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浴雪〕之二十九(上) 魏拯民之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2-12 来源:和龙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作者:杨成志 浏览次数:1457

中共满洲省委正式任命的中共东满特委书记一共有三位,第一位是中共东满特委创始人廖如愿;第二位是中共最早派往农村开展抗日斗争的童长荣;第三位就是最后一位中共东满特委书记魏拯民;其间另有王耿、王仲山、朱明曾代理过一段特委书记。总体来说,这6位中共在当年东满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中,最没有争议的就是魏拯民,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魏拯民都是普获好评,几无瑕疵,想挑点毛病都难。

笔者的职业并不是专以给人挑毛病为生,也愿意歌功颂德替人说几句好话,但关于魏拯民的好话还真轮不到咱来说,名家大腕早就把该说的都说尽了;如果重复模仿,写些了无新意的文字,无论对读者还是笔者,都将是一种痛苦的折磨,那还不如不说。所以,对魏拯民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应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但无奈的是笔者慧根太浅,定力不够,经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外力引诱”;不管不顾地就跳了进去,类似于洗脸盆扎猛子,弄不好也许要出大洋相。

让笔者略感欣慰的是,情况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一番扑腾过后,竟然还有了些许感悟,收获也不能说一点没有,最起码写出了《魏拯民之谜》这篇文稿。

这样的好事并不是什么时候、什么人都能遇得到的,或者真有运气的成份在里边;比如,若没有“外力引诱”,笔者必定会躲得远远的不敢靠前,也就永远没有机会发现并解读魏拯民身上一个又一个的“谜”了。

在此实话实说吧,所谓的“外力引诱”,就是给予笔者支持鼓励的关玉富大哥,他是魏拯民(关有维)将军的嫡孙。

2017年9月,笔者在靖宇县参加“长白山抗联文化高端论坛”会议期间,有幸见到魏拯民将军的嫡孙关玉富先生。因谈话投缘,一见如故,很快我们便以兄弟相称。有此便利条件,在采访关玉富大哥时,可以说毫无障碍;通过与关大哥的攀谈聊天,笔者知道了更多魏拯民将军的英雄事迹,让笔者受益匪浅。

魏拯民,原名关有维,1909年出生于山西省屯留县王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在来到东北之前,为了从事地下革命工作的需要,魏拯民在5年间更换过10次姓名,曾用过魏锄耕、魏民生、魏明胜、李新良、张达、冯铿、冯康、董介南等化名。

魏拯民的名字是他被党组织派到东北后新起的,因他的母亲姓魏,老人家贤良慈善,对魏拯民一生成长影响很深,所以其化名以魏姓居多,也是对他母亲的一种怀念。

然而,因为魏拯民的化名太多,结果是在防范了敌人抓捕的同时,也把自己人给弄糊涂了。魏拯民在东北地区党、军系统大名鼎鼎,关有维在山西屯留县名震乡里,可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很长时间,各地的党史和民政部门才齐心协力地把“魏拯民”与“关有维”交集到一起,才算弄清楚这两个名字实为同一个人;屯留县的父老乡亲这才知道当年那个因闹革命而远走他乡,后来竟音讯全无的“大人物”关有维,就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委兼副总司令魏拯民。

关有维的父亲,也就是关子明先生的曾祖父(东北人称为太爷爷)名叫关文俊,别名关宏元,祖籍山东新城(桓台)县关家庄。光绪十四年(1888年)山东发大水,关家被洪水洗劫,全部财产仅剩一辆独轮车。关有维的曾祖父关思庠带领全家千里迢迢踏上逃荒之路,最后在山西省屯留县王村落脚,靠种地为生。

经过关家几代人的艰辛劳作,到了关有维出生时,关家已经日渐富裕起来。关有维的父亲关子明在山西省立第四中学读书毕业后,回到老家王村创办了私塾,农忙种田,农闲教书,日子过得还很不错;有一段时间,关子明还在官府里做过小职员。

在关子明身上,有着知识分子和农民的双重性格,他特别崇尚正统思想,秉承耕读传家的千年古训。当长子关有维牙牙学语刚懂点事,关子明就向儿子灌输“学而优则仕”的传统理念,教儿子学习读书,背诵《三字经》等启蒙读物。他期望关有维将来能出人头地,衣锦还乡、光宗耀祖;但关子明并不是一个迂腐的读书人,他也有着那个年代旧知识分子的正义与担当。关子明在教儿子阅读唐诗宋词《千字文》的同时,也教育关有维要有不忘民间疾苦、胸怀天下苍生的宏图大志。在关有维即将上小学前,父亲关子明教儿子背诵的课文就是《少年的责任》,其内容如下:

我和你,是少年;当国家,争生存。精神好,身体健;为自己,求安全。热烈热,似朝阳;活泼泼,比春天。奋志气,高无极;扩胸襟,大无边。

关有维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正确引导,所以志存高远,胸怀天下,为后来成为一个特别有担当的人,打下非常好的基础。

1917年,关有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屯留县立小学,他学习刻苦,爱动脑筋,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并特别予以关注。

关有维在读小学三年级时,正值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初,五四运动的影响也波及到屯留县立小学。他在学校不仅学到了文化知识,还受到了反帝反封建的启蒙教育,新思想、新文化激发了关有维的爱国热情,使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新变化,学习读书又有了新目标;他立志要做一个为争取国家富强,民族独立,让劳苦大众能过上幸福美好新生活而贡献一生的人。

