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浴雪〕之二十(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09 来源:吉林省和龙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作者:杨成志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773

双杰大义护延边

日俄战争后期,俄国方面以尼古拉二世为首的统治集团,完全失去了赢得战争,并利用战争的胜利扼杀国内革命的希望;日本方面鉴于人力物力的巨大消耗,也认为继续打下去于已不利,于是,经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出面翰旋和撮合下,俄国被迫于1905年9月5日在朴茨茅斯同日本签订和约。

《朴茨茅斯和约》的主要内容有:

俄国承认日本对朝鲜“政治军事经济上均享有事绝的利益,如指导、保护、监理”的权利。凡是日本认为必要的措置,俄国“不得阻碍干涉”。

“俄国政府以中国政府之允”,将俄国从中国攫取的旅大租借地及其附属的一切权益、公产均转让给日本。

日俄两国可在各自霸占的铁路沿线上每公里驻兵15名。

俄国政府将从长春至旅顺段的中东铁路支线及其所属的一切权利、财产,包括煤矿,均移让给日本。

俄国宣布取消在东北的一切有违机会均等主义的权益。

俄国将北纬五十度以南的库页岛及附近一切岛峪并该处一切公共营造物及财产之主权,永远让于日本。

日俄订约后,日本又强迫清王朝承认《朴茨茅斯条约》中有关中国的各项规定,并取得经营安奉铁路(今丹东至沈阳),修筑长春到吉林的铁路以及在鸭绿江右岸伐木等权利。自此,中国东北成为日俄两国的势力范围,出现了由一国独占变为两国分据南北的局面。

1905年11月,曾4次担任日本首相,在其执政期间发动中日甲午战争,强迫清王朝接受《马关条约》的伊藤博文登陆朝鲜半岛,强迫“大韩帝国”与其签订《日韩保护条约》,使日本天皇成为当时韩国最高的合法统治者,从而使日本版图由海中岛国扩展至图们江右岸之东亚大陆,进而与中国隔江相望。

1906年春,伊藤博文被日本天皇任命为第一任朝鲜统监府总督府总督,到汉城走马上任。坐镇在统监府内的伊藤博文,将名存实亡的“大韩帝国”的内政外交大权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在伊藤博文手下,有一个名为斋藤季治郎的陆军中佐。此人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在日俄战争中曾任日本名将乃木希典统率的第三军参谋,并担任过旅顺、安东等地军政官。斋藤后来久居中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是个名符其实的“中国通”。在中国期间,斋藤有了特殊使命,成了一个专门搜集刺探中国情报的日本特务,深受伊藤博文的赏识。

贪得无厌的日本人在得到整个朝鲜半岛后,又将魔爪伸到中国的延边地区。在伊藤博文的策划下,斋藤季治郎带领一伙人假扮成商人或游客,潜入延边地区进行了为期数月的侦察,斋藤一伙回到朝鲜后,把搜集到的情报向伊藤博文作了汇报。

在一张手绘的中朝边界草图上,有一处被红笔标注有“间岛”字样的地方,这是斋藤季治郎的得意之笔。他向伊藤博文报告说:“这里就是当地韩民所称的‘间岛’,是应该处于我们的保护之下的……”。伊藤博文提笔在草图上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于是,整个延边地区全都成了伊藤博文眼中的“间岛”。

伊藤博文下一步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间岛”变成第二个朝鲜。

随即,他正式委派斋藤季治郎为“统监府间岛临时派出所”所长,并颁布如下训令:一、间岛为韩国之领土;二、韩人不可服从清国之裁判;三、清国官宪所征一切租税,派出所皆不可承认,视为因清国官宪压迫而韩民不得已交纳者;四、清国官宪所发一切之法令,亦非派出所所能承认;五、对于清国官宪所命都乡约(乡长)、乡约(村长)等,予以与韩人相同之看待(即不承认其地位)。

斋藤接到委派后,立即组成其派出所人马,准备出发,但由于当时《日俄协定》与《日俄密约》尚在谈判之中,伊藤博文恐怕调兵遣将惊动俄国人,有碍谈判的进行,便命令斋藤将其人马秘密集中于韩边界的会宁郡,以待命令。

1907年7月30日,日俄在彼得堡签订了明面的《日俄协约》,同日还在暗中签订了旨在瓜分中国东北三省的《日俄密约》。

1908年8月18日,伊藤博文急电斋藤季治郎,令其19日由会宁出发,进入中国的延边地区(间岛)。就在斋藤向延边地区进发的同一天,清王朝接到日本驻华公使阿部守太郎递交的照会,其内容主要是:“为照会事:兹奉帝国政府训示,间岛为中国领土,抑为韩国领土,久未解决,该处韩民十万余,受马贼及无赖凌虐,拟即由统监派员至间岛保护,请速电邮该处华官,免生误会为要”!

