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情”深似海—— 皮定均将军的家风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4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张仁衮 李雨迪 收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08

皮定均,安徽省金寨县槐树湾乡人。他骁勇善战、用兵如神,在中原突围中曾以一个旅的兵力掩护中原军区主力突围并取得成功,创下了世界军事史的奇迹。1955年授衔时,毛主席特批:“皮有功,少晋中”。这位驰骋疆场、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在工作和生活中,对战友、对乡亲、对家乡充满了博爱之心;在家庭中,他却言语不多,没有给儿女们留下什么“至理名言”,只留下了宝贵的家风。


战友情 

长征路上过草地时,一个战士连饿带累走不动,把背包丢了。晚上,皮定均查铺时,发现他没有被子,一个人蜷伏在土堆旁。皮定均非常心疼,便将自己的被子拿来盖在他的身上。小战士吃力地摆着手,低声说:“我已经快不行了,不要冻坏了首长。”皮定均说:“没有战士,哪来的首长?”说着,往他身边一躺,用被子盖住了两个人,说道:“我俩一块儿睡.这该行了吧。”就这样,两人相互依偎着取暖,抵御着草地上的严寒。一觉醒来,天已微明。皮定均推了推身旁的小方,发现他已经牺牲了。皮定均站起来,细细地把小战士的遗容打量了一番:只见他已经僵硬的身体微微佝偻着,在熹微的晨光中,苍白的脸上似乎还带着温暖的微笑。他默默地脱下军帽,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中原突围时,前有阻击、后有追兵,部队白天隐蔽、晚上行军,翻越高山走羊肠小道,并且要经常与敌人作战,除了打仗就是强行军。战士们不停地涉过一条条大河,又爬过一座座高山,战士们脚上已经没有一只完好的鞋了。在行至安徽霍山境内时,他的警卫员赵元福的布鞋早已破了,泥沙钻进鞋子,把脚磨成一大片血泡,走起路来疼痛难忍。他扔掉了布鞋,买了三双草鞋,刚穿上还好,但一淌水后,草鞋磨到脚上,象针刺似的剧痛,行走十分艰难。于是,他干脆把草鞋扔了,光着脚行军。这事被旅长皮定均发现后,他问:“你怎么不穿鞋?”赵元福说:“草鞋把我脚磨起了泡,我把它甩了。”“你这个小鬼胡闹,不穿鞋怎么走路!”。皮定均说着,弯下腰仔细看了他脚上的血泡,心疼地说:“磨成这样,你也想当‘司令’啦,哈哈,提升你当‘泡司令’!”说着,他将自己的一双新布鞋脱下来,要给赵元福穿上。赵元福这一下子急了,说:“首长,这怎么行啊?”皮定均穿上赵元福的一双草鞋,原地跳了几下说:“你看,我穿上正好。”他又风趣地开玩笑地说:“我一双换你两双,还赚一双呢!我们快走吧!”

济南军区原政治委员、上将宋清渭回忆,1964年8月,他在霞浦某边防团任政委,一天,皮定均冒着炎炎烈日,坐着卡车到一个连队视察。中午11点多钟,皮定均转到了这个连队的猪圈,看到一个饲养员正冒着酷暑在外面剁猪草。

皮定均停住了,大声喊道:“宋清渭!”

 宋清渭立即回答:“到!”

 皮定均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你过来,给我站在这里,站一个小时!” 宋清渭深知老首长批评人的习惯,马上意识到了皮定均的用意,他立即说:“首长,您是不是批评我们让战士在太阳底下剁猪草,连个棚子也不搭?”

   皮定均笑道:“你小子挺聪明嘛!脑袋来得快,转得也快,你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个事!”他接着说:“我们当干部的要处处关心战士,时刻装着官兵的疾苦。天这么热,太阳这么毒,让战士长时间在没有遮挡的地方劳动,不近人情嘛!我们常说要关心战士,关心战士不是空的,是实的。爱护战士不是光讲讲就行地,要体现在解决具体的实际问题上。要知道,党中央、中央军委对广大官兵的关心爱护,是通过我们各级领导去体现和落实的。”

   宋清渭当即表示:“我们立即搭个棚子,先用树枝、凉席搭个简易的,然后再搭好些的。请首长放心,今天晚饭前就落实。”

   晚饭后,皮定均又悄悄地派秘书肖有明检查搭棚子的落实情况。肖有明回来向他报告说,棚子已经搭好,皮定均满意地说:“那好,布置的事办了就好,就应该这样,就是要有雷厉风行的作风。”

