰难,因为风是对着吹,真往身上中贯。过山顶得在上午10点之前,10点之后,风将更大,体质弱的同志一口气转不过来,就会憋死。为了抢在上午10点前通过山顶,我们头一天下午黄昏进到山下,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三四点出发,向雪山头迈进。由于组织得好,又有上次过雪山的经验,我们通过夹金山比较顺利。过了夹金山,我们顺小金川,丹巴方向前进。前面又是党岭山,党岭山更高,更陡、更险,气候更恶劣,更难通过。我们也半夜上山,天亮时接近山顶。但因大雪铺天盖地,根本找不到路,问向导,向导也没法判断。山下是悬崖,稍有不慎,就会栽进无底的冰雪夹谷中。连牦牛也在山头上打颤抖。突然,一阵狂风过来,背着行军锅的炊亊员被卷下去了。这种时候,我无畏的战士们都争着在前开路,朝前走。前面的刚走出几步即被滑倒,他们因势利导,顺着朝下滑行,这回也真奇怪,刚好滑在小路口上,直到西面山谷,大家高兴异常。不几个钟头,全纵队通过了党岭山,山下,太阳也出来了,身上暖和多了,全军一片欢腾。

我们胜利翻过大雪山后,继续西向道孚,甘孜、炉霍方向前进。

不久,我们经道孚到达炉霍。当时三十军走前卫,炉霍城是他们攻取的,我们直属纵队随后。占炉霍后,三十军继续向西发展,准备取甘孜,而我们则继续驻在炉霍城内。炉霍城并不大,居民绝大部分是藏民。

我们大约在炉霍城住了三四天时,四军也奉命开到。

这时,陈昌浩政委、张国焘、徐向前总指挥和朱德总司令分别找我谈话,要我到四军当军长。朱老总的话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语重心长的说:王宏坤同志,你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见困难就上,现在四军有困难,你怎么样?

朱总司令的话,振奋了我,感到了—个共产党员的巨大责任,我当即表示,立即去四军。不过,我也当面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四军要整编,现在六个团.兵员不足,我想《编为四个团,军直辖团,不搞空架子,取消师部,原师级干部陈再道送“红大”学习,陈锡联,叶道志等留下来。第二,我把部队带出草地后,也去红军大学学习。朱总司令高兴地说,哪好嘛,表示完全赞同。

这样,我又回到了四军任军长。这时四军政委为王建安,参谋长为陈伯钧,政治部主任为洪学智。我们迅即着手整编部队,将全军编为四个团,对外称师。保留二十八团,三十三团、三十四团和三十六团,将原十师三十一团一部和十二师三十团拆散编入各团。将机关人员精简,充实基层连队,我到四军时还从直属纵队带来了四百多名伤愈的问志,分别补进了各团。

改编后的二十八团对外称十师,师长余家寿,政委叶道志(叶道志原为十师政委),三十四团称十一师,师长张贤约、政委胡奇三十六团称十二师,师长周世元,政委陈锡联(陈锡联原为十二师政委)。三十三团称独立师,师长张德发,政委高厚友。

整编中,富余的干部不少,一些送“红大”学习,选调了几个团级干部到司令部任处长,军部还办了一个教导队,训练营、连级干部。

整编后,我们当时的统计人数为:全军6000余人。

这时,红二,六军团已经到了云南西北地区。为了迎接二六军团北上,红四方面军准备占据这一带停留下来。三十军由炉霍向西取甘孜,我们四军分作两路:一路为十师,十一师,由我和陈伯钧。洪学智带领向西南挺进取瞻化(今新龙),另一路为十一师,独立师由政委王建安率领,经道孚沿鲜水河南下雅江地区,阻击康定敌人向西,保卫二,六军团北进通道,并迎接二、六团北上。

分拨已定,我们一路向西南方向的瞻化疾进,走了两天,这里是藏民生活区域,人口很稀,沿途山大沟深、河流多,河水很急。(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