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洋将军家属访谈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20 作者:徐国强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665



9月15日,与张平洋二孙子张晓强相约,来到了渤海之滨秦皇岛市,张晓强是唐山港务集团下属一个企业老总,1972年生人,属70后,经安县长介绍,节前曾相约到唐山拜访,节后电话联系,约我到秦皇岛见面。张晓强提前安排人到车站接我,车未到站电话铃声响起,说到:“请问是徐先生吗”?我答:“是”,对方接着说:“我姓张,张总让我来接您,请您下车在第一出站口出来,我在此等候接您”,我答:“好”。我乘坐的高铁正点进站,按照小张的吩咐,我从第一出站口出来,远远的看见一个小伙子向我招手,来前把我的照片发到张总的手机上,小张一眼就认出了我。上车后,与小张闲聊得知,精明干练的小伙子在北京部队当过兵,是一个坦克驾驶员,复员到张总公司工作。吃饭时他询问我是否当过兵,我开玩笑说:“当过兵,但不是正规军,是民兵,当过工厂基干排排长”。为了这次见面,张总与爱人专程从一百多里地唐山赶来,见到家乡来人,张总俩口非常热情,在车上说:“2013年 我出差路过泰来县,特意到我爷爷的家乡去看看,在平洋我问一位六十多岁的大伯,知不知道张平洋?对方答道;'知道,他是个英雄。当得知我是张平洋的孙子时,把我领到当年我爷爷居住的地点。之后,我在县城南端一个小饭店吃饭,询问烈士陵园张平洋碑的位置,开店的大婶说:"我们小时候清明节,都去车站前祭扫张平洋将军纪念碑,现在挪到烈士陵园里了”。可见我爷爷在泰来县人们心目中位置。张总接着说;我父亲张桂友在家中排行第二,98年病故,离开我们快20年了,大伯张桂林家住在秦皇岛,我们一同去见见大伯,张总驾车来到了位于建国路第三医院附近的“地质之家”小区,仔细看“地质家园”几个字还是已退休的前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提写的字。我们带着礼品登上了六楼,见到了82岁张平洋大儿子张桂林和老伴,张桂敏的女儿和外孙小宝,听说家乡来人了,也早早地在此等候。张桂林老人精神矍铄,除有点耳背之外,身体硬朗,这主要得益于他所从事的地质工作,听他讲,56年上地质中专学校,59年毕业参加工作, 地质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年,常年在外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为国家找矿,毫无怨言的把一生都献给了国家的建设事业,99年退休享受高级工程师待遇,每天看电视新闻、读书看报,当我把近年来老促会出版的书籍送给他时,非常高兴。当聊到当年张平洋将军棺椁回运唐山过程,老人说:“哪年我11岁,已记事,是用火车运回来的。记得刚解放,有些地方还有国民党土匪武装,他们仇恨新生的政府、仇恨英雄,半道上用枪打棺椁,运回来的棺椁上还有反动派打的枪眼”。每年去祭扫我父亲坟墓时,当地政府都非常照顾,按排食宿,特别是泰来家乡为我父亲立碑、塑雕像、建纪念广场、写书,还要拍连续剧,县长又专程来家看我,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非常感谢家乡的父老乡亲所做的一切事情。张桂林老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回他父亲战斗过的泰来县平洋镇去看看,我邀请他待张平洋雕像落成时回家乡。张桂林儿子张晓勇讲:“我爸从事地质工作常年在外,是奶奶把我带大的,76年唐山大地震,我家住在遵化,也受到波及,我一个哥哥就是哪时遇难的,我和奶奶住了十几年抗震简易房,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88年搬上来的,算起来快有30年了。听晓勇一说,我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烈士的后代从来不炫耀父辈的荣耀,也不借父辈的光环,默默无闻地过普通人的生活,从不向组织伸手要住房、安排工作,回想过去我工作的单位,有一个老革命,不是今天找领导要住房,就是明天给子女安排工作。两相对比,对张平洋将军的家属和后代肃然起敬!我们对英雄和英雄的后代做的太少了,想当年,如果没有千千万万个像张平洋将军那样的烈士,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英雄须要后人铭记和缅怀,英雄的精神更须要传承和弘扬,要在全社会树立崇尚英雄的良好风气。张平洋的女儿张桂敏的外孙子小宝,今年高考未中,张晓强激励他说:“你是英雄的后代,你的血管里流淌着英雄的血液,要不怕困难,战胜自我,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正像张总说的那样,他们有英雄的血脉,会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的。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