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山英雄骆万成和英国尼泊尔廓尔喀第三次侵略西藏的战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12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91

    两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借手印度道格拉王朝,发动了侵略中国西藏的森巴战争;同时借助廓尔喀之力,发动对西藏地方的战争,企图以此打开中国的西南大门,后一事件即是廓尔喀第三次侵略西藏的战争[1],影响颇为深远 。关于这一事件,国内已有学者进行研究[2],但仍未引起学界足够的重视因此,笔者参考前贤的研究,并利用尼泊尔学者的研究成果,对这一事件的背景原因过程及其最终结果进行梳理,以期学界的进一步深入探讨。

1846 年 9 月 15 日,廓尔喀宫廷发生大屠杀,钟·巴哈杜尔·拉纳【Jang Bahadur Rana】乘机上台执政 [3]塔帕后被迫承认了钟·巴哈杜尔当首相并兼总司令, 从此拉纳家族掌握了廓尔喀大权[4] 。由于钟·巴哈杜尔是在英国人的支持下取得了廓尔喀首相的地位,其对英中两国采取政策由左右摇摆转变为积极亲英英国从此加强了对廓尔喀的控制,将廓尔喀作为入侵西藏的通道与基地与此同时,还在英军中建立廓尔喀兵团[5] 在英国的影响和各种因素的诱发下,廓尔喀发动了第三次武装入侵我国西藏的战争。一廓尔喀入侵西藏的背景原因及其备战情况

(一)廓尔喀入侵西藏的背景

廓尔喀第三次入侵西藏是在充分了解了国际形势和清廷 、廓尔喀双方局势的基础上做出的决定。国际上,英俄两国为争夺亚洲霸权,自 19 世纪中叶以来在中亚展开了大角逐 1853 年 10 月20 日因争夺巴尔干半岛的控制权,欧洲爆发了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又名克里木战争),土耳其英国法国撒丁王国等先后向俄国宣战,战争一直持续到 1856 年,以俄国失败而告终 战争期间,英俄两国对亚洲的注意力显著减弱。而 1840 年以后的中国,外遭列强环伺,内因级矛盾激化,1851 年爆发了太平天国运动,直至1864 年天京(今江苏南京)陷落,震荡全国,历时 13年。清廷外忧内患频仍,自然无太多精力顾及边疆。而此时的西藏地方。也是内外交困。七世班禅刚刚逝世,十一世达赖喇嘛仍是个孩子,西藏地方政府缺少强有力的领导核心; 外部方面,随着英国对门隅地区侵略的加深,至 1844 年,英国取得了门隅吉惹巴惹(即乌达古里)的租借权,此后不断引诱挑拨煽动西藏地方上层少数人策划分裂,以达到其侵占门隅的阴谋,终于在 19 世纪 50 年代初爆发达旺[6]争端;内部方面,在东部地区也发生多次乍丫两活佛争斗事件[7],持续时间较长(1840-1853),给西藏地方社会造成了一定的动荡。

对廓尔喀而言,英国东印度公司强迫其于1815 年签订 塞哥里条约后,在加德满都设置了公司代办官邸,并侵占了廓尔喀南部几乎所有平原土地。自此,廓尔喀几乎沦为英国的附庸。钟巴哈杜尔掌权后,奉行对外依附英国的政策,进一步扩充军备,等待时机,准备向北面的中国西藏扩张势力。

