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民联手 谍战长白山——在革命老区安图毙俘敌特 击落美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12 来源:吉林省安图县老促会 作者:王传江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51

(四)

经王吉仁亲自审讯,被崔程小组活捉的那个家伙,正是准备到杨房子同李军英接头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空降老岭“文队”特务队长张载文,化名文世杰,28岁,吉林省九台县人。解放前,曾在大陆任蒋军连长、副营长等职,后到香港参加间谍组织。同年7月,美国中央情报局日本厚木间谍机关将他与另外4名间谍编为“文队”任队长,空投到老岭林中。

据张载文供认,被程永和击毙的是他的同伙,名叫满志辉,化名克京,解放前,曾任蒋军军官,后到香港参加间谍,与张载文等同期编为“文队”,同机空投到老岭。搜查结果发现,满志辉身带美式左轮手枪1支、短刀1把、人民币200余万元、指北针2个、金子2块。

在擒获张载文、击毙满志辉当天夜间,美国中央情报局又将10名南朝鲜间谍机关的武装特务,秘密空投在长白山天池附近,与10月10日空投到这里的10名武装特务会合。

老岭搜捕“文队”特务的战斗在深入进行。王吉仁于11月3日在审讯“文队”特务队长张载文中得知:伞特“文队”还剩余3人,副队长许广智、报务员牛松林以及于冠洲,正隐藏在荒沟西南岔一带。

11月4日,联防指挥部王吉仁、吕田、姚昕等亲率大部队,带着被俘特务张载文,直奔荒沟西南岔,搜剿“文队”残特。仍然采取大部队包剿,小分队出击的战术。并抽出60名身体强壮,机智勇敢的干警、战士和民兵,组成一支突击队,由安图县公安局千龙九副局长和边防团崔相信带队指挥。

夜间12时许,突击队在一个稍开阔的山坡上侦察到了敌特驻处小窝棚,一个满脸胡子的人正在窝棚内拨弄着火堆,旁边搁置着发报机。在窝棚的外上坡50米左右处,两特务分别在两处的小火堆旁。三个特务都持有武器,还有火堆照明,距离远了抓不到;想靠近点怕碰出响声,导致敌人逃跑,或者遭到敌人枪击。突击队长当机立断,兵分三路,约好信号,同时捕捉。但这三个逃窜的特务非常警觉,当崔相信带着人向上坡处火堆旁行动时,一个特务听到了响声,突然喝问:“什么人?!”其他特务也立刻手持武器,虎视眈眈,四处张望。崔相信立即停止前进,敌特没发现新情况,精神也就稍微平静下来。根据新情况,从务必活捉敌特报务员牛松林的原则出发,千龙九率几位队员摸到了窝棚跟前,乘敌人都处于懵瞪楞神的瞬间,冲进了窝棚,“不许动!”千龙九严厉、低沉地命令着胡子特务,就势将他摁住,众队员解下绑腿布带把这家伙捆了个结实。

另两个特务听到声音,大声喝问后未见回答,一边开枪扫射,一边钻进了密林,借着漆黑的夜幕溜掉了。

经过突审,得知被生擒的正是“文队”电台报务员,名叫牛松林,化名陈崇佩,男,47岁,辽宁省庄河县大孤山人。曾任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厅通讯总台少校技士,后在香港参加美国间谍组织。从他的口供中得知:他们刚才分头笼火堆,正是为了准备下半夜1点30分,接应美国中央情报局日本厚木间谍机关派来空投物资的飞机。据此,指挥部又制定出紧急行动方案。同时,又做了间谍牛松林的政治工作,让他继续与日本厚木间谍机关联系,告诉敌机按原定计划空投物资。经过教育,特务牛松林表示愿意为国家和人民效劳,争取宽大处理。经过牛松林和日本厚木间谍机关的通电联系,敌机将继续按时空投。

11月5日凌晨1时30分,联防指挥部按牛松林提供的间谍飞机空投要求,在预定的空投位置,分点5个火堆,等待间谍机关派来的飞机。在牛松林的联络指引下,美国飞机顺利地投下8个大包的降落伞,内装食品及其它物资。敌机在空投物资后,迅速地飞回去了。

突击队缴获了敌电台密码和大部分枪支、物资,使“文队”的两名残敌成了网中之鱼。

至此,联防指挥部决定,安图县大队继续留山搜捕,省、区军警和其它县大队全部暂时下山休整。

重新调整战斗部署以后,安图县大队的领导立即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搜捕两名余特的问题。与会同志们认为,剩下的两名特务,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势力单薄,失去了头子和基地。基于粮食和安身的需要,他们有极大可能要流窜下山。据此,会议决定:一是搜山不止,由千龙九带领30名干警和民兵继续在荒沟、花砬子一带搜索。即使看不到特务的影子,也可以打草惊蛇,撵他们下山。二是派人下山请求县委、县政府,发动老岭西侧附近区村和屯干部、群众、民兵、学生,提高警惕,注意发现许广智和于冠洲,建立起群众性的搜捕围剿敌特的第二道防线。

11月5日早晨,在三道沟村的北二道沟屯西1.5公里处(今松江镇北道村)民兵队所设的哨卡上,值班民兵金守烈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惊慌地从三道沟方向走来,前往六区(今松江)方向。此人边走边张望,神色慌张。金守烈乘其不备,突然从大树后跳到道中,挡住过路人,大喝一声:“站住!你是干什么的?看看你的路条!”

