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总司令的一堂战术课(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3 来源:四川雅安芦山农业局 浏览次数:84

一条是:在“隘路战”的情况下,突破一点之后,要对敌人紧追不舍,不要停留,不要迷恋战利品,不要给敌人以端息时间和整修工事回头还击的机会。

听过这次报告之后不久,我们就向东出发,直取成都。

行至宝兴,我们就被敌人阻住了,四川反动军阀刘湘的一个教导师(应该是杨森的混成旅),沿宝兴至灵关场一线,依托重重山卡设下了层层防御阵地。

要打宝兴,必须要过一条江(宝兴西河),这条江是青衣江(宝兴河)的支流,由北而南,紧紧贴着宝兴城的西头,江面不宽,但很深,就像两面悬崖夹了一条深沟。在通宝兴西门的大道上,架有--座吊索桥,敌人在桥头上设有工亊和防哨。

部队赶到了江边,若是按照往常的习惯打法,就是立刻发起攻击,抢占吊索桥,径直向宝兴西门冲击,

可是这次却没有这样,上级(九十三师师长陈友寿)命令我们交通队夜间从上游先行过江,绕道去攻打宝兴。

我们趁着夜色,沿着江岸山崖上的崎岖小道摸索前进,终于找到了一处最窄的地方,先砍倒了一棵高树,搭了个独木桥,派几个战士攀木而过。过了江的战士们在对岸又搜集了些材料,很快就搭成了—座小便桥,这样全队就顺利地过江了。

我们在黑夜中摸过江之后,才发现江这岸几乎完全是陡峭的山崖,根本没有道路。我们只好把枪大背起来,四脚伸开,像壁虎一样贴在石壁似的岩石上,手和脚搜索着可以登踩的岩缝和树藤往上爬,可是岩石上的草苔极滑,一不小心,就会坠下崖去,我们每前进一步,都要费很大力,秋风虽凉,但我觉得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娘的,这是什么道?”黑暗中,--个同志骂起来,听声音,是二排长陈光林,平日他从来不恼火,可班今天晚上却憋不住劲了。只听见他嘴里继续嘟着:“……放着吊桥不过,叫老子受这个洋罪……”

战士们对这一次放着吊桥不走,偏偏要在这无路可通的山崖上爬行是不满意的。我虽然也讨厌这个鬼地方,但是,想到朱总司令那次讲的隘路作战的战术问题,不由得暗暗猜想,一定虽我们师长按照朱德总司令的话在指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