一直浑浑噩噩的清王朝,突然得到日本的照会,顿时惊慌失措,没了主意。而此时斋藤季治郎已率领大批宪兵警察,强渡图们江,闯入境内几十公里的龙井村,在原天宝山矿矿主程光弟的大院门口挂上“统监府间岛临时派出所”的牌子,并四处张贴所谓的“安民告示”。

此后,斋藤等人将延边地区划分为“会宁间岛”,“钟城间岛”,“茂山间岛”等5个区,设立基层行政组织,并于局子街、头道沟等地分设宪兵分所14所,统辖延边各族人民;所辖地区面积达数百平公里,俨然成为中国境内的外国政府。

当时中方通过外交途经要求日本人撤出延边地区,但斋藤等人不予理睬,而腐朽无能的清王朝又不敢以武力驱逐入侵者,所以就出现了中国领土上出现一个外国政权机构的怪涎之事,这在中华大地遍布所谓的“租界”之外,又由日本人弄一个“异端”出来。

通过以上资料可以看出,当时日本帝国主义一手炮制的“间岛”问题,可说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从伊藤到斋藤,更可说是用心至深,谋划周密。他们选定《日俄协定》及《日俄密约》已经告成,在得到俄国人的默契配合之后,才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发动入侵,妄图胁迫中方承认既成事实,以达到其吞并延边地区的美梦;然后再以延边地区为跳板,进而侵占满蒙,从而实现日本明治以来一直奉行的“大陆政策”。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延边地区实际上已经面临不战而易主的严峻关头。对中方而言,解决“间岛”问题的关键,已经不在于两国之间的外交谈判,而在于延边地区现场实际的占领与反占领斗争。可以绝不夸张地说,当此之时,延边危矣。

然而,延边幸甚!国人幸甚!危难之时,有两位英雄义士挺身而出,救延边及百姓于火。其中第一位义士就是被国人称之为袁世凯最惧怕的人——吴禄贞。

吴禄贞(1880年—1911年),湖北云梦县人,自幼文武双全,15岁时因父去世,家中经济拮据,被迫到湖北织布局当童工。后因为女工抱打不平,痛打工头后离职。

1895年,因甲午战争中国战败,吴禄贞怀着为国雪耻的志愿,入湖北新军工程营当兵,后又考入湖北武备学堂。在校期间,他写的《投笔从戎争先赴》,深得湖广总督张之洞的赞赏,被大量油印,在新军军营和武备学堂内广为散发。

1898年,吴禄贞被张之洞推荐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骑科),成为我国第一批留日士官生,与蔡锷、徐树铮同为第一期留日学员。在校期间吴禄贞结识了张绍曾、蓝天蔚,因三人学习成绩突出,志趣不凡,后被人们称为“士官三杰”。

吴禄贞在日留学期间,看到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中国之后的飞速发展,大为震惊,痛感非改革政治、推翻清王朝,便不能转弱为强。于是,立志决心以革命除满为已任,走上推翻满清王朝的革命道路。

在日本士官学校,吴禄贞除了刻苦学习军事知识,对于西方民主思想也多有涉猎研究,他发动组织了留日学生的第一个爱国团体“励志会”。在此期间,吴禄贞还在日本横滨拜访了孙中山,被孙中山的思想所吸引,便加入兴中会。

1900年,义和团运动暴发。孙中山决定在珠江、长江流域乘势起义,遂派吴禄贞等人秘密回国,与唐才常共同谋划。吴禄贞和秦力山指挥自立军起义,向清王朝发难,因准备不周未能成功。起义失败后,吴禄贞重返日本。

