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红四方面军攻克及守卫大川战斗情况点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08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93

1935年端午节后,中央红军一部(第九军团)从芦山经太平场,翻龙池岗,进入大川场。四、五天后,红军翻越大瓮顼进入宝兴县境,汇合主力北上。

中央红军刚走,川军二十八军邓锡侯部第七旅(大川人称“林旅”,旅长林翼如)就到了大川场。该旅辖三个团和一个重机枪营。其中一个团驻防于炒米溪口。

林旅到大川之后,强拉民伕在大川场四周山岗及河谷要道修筑碉堡工事。国民党军还强拆民房板壁,乱砍山林树木,真是无恶不作。

在大川场西五里处的寨子坎及右侧的龙建坪一带,就修了五个碉堡,并挖了战壕将五堡勾通。这批工事里驻有一个加强营。该营配有重机枪、迫击炮。

寨子坎的左侧,是绝壁悬崖的邪岩坪。这里两山对峙,形成几十米宽的峡口,大川河从峡口汹涌而出。邪岩坪崖壁上,有一条几十丈长的栈道,悬空几十丈髙。这是炒米溪口顺河而上到杨坎门的通道。栈道东头,驻防一个连。筑有战壕。

第二日天刚朦朦亮,红军摸进龙建坪的川军战壕、碉堡,一举歼灭川军一个连。经白岩头,直下寨子坎。

同时,驻杨坎门的一路红军在机枪掩护下,渡过了大川河,会同夹击赛子坎的川军,活捉川军一部。川军只得抛弃重机枪、逬击炮等狼狈逃窜。战后红军打扫战场,在关竹山下的杨家磨房水车旁边,还捡到敌人的重机枪。

川军苦心经营的大川场防线,在红军猛烈的攻势下,开始崩溃了。

红军打开了大川场防线的西大门,乘胜直追川军至大川场西边的大河坝。

这时,从草坪山东下的几百名红军,扛着三杆红旗,扫淸了庙子岗一线,占领了大川场上场口的石家院子,包围了川军的曹团。虽川军有飞机助战,有大炮、机枪逞凶,但终也无济于事。

住麻柳濟的林旅长仓惶溃逃时,跑不动,摔倒溪沟旁。一个川军大汉把他半拖半背,带着向横山岗方向逃去。真是兵败如山崩。数千米长的大川河坝,丢满了川军的锣锅、帐蓬、重机枪、迫击炮。这一战,红军缴获轻重机枪数十挺。

11月7日晨,红军迫击炮轰幵了庙子岗的五层石碉堡,守堡川军缴械投降,生俘了二十一军重机枪营营长。(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