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民联手 谍战长白山——在革命老区安图毙俘敌特 击落美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11 来源:吉林省安图县老促会 作者:王传江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233

(二)

1952年7月13日深夜,一架没有任何国籍标志的军用飞机,从朝鲜侵入中国吉林省安图县长白林海老岭山区的上空。中国某部长白山哨所发现后,迅速逐级上报。

7月18日,吉林省公安总队根据东北军区公安司令部的命令,在神武城组建长白山防务指挥所,负责组织领导防奸防特和反空降斗争;以边防第15团(1952年11月改编为公安第84团)1个营进驻长白山地区,加强该地区的防务。

空投到老岭的5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开始靠来时携带的食品,进行了挖洞、刨坑,建造“安全处所”等活动。半个多月后,粮食即将断绝,安图军民防范又很严密,不免灰心丧气,不得不向其主子发去了乞求电。

两天过去了,特务们没有收到其主子的救济电。于是,敌特再次发出“火急”求救电报;携20日观察粮已用行军。人疲病,粮绝,微余两日,能否空投?

又两天过去了,未见回电。特务们急了,第三次求救。 “粮尽2日,饮水待济。速投:标准口粮十原箱,米面各百斤,牛罐、猪油各四十箱,饼干二百包,鱼干、蛋精、汤精、肉松、熟花生米、盐、糖、黄油、火腿、香烟、葡萄酒、雨衣、针线、手套、烟丝、盘尼西林、消炎片、眼药、阿斯匹林、碘酒、绷带、防蚊油、水消毒精、打火机、地图套、军毛袜、救伤包、电台、手摇发电机、蜡烛、收报干电池、电筒、胶皮带、墨水、饭锅、老虎钳、人民币五千万元、皮靴、日历、游泳表、毛毯、醋精、酱油粉、牛奶粉、蚊毒急救盒、吗啡……”

终于盼到回电:“所请粮药将于8月14日、15日或16日24时至1时投送,请即报空投场座标,如领航台损坏,请燃火堆成三角形。”

两日以后,又收到电文:“电悉。机型同前,卜(即将空投的伞特李军英、化名卜经武)伞1,物资伞2,卜将交x和我之信;望坚持,苦尽甜来。”

又过两日,仍是海外来电。

“知汝等克艰泛雨,而有所触……,以后更应再接再励。所投金条、金戒、人民币及吴君信件皆有红记号。5774(李军英)延迟三周。接物资后,请电余等。和你们常在。陈文。”

8月14日半夜12时30分,一架没有国籍标志的c—47型军用飞机,从南方上空飞来。按照地面特务早已架好的领航台,投下了两个降落伞,内有电台、冲锋枪、鸭绒被、主副食物、医药品、黄金5两、金戒指5个及美国间谍机关负责人陈文(化名)和特务组织“自由中国运动”头子蔡文治(化名吴定)写来的信。

美机侵入中国吉林安图老岭给特务投送物资

尽管美国主子给“文队”特务空投来了物资、食粮和精神鼓舞,但是,在当地气候已经进入了寒冷季节的9月初,5个特务又吃光了储备的食物。面对着饥饿辘辘,在戒指、金条、人民币和其他贵重物品又解决不了饥饿的困境时。

一天,和龙县境内,一位到老岭枕头峰采蘑菇的朝鲜族老大爷,向和龙县公安局报告:“有位汉族中年男子,在山上要我卖给他些口粮,我没同意。但当我回到住处后,竟发现我的粮米丢⒈失了,现场留下了无姓名的字条和钱。”

9月20日夜里,美国间谍机关又一次派来了无标志的c—47型飞机,不但给“文队”送来了粮食、糖块、牛奶粉、甲种鸭绒被、毛衣裤、毛手套、人民币一亿元、棉胶鞋、皮大衣、皮帽子等等,而且给他们派来了巡视、联络组长李军英。