1901年冬,吴禄贞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到武昌后,因其革命形迹暴露,立刻被湖广总督张之洞扣押。在审讯时,张之洞反被吴禄贞说服,并委他以重任,任武昌开通学堂教习、会办,一时轰动武汉。

吴禄贞利用教习之便,继续从事革命活动,秘密翻印陈天华的《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等革命书刊,散发到学堂、军队。他还创建了国内第一个秘密组织“花园山聚会”,倡导秀才当兵,使得一批具有新思想的知识分子从军,以提升军队本身的文化程度。

1903年,吴禄贞应黄兴邀请,前往长沙与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在湖南发起组织华兴会,积极协助黄兴制定在长沙起义的计划,筹划湖南独立。恰逢此时,清廷在北京设立练兵处编练新军,急需用人,吴禄贞被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好友良弼举荐获准。黄兴劝他“投身中央,伺隙而动”,吴禄贞便依命北上就职。

1904年5月,吴禄贞奉调入京,任练兵处军学司训练科马队监督。在京期间,他仍与湖北反清志士暗中联系。反清义士刘静庵被捕后,吴禄贞竭力援救。

1907年7月,徐世昌首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向肃亲王奏调吴禄贞随行,任三省军事参议。此时,日本侵略者正为“间岛”问题大造舆论,闹得满城风雨,而大清王朝上上下下却拿不出一点好办法,甚至连一张延边地区的地图都拿不出来,最后只好使用日本方面提供的已经被篡改过的地图,所以在谈判过程中被动至极。

面对这种情况,吴禄贞立刻请缨,亲自带2名科员6名测绘学生,深入延边地区,实地进行考察测量。他们一行9人从省城吉林市出发,经敦化、延吉、珲春等地,沿图们江溯流而上,直至长白山主峰,然后绕抚松、桦甸等县,再折返至省城吉林市。行程纵横2600余里,费时73天,凡与中韩界务有关的地段,皆用仪器精细测量,获得了大量的边界勘测数据和资料,制成五十万分之一的地图,把延边地区的山脉走向及江河源流全部做好标注。这是有史以来中国对延边地区境内的第一次全面踏查。

昏庸腐朽的清王朝,一向缺少对边疆防务的重视,等到日本人打上门来,才发现从上至下对延边地区所知甚少,明知日本侵略者胡搅蛮缠,信口雌黄,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予以驳斥。幸亏吴禄贞等人绘制出《延吉边务专图》,并根据新绘制的地图和大量珍贵资料,写成《调查延吉边务报告书》,因为有了这张新地图和《延吉边务报告书》再佐以其他历史文献,清王朝在对日涉过程中,就做到了有理有据,让日本人难以寻隙。

时任军机大臣张之洞对吴禄贞大为赏识,欲提拔吴禄贞为延边地区的边务督办,但当时的封建官场,论资排辈现象积习已久,大多不同意年轻职卑的吴禄贞骤居高位(时年仅26岁,官位略等于中校)。所以,只能任吴禄贞为延吉边务帮办,而以吉林巡抚陈昭常为延吉边务督办,实际工作则由身为副职的吴禄贞具体负责。

吴禄贞本是革命党人,以推翻大清王朝为己任,只所以北上进京任职练兵处,是奉黄兴之命深入虎穴,为策应革命而潜伏于京师帝都,并不为谋求高官厚禄。值此面对敲诈大清王朝,意欲侵占中国领土的日本侵略者,吴禄贞立即调转枪口,激于爱国主义情怀,决意与大清王朝站在同一阵线,义无反顾地与日本侵略者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吴禄贞到延吉后,独当艰巨,勇挑重担。

最使吴禄贞感到棘手的是,延边地区防务空虚。当时延边地区只有少部分吉强军,他随身携带的马步军也不足200人;沿江防务处处吃紧,一旦发生不测,边防形势甚危。

为了有效地与日本侵略者周旋抗衡,吴禄贞首先派兵对和龙峪衙门进行保护,并训令当地长官不得离开任所,照常处理地方事务;同时在延边各地张贴安民告示,揭露斋藤等日本人的侵略行径,安抚当地百姓,并将有限的兵力集中到沿江渡口布防,防止日军的继续侵入。