   皮定均爱兵爱得实在、具体,抓工作抓得深入、细致、到位,使人终身难忘。


老乡情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调集30万兵力企图一举消灭中原武装力量。在此关键时刻,中原军区决定立即突围,命令皮定均率一旅伪装主力,牵制敌人,掩护主力越过平汉线后,自行突围。皮定均率部成功完成掩护任务后,向主力相反的方向向东突围。一旅与数十倍的敌军周旋。一旅到达金寨县吴家店时,早已断粮好几天。吴家店是立夏节起义暴动主要地区,也是旅长皮定均、副旅长方升普、一团政治主任吴立兴、三团团长陈应寿等皮旅干部的家乡。当时,由于连日大雨,山洪暴发、交通阻塞,敌人没有搞清我军行动的意图和动向,追击我军尚待几日,部队决定在此休整3天。战士们行走在山村,入眼即见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标语。人民群众虽然白天故意表现冷淡、疏远。天黑后,就纷纷来到部队驻地,探询自己亲人的讯息,反映周围的敌情,帮助皮旅指认敌军的仓库。广大妇女彻夜赶制军鞋,帮助部队缝补衣服。小孩们围着战士唱《八月桂花遍地开》。休整期间,吴家店地区涌现了一阵阵军爱民、民拥军的热潮和一幕幕军民鱼水一家亲的动人场景。短短的3天时间,吴家店人民就为部队战士一人做了一双布鞋、2双草鞋,另外,还准备了5天的行军干粮。

座落在吴家店的吴氏祠,是国民党部队的粮食仓库。有了群众作向导,“皮旅”很快地接收了仓库。第三天临走时,“皮旅”分了一部分粮食给老百度姓,但是粮仓里还有很多。由于部队要行军打仗,无法携带。供给部长范惠非常清楚粮食对于军队的重要,他当然不想将粮食留给敌人,于是,派几个战士举着火把、带着汽油,准备将粮食给烧了。这事,正好被皮定均刊到了,“不准放火”,皮定均一声喝断。供给部长见旅长大动肝火,有些莫名其妙。 皮定均问:“这是谁的粮食?”供给部长说,“敌人的”。皮定均说:“不错,以前是敌人的,但现在是我们的,敌人怎么会有粮食,他们是抢群众的。今天我们把粮食烧了,表面是烧了敌人的粮食,但是敌人回来还是会抢老百姓的。如果我们烧了,将来老百姓会更遭殃的。”

 

(皮定均和夫人张烽在一起)

家乡情 

1925年,11岁的皮定均在家乡参加了农民协会,是当时六安县(当时皮定均的家乡还属六安县管辖)六区最小的一名农协会会员。1929年,他参加了红军,由于他行动勇敢,入伍不久便被提升为英山县童子团团长。1932年10月,他随红四方面军离开大别山后再也没回过家。1946年,中原突围时,他率一旅在吴家店休整时,也未能回家看望家人。1953年,皮定均奉命从朝鲜回国调到福建前线,趁此空隙,他带着夫人张烽,用扁担挑着两个儿子一起回到了大别山老家。乡亲们听说双子(皮定均的乳名)回老家了,都从十里八乡赶来见他,并打听和他一起参加革命的丈夫、儿子和亲人的下落,皮定均读懂了乡亲们那望眼欲穿、盼子回归的眼神。他一晚没睡着,第二天就带着家人,匆匆地离开了家乡。他深知“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涵义,和他一起参加红军的许多大别山地优秀儿女,都牺牲在鄂豫皖苏区的反围剿战斗中,牺牲在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长征途中,牺牲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场上......他自己是个幸存者。他时常教育子女,今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帮助帮助哪些死去战友的亲人们,一定要帮助家乡加快发展。

将军的亲属秉承老将军的光荣传统,一直关心关注、捐资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在皮效农、皮卫平、皮卫华、皮国湧等兄妹的共同努力下,2010年,他们在家乡槐树湾捐资兴建了皮定均希望学校,并不断引资兴建了图书室、多媒体教室等,不断改善了学校的软硬件设施。为了弘扬老将军的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2011年,他们又将老将军的380件遗物全部捐给金寨县。2014年,再次捐资200万元为皮定均希望学校兴建了综合楼,从此,一座功能齐全、设备完善、环境优美的学校诞生在大别山中,一个个烈士后代从这所学校走出深山老林、走向全国各地。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