1924年秋,关有维一个人告别家乡,徒步行走500公里,来到省城太原报考山西省立第一中学校。关有维又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山西省立一中。入学后,关有维很快与曾经是屯留县立高小的校友罗宿、宋文魁、吴丕振等人建立联系,并于1925年经罗宿介绍加入该校青年学会。

青年学会是山西省立第一中学校友们组织的学术团体,成立于1922年,是当时太原市共产党组织传播马列主义,宣传革命思想的主要阵地。罗宿比关有维早一年考入山西省立一中,由他引荐关有维结识了该校中学科(即高中部)学生,一中学生会主席傅懋恭(彭真)。

在青年学会研讨会上,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宣传马列主义和三民主义的书籍,大量阅读当时的进步书报杂志,如《向导》《新青年》《民国日报》等。傅懋恭比关有维大7岁,处处对关有维关心照顾,成为他的革命领路人。

1926年6月下旬,屯留县在太原上学的各校学生中的党团员于暑假前夕,在山西省立第一中学附属小学秘密召开党团员会议,会议由罗宿主持。参加会议的有关有维、吴丕振、黄芳轩等;会议决定利用学校放暑假期间回屯留县城集会,选举成立学联,开展学生运动。

暑假回到屯留县后,关有维等人首先召集党团员成立中等学校学生联合会,选举中共党员罗宿为学生会主席、共青团员关有维、吴丕振、黄芳轩等为学联常委。关有维等人在关帝庙会场挂起学联牌子,在大街小巷贴标语,会后又进行游行示威,带领学生高呼革命口号;同学们在屯留县造成较大影响,使学联组织的声誉在群众中传开,让人们对这些学生开始刮目相看。

1926年11月,中共山西省省立第一中学支部书记罗宿为加强党对屯留县革命斗争的领导,与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屯留籍中共党员宋文魁一道,在寒假前夕返回屯留县城,秘密发展共产党员。同年12月,罗宿、宋文魁、吴丕振等人在南宋村秘密创立了中共屯留县第一个县党支部,罗宿任屯留县党支部第一任书记。

1927年1月,趁屯留县在外地读书的大中学生寒假回家之际,中共屯留支部在南宋村召开第一次支部扩大会议,因关有维在1927年1月初,由罗宿介绍在省立一中转为中共党员,所以回屯留县后也参加了这次中共屯留支部扩大会议。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背叛革命,挥刀屠杀中国共产党人。阎锡山在山西也开始大搞“清党”,太原的中共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太原省立一中党支部要求全体党员采取分散方式,尽快离开太原,关有维只得离开学校返回屯留,在家乡继续开展革命斗争。

1927年7月下旬,中共屯留支部按照中共山西省委通知,派遣关有维、孟可智二人到武汉找党中央联系。关有维二人抵达武汉后,正逢汪精卫也开始背叛革命,到处抓捕共产党人。关有维二人费尽周折,找到时任中共中央农工部部长的陈潭秋并做了汇报。

关有维二人回到屯留县时,中共山西省党组织和党员全都转入地下斗争;罗宿已经遭到被捕关押,屯留县返乡的大中学生,多数被列为嫌疑分子,关有维只好暂时到榆社中学读书,一边开展革命工作。

1928年夏,关有维到了北京,与宋文魁相会,入私立弘达学校学习。当时,关有维住在一所破庙里,生活十分贫苦。由于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结果患了严重的胃病,可是关有维的革命斗志却十分旺盛。在党的领导下,关有维秘密从事传播革命思想的各项活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反人民罪行,宣传革命的主张。

1930年4月,关有维与在北平的宋文魁、李长路等创办了中共屯留临时支部党刊《锄耕》,在北平编印后寄回老家屯留县散发,开展革命斗争。

后来关有维在弘达学校的革命活动被敌人发觉,受到警察特务的追捕。根据党组织的安排,1930年11月,关有维打入国民党第十三路军军长石友三在河南安阳开办的军事干部学校学习军事。

这所军校是一派军阀作风,学员不许读报,不许请假,看书也得经过检查,每日操练无尽无休,学员们经常受到野蛮的体罚。

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中,关有维没有动摇,他深知党派自己到安阳军校学习军事是为革命进一步发展做准备;所以,关有维以顽强的毅力,压抑着对敌人的仇恨,刻苦学习军事本领,积极开展党的工作。在安阳军校,关有维团结进步青年,组织了读书小组宣传革命真理,还亲自发展了一名党员。

1931年,关有维因病离开安阳军校,回到北平,通过宋文魁的引荐,到北京大学听课,一边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关有维怀着愤怒心情,投入到抗日救国的宣传工作中去。他参加北京大学的游行队伍,与前来镇压的国民党军警展开搏斗。

1932年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向日本帝国主义宣战,中国共产党提出恢复失地,坚决抗日的主张,选派大批干部赴东北直接参加抗日战争。关有维因在河南安阳石友三的军校中学习过近一年的军事,他自己又坚决要求出关参加东北抗日斗争,很快便被党组织批准同意他北上抗日。

1932年4月,中共河北省委决定选派关有维等9名共产党员到东北参加抗日武装斗争。5月初,关有维等人从北平出发,经天津乘轮船到达大连。进入东北地区后,魏拯民开始启用新的化名,一直到1941年最后牺牲,他长期使用魏拯民三字做姓名(偶尔使用冯康等化名)。

6月初,魏拯民到辽阳第24路义勇军司令部做宣传工作,1932年10月末,辽阳第24路义勇军失败溃散,魏拯民与张寿籛(李兆麟)一起到中共满洲省委所在地哈尔滨从事地下工作。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