过路人被突如其来的大个子金守烈吓了一跳,立刻拿出1万元钱,递给金守烈,要求放他过去。

“你是好朋友,拿去买烟抽吧!”

金守烈判断:此人十有八九就是上级通报抓捕的特务。他采取了欲擒故纵的计策,说:“好吧!去吧!”那人刚走出几步,金守烈掏出手榴弹,猛喝一声:“别动!”那人猛的一回头,见金守烈举着手榴弹,抬腿就跑。金守烈一边追,一边将手榴弹朝那人扔去。因为着急,老金忘了拉弦,手榴弹落在那人前头没爆炸。那人将手榴弹踢到了路旁,回身向老金扑来,两人扭打成一团。老金一米八的个头,将那家伙掐脖摁倒,直掐得那人无法挣扎,连忙求饶。

“投降,投降!”

“起来!举起手,到屯子里去!”金守烈松开手,迅速从路旁拣回手榴弹,拉出弹弦,命令特务。

特务没带枪支,又慑于金守烈手中的手榴弹,只好乖乖地被金守烈押到北二道屯。

经指挥部审讯,这个特务正是昨夜被搜山突击队在荒沟西南岔打散的“文队”特务副队长许广智,化名斯学深,刚刚把枪支埋藏好,准备逃到人口众多的六区去,没想到被一个民兵生擒了。许广智,是吉林省九台县人。曾任国民党军连长、副营长等职,后参加了美国间谍组织。

当天(11月5日)傍晚,在老岭山区下的安图县三道沟村南通往荒沟的路上,村民刘海亭赶着牛车,往回拉庄稼。当走到离村子约有2里地时,突然听到路旁的草丛中有人招呼“老乡!”刘海亭闻声停步。这时,陌生人已经走到了刘海亭的跟前,请求刘海亭给他弄些吃的,并说愿意用钱买,或者用金子换。

刘海亭想:一般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上这地方来?又见他挎一个小包,外地口音,不敢进村,急着要吃的,还有金子……再一打量,不禁想到:莫不是今早村里布置大伙注意捉拿的特务?管他是不是的,我先把他骗进村里再说。想到这,刘海亭装出很随便的口气,对陌生人说:“你是上哪去的?”

“我是从朝鲜回来的逃兵,要上抚松去,准备走山路,你给我弄点路上带着吃的东西吧!”陌生人央求道。

“天快黑了,今晚你先到我家住下吧!明天一早,我给你带些米、面,再弄个小锅背上,带点咸盐、洋火什么的……”

正说到这儿,只见刘海亭的弟弟,村基干民兵刘海春从村里来接刘海亭来了。他身穿洋服(制服式)臂戴护林防火红袖标(天色已晚,看得模糊,只能看见黄色的字)。陌生人一看新来的人衣装特别,不像普通老百姓,便抢先问话:“兄弟贵姓?”

“姓刘。”刘海春回答。

“我也姓刘。”陌生人随和着一边套近乎,一边在乘扔烟头的功夫,把手插到裤袋里。说时迟,那时快,高度警惕着的刘海亭猛地冲了上去,将陌生人死死地搂住了。陌生人手拿着枪,但从裤兜里抽不出来,就在裤袋里朝刘海亭扣动了扳机,但没有打中他。枪一响,刘海春箭步飞身一般奔了过来,扯住特务的腿将他拽倒。刘海亭抱住特务,在地上来回滚了起来。特务咬伤了刘海亭的手,他也死死地不松开。搏斗中,刘海亭咬伤了特务的耳朵。他二人厮打在一起,刘海春找到一块石头,准备砸向特务头部。特务见状急忙喊叫:“投降,投降,我投降!”

正当刘海亭哥俩缴下特务的枪支,准备解下牛车绳子捆绑特务的时候,公安干警王登科听见枪声率民兵从村里赶来,押着特务,将刘海亭、刘海春接回村里。

当夜,被俘特务押到指挥部。经审得知,该特务果然是美国空投老岭“文队”特务于冠洲,化名蒋大志,辽宁省宽甸县人。曾任国民党国防部军官突击总队上尉分队副,后在香港参加美国间谍组织。

至此,搜捕美国空降“文队”伞特的战斗胜利结束。历时1个月,捕获了间谍巡视、联络组长李军英和“文队”全部间谍特务(其中击毙一名),缴获敌人电台2部,长短枪12支、子弹1500发、现金1亿余元、黄金13两,还有电报密码、食品及其它物资等。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