斋藤等人本以为用偷袭的手段侵占延边,志在必得,不料却遭到了吴禄贞率领的延边军民顽强抵制,因此就不敢进一步贸然行动,也就无法继续扩大战果,双方一时处于僵持状态。

吴禄贞料到日本人并不会善罢甘休,他不断上书强调日军重兵压境,敌我力量悬殊,形势十分严峻,多次要求派兵增援;然而,清王朝深恐惹怒日本人,引起外务交涉,致使冲突加剧,所以,吴禄贞得到的答复只是“稳慎和平”、“镇静维持”之类的谕旨。

正当吴禄贞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在此前做边务调查时,曾在桦甸、安图一带遇到一支驻扎在夹皮沟金矿的民间武装,这是当年“韩边外”的孙子韩登举所辖的“护矿队”,足有近3000人。这些人虽已被官府招安,却不受官府节制,仍然啸聚山林,独占一方。

因这支民间武装中的大多数人为猎户出身,枪法准,武艺高,日本人曾派人与他们套近乎,想使韩登举归降,遭到韩登举的断然拒绝。于是,吴禄贞怀揣一位绿林朋友的引荐信,和他的助手周维祯、李思荣来到夹皮沟金矿,见到当地首领韩登举。

当吴禄贞在酒席间借机向韩登举揭露了斋藤季治郎率兵强占延吉的真相,并说明自己此行的来意,韩登举立刻表示愿意听从吴禄贞的指挥,为保卫国家献一份力。在韩登举的带领下,这支民间武装随吴禄贞一起开到局子街附近驻扎下来。

1907年11月17日,吴禄贞同日本人进行了正式交涉。斋藤季治郎与吴禄贞在日本士官学校期间有过一段师生之交,所以,斋藤欺吴禄贞是他的学生和晚辈,满以为可轻易迫使吴禄贞俯首听命;没想到的是,当斋藤挟带着满身的骄横之气前来交涉时,只见会谈之地四周龙旗招展,数千名中国官兵荷枪实弹,排成队队方阵,站满了街前街后,只见个个士兵都精神抖擞,气势威严。

斋藤一伙人惊讶于这些忽然冒出来的众多官兵,顿时觉得心虚没底,气势上先削去三分,态度也有所收敛。在经过一番激烈的口舌之战后,斋藤理屈词穷,知道进一步的行动恐难以得逞,只好自己找个台阶,悻悻退出会场。

1908年2月,日本人企图将图们江右岸朝鲜境内的铁路延伸到江左岸中国境内,受到中方的坚决抵制,日本便加紧对延边地区进行渗透与蚕食。

斋藤季治郎不断派遣大批宪兵的警察,先是强行在延边境内树牌立桩,把中国原有地名改为“间岛”某某社、某某村。延边民众对此都十分气愤,往往是日本人前面刚把木桩立起来,后面就被老百姓拨掉焚毁。

日本官员到边务分署去找吴禄贞进行指责并威胁恐吓,每一次都被吴禄贞严词驳回。于是,日本的宪兵和警察便开始借助奸细和帮凶对当地民众进行迫害。吴禄贞果断采取强硬手段,他在派人前往斋藤那里提出严正抗议的同时,根据调查了解的情况,逮捕了被斋藤非法任命为总社长的李羲英等人。

1908年11月7日,吴禄贞下令查封了日本人侵占的天宝山银矿。8日,吉林巡抚照会日本领事,20日,东三省总督照会日本驻吉林领事,下了“逐客令”。日本领事岛川接到照会后又气又恨,却也想不出个应对办法来,只好回照威胁说:“天宝山不维持现状会引起燎原之火”。

由于吴禄贞敢做敢当,中国终于收回了被大汉奸程光弟出卖的天宝山银矿的主权。

吴禄贞与日本侵略者交涉“间岛问题”取得了初步胜利,在东三省名声鹳起,吉林巡抚兼延吉边务督办陈昭常感到边务帮办吴禄贞抢了自己的风头,便开始想方设法予以排斥,并且怀疑吴禄贞有革命党嫌疑。其实陈昭常的怀疑并没有错,吴禄贞真的就是革命党。