因此,在第三次入侵我国西藏之前,已经对清廷展开了一系列的试探与挑衅,其试探挑衅行动表现在以下方面:对清廷方面,1840 年(道光二十年),廓尔喀因中英鸦片战争爆发,向驻藏大臣孟保呈请出兵助剿[8];1842 年,廓尔喀又以受印度压迫,请求清廷出兵或赏赐金钱相助,并以拉达克被森巴人占领为由,要求易地或赏地助清廷固守边境;[9]1854 年(咸丰四年)廓尔喀再三致函驻藏大臣,呈请允许派兵协助镇压太平天国;[10]以上种种要求,清廷均以不合体制为由拒绝。对西藏地方,1844 年(道光二十四年),廓尔喀则要求将济咙(Kerong,吉隆)聂拉木(Nyelam)两地十年归西藏地方管辖,三年归尼泊尔统治,经驻藏大臣严词晓谕后作罢;[11]咸丰二年(1852 年),廓尔喀在西藏聂拉木南边境樟木铁索桥一带制造边界冲突,强行索要铁索桥附近扎木曲河外记尔巴及甲玉两地,后因清朝妥协而未酿成直接冲突。

咸丰四年(1854 年),廓尔喀指责西藏营官不遵旧章征收税课,及欺负抢劫伤毙该国民人等事,次年二月,清廷谕令:西藏营官不遵旧章征收税课,及欺负抢劫,伤毙该国民人等事,自应秉公查办,照旧贸易,不准例外浮收,任意欺压被抢案件宜应彻底根究,毋得偏袒,致该国有所藉口 。

绕过村子沿着新修的机耕道而行,远远就看见两根七八米高的石桅杆直指蓝天。桅杆粗大,每根桅杆的三分之一处都镶嵌有一个硕大的石质线斗。石桅杆后面是一对造型粗犷拙朴的陵墓园雕石狮,石狮后面是依主次排列的4座大石墓。

石桅杆是我国古代科举制度的产物。在客家地区,一旦有人考取了功名,就可以在自家宅院、家族祠堂,或者祖坟前左右对称地竖立一对桅杆,单斗桅杆表示中了举人,双斗桅杆则表示中了进士。

主墓前面有一道岁月蛀蚀的石牌坊。与其他奉旨建造的石牌坊不同的是,一般石牌坊只刻“圣旨”二字,而这座石牌坊是将原纸质的圣旨原样镌刻上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岁月沧桑,字迹已有些模糊,但仔细辨认,仍然认得出来。第一道圣旨是恩赠四川太平营千总骆万成之父为武略骑尉的,第二道圣旨是恩赠骆万成之母为安人的,第三道圣旨是恩授骆万成为武略骑尉的,第四道圣旨是恩封骆万成之妻文氏为安人的。

据《芦山县志》记载,骆万成自幼习武,功夫不凡。可是当他准备进京赶考武状元时,却苦于没有盘缠。于是备了3桌酒席,向族中长辈求助。但酒过三巡,只有1人向他表示“祖坟处的那棵大桢楠树送给你。”骆万成一气之下,离家从军。以后以军绩擢任后藏定日汛守备。(定日添立一汛。派守备一、把总一、外委一、带兵四十名驻劄。所有兵丁。于察木多抽拨四十名。拉里拨十名。后藏拨十名。其员弁由川省派出。均照例班满更换。)

驻藏往返五年,虽常处冰天雪地,竭诚效忠,守备惟谨。后调升四川太平营千总。及至年跻衰老,告老还乡后,咸丰皇帝下诏书为其父母重修陵园。骆万成夫妇死后,也厚葬于此。为了光宗耀祖,后人便将咸丰皇帝的4道圣旨一并刻到其墓前的牌坊上。

在骆氏墓园的荒草丛中,一行人还发现一块古石牌,上书“有大楠树一株,叶密枝茂,实壮祖坟之观……可培百代,不可砍伐……”

骆学荣介绍这是为保护当年骆万成求盘缠不得而获赠的大树而立的碑。“这恐怕是中国最早的禁伐令了。”如今,古楠树历经百年已不复存在了,但是村民保护生态的意识仍然很强。

一座骆氏墓园,四道圣旨,一道带着神秘的“禁伐令”,已然成为石刀背沟组村民引以为豪的历史遗产。

如今,骆氏墓园已进入芦山县文物保护单位的行列。(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 吕国宾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