接到空投物资后,特务们的精神头可起来了,立即继续建造“安全处所”埋藏贮存物资,加紧四处活动,开始搜集情报。巡视、联络组长李军英,视察了这边“文队”特务潜伏大陆以来的活动情况,表示满意。对“文队”给以勉励并且布置一番之后,准备下山经安图六区(今安图县松江镇)、二道白河,奔抚松县,到靖宇县境内去视察“沈队”的特务活动情况。

9月26日早晨,在二道白河护林防火检查站,二位值勤检查行人入山手续的女民兵,查出了一位自称要去抚松县抓逃兵却没有携带必要的《入山通行证》的“志愿军指导员”。因为当时规定,在林区通行,不管是什么人,都必须随身携带林业、公安部门签发的《入山通行证》,否则不能放行。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特殊时期,时刻保持着防敌反特革命警惕的两位执勤女民兵,将这位“解放军军官”送到了二道护林中队队部。经过简单了解情况,中队部领导认为,该“军官”情况可疑,于是,便托词将他“介绍”到六区公安派出所。六区公安派出所长金钟哲认真询问了“军官”,“军官”虽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和职务的《工作证》,但是,竟没有因公出差的《介绍信》和通行林区的《入山证》,同时,又见“军官”谈吐吱唔。这些,都引起了金钟哲所长的怀疑,决定把他送交安图县公安局审查。于是,便假言对“军官”说:“既然你是到抚松县抓逃兵的,那就应当取得沿途公安机关的协助支持,为保证你途中顺利,建议你在明天同我一起到明月沟(今明月镇)我县公安局去办一下《入山通行证》吧!”“军官”只得表示同意。

9月27日早晨,当金钟哲所长准备“陪同”“军官”乘车去明月沟时,“军官”突然提出,要找当地最高领导人谈话。因此,金所长带他见了廉承链区长。在区长办公室里,区武装部部长崔汉哲也在座,在4人围座的办公桌旁,“军官”突然站起立正,向区长坦白地说:“我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特务,现在向人民政府投降,请国家宽大处理。”说完,随即交出手枪。当天,特务被送到了明月沟县公安局局长室,安图县委书记兼县武装部政委韩进财、县公安局副局长(主持工作)千龙九连夜审讯了特务。

原来,这个自称要到抚松县去抓逃兵的“解放军军官”真是美国间谍机关特务,名叫李军英,化名卜经武,男,汉族,44岁,辽宁省辽阳县人。解放前,曾在大陆充当国民党军营长、副团长等职,后到香港参加了美国间谍组织。1952年春,被挑选为潜入中国吉林省的间谍成员。同年9月20日,被美国间谍机关空投到吉林省安图县老岭丛林中,负责对“文队”特务和靖宇县内的“沈队”特务的视察及中间联络活动。这次,他刚刚视察完老岭“文队”特务的活动情况,正去靖宇县视察“沈队”的途中,因没有《入山通行证》,故被截获。

李军英坦白说,他自从被空投到老岭以后,看到大陆的情况与他原在国外听说和想象的都不一样,尤其是下山后从老岭到二道白河这一路所经过的各路口、村庄,都设了民兵值勤的检查哨卡,感到行动十分困难,令人提心吊胆。这次到了二道白河被截,就更丧失了去靖宇活动的信心。为了争取主动,不落更惨的下场,经过再三考虑,决心向当地人民政府投降自首,争取得到宽大处理。他同时交出了随身携带的《美国军用地图》、《吉林省安图县老岭地图》、《吉林省集安县地图》、《上海市政府证明》、《沈阳市政府护照》及一些空白介绍信,还有美制指北针。

接着,李军英供出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是怎样地曾于1952年7、8、9月三次派无国籍标志的美国军用飞机,从日本经朝鲜往我国吉林省老岭地区空投伞特及间谍物资的详细情况。并在地图上指明了“文队”特务在老岭的活动范围和他们已经修筑的“安全处所”情况,“文队”特务成员姓名及他们的活动特点、规律、目的、任务等等。特务李军英最后表示,愿意立功赎罪。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