1908年冬,清王朝解除了吴禄贞边务帮办的职务,新任傅良佐为延吉边务帮办。

但可悲又可气的是,陈傅二人昏庸无能,在随后的对日交涉中屡遭败绩,因此在混了半年之后,傅良佐不愿遭那“洋罪”,坚决辞职不干了。清王朝不得不再次起用吴禄贞,恢复原职。吴禄贞为免遭陈昭常的进一步忌恨和排斥,提出了复任的条件,请任督办一职,不受吉林巡抚陈昭常的节制。清王朝因找不出治理边务的干才,只好同意吴禄贞提出的条件。

1909年4月,吴禄贞再次回到延吉厅任边务督办,由陆军协都统(从二品)升任陆军协统,后授以镶红旗蒙古副都统衔(正二品)。吴禄贞重新上任后,多次与日本人交涉。他根据确凿的证据,翔实的材料,逐条逐段地批驳日本政府递交的来文来电,并援引十余种中外论著,论证中韩两国国界。

吴禄贞在由他主持编辑的《调查延吉边务报告书》中,全面论述了延吉厅的疆域历史、地理形势、建制沿革、朝鲜居民越垦始末、中韩图们江界务交涉过程、日本制造“间岛”问题的图谋,以及日本侵略延吉厅的行径和政策等。

由于吴禄贞对日交涉的成功,使日本在延边的侵略行动遭到遏止,朝鲜统监府总督伊藤博文只好改变策略,将“间岛问题”提交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向清王朝提交长篇照会,就“间岛问题”继续提出领土要求,开始走“上层路线”。

为有效反击日本政府的无理要求,清王朝命吴禄贞代写边务节略。吴禄贞又与周维桢一道,写了1万多字的边务节略,用以复照日本驻华公使。日本政府在中方有力的事实证据面前,理屈词穷,不得不承认延边地区为中国领土。

1909年9月4日,清王朝钦命外务部会办大臣兼尚书梁敦彦,与日本特命全权公使伊集院彦吉在北京签订了《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条款的第一条明确规定:“中日两国政府声明,以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其江源地方自定界碑起至石乙水为界”。

至此,延续20多年的关于延边地区的领土纠纷,即所谓“间岛”问题历史悬案终告结束,延边地区领土终于得以保全。

吴禄贞因“间岛”功绩,被誉为“间岛英雄”。

1910年,摄政王载沣企图削弱袁世凯军权,故调吴禄贞入京,孙中山、黄兴对此相当重视,建议吴禄贞外放,以便抓住兵权。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清王朝派兵前往镇压,随即山西也爆发了革命,清廷调吴禄贞率清军前往镇压,吴禄贞却在娘子关与阎锡山会谈,商定于11月7日共讨清室。11月2日,吴禄贞向清廷谎称山西军民已招安,并以“消弥战争”为由,在石家庄扣留了北洋军运往湖北的军火,同时还电奏朝廷,要求停止进攻武汉。

吴禄贞的举动令清廷产生了怀疑,袁世凯便指使其死党将吴禄贞暗杀于石家庄(吴禄贞被害的说法之一),年仅31岁。

民国成立后,孙中山特颁第一号抚恤令,谥吴禄贞为大将军,亲笔写下悼词:“盖世之杰”,以缅怀这位壮志未酬的青年才俊。

延边百姓闻噩耗后,立即自发地在延吉北山学堂为吴禄贞开追悼会,以感他“为边务督办遗爱在民”之思。百姓们披麻戴孝,痛哭流涕,络绎不绝地涌向灵堂。众人手举着“白山峨峨,黑水洋洋,我公之德,山高水长;白山郁郁,黑水汩汩,我公之悲,山摧海泣”的挽联;和“一疏救民心不保,三年出塞爱长留”的挽联;以及“延(吉)珲(春)赖公以存,凶闻相传,关壁河山齐下泪;英烈为国而死,招魂痛哭,百灵风雨尽增愁”的挽联,抒发着延边百姓对吴禄贞的无限怀念,因为“延珲”(意为延边)确实是因吴禄贞戊边三载,竭力捍卫,据理力争,这片疆土才得以保全。

2005年7月19日,在延吉市河南道尹小区当年吴禄贞修建的戊边楼,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为吴禄贞塑建的雕像落成。自此,吴禄贞将永驻于延边大地。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