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元帅回忆仪陇、南部战役和食盐(1984)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0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3

 粉碎田颂尧的“三路围攻,后,正是我们发展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大好时机。敌人乱成一团,惊魂未定,于是,我们决定趁机外线出击,向敌人发起攻势。仪南战役,不是反田颂尧的尾声,而是进一步扩展根据地的一个战役行动。

我已经记不清楚发起仪陇、南部战役的具体原因。隐隐约约地记得那一带地下党的工作有一定基础,发生过群众暴动,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因为那里产盐,根据地要解决吃盐的问题。盐,当时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参加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同志,不是身临其境的同志,也许不懂得这一点。那时一两盐要花一块白洋,缺到那么个程度。南部那个地方产盐,我们缺盐巴吃,要解决吃盐的问题。

一仗打下来,消灭几千敌人,占领了仪陇南部一带,直趋嘉陵江边。仪陇是朱德总司令的故乡,我后来才知道。南部靠嘉陵江边(南部是县),水陆交通较发达,那里有上百口盐井,都落到我们手里了。仪南战役,不仅扩大了根据地,并且解决了我们最感到头痛的食盐问题,当时大家可高兴了。

食盐这个东西,别看现在不稀奇,一元钱买一大堆,当时却金贵极了。盐,关系根据地的生存和巩固,关系人民群众的生活和生产,是十分重要的问题。

营渠战役,进展很快,我们没用几天,就把守敌杨森的部队摧垮,消灭了他三千多人,占领了营山,使根据地扩展了百余里,敌人是纵深配备,山高路险,凭险防守;我们来个中央突破,两翼迂回,猛打猛插,使敌人的防线彻底崩溃。红四方面军这支部队,能攻能守,能吃大苦、耐大劳,是一支纪律严明、英勇善战的队伍。战役期间,正赶上连续下大雨,道路泥泞,部队冒雨行军作战,十分艰苦,但大家都毫无怨言,照样完成任务。这样的部队真是可爱啊!

这期间,有个和杨森谈判的问题。

我们再克通南巴后,杨森曾派人来和我们谈判。那末,红军该不该打他,该不该主动发起进攻?

那时,究竟和杨森的人怎么谈,订过什么协定没有,我都不清楚。因为具体谈判是张国焘和陈昌浩掌握,事先我们也没有讨论过。谈完以后,我在前线,他们也没吭气。等到部队部署就绪,要打杨森时,他们才讲起有谈判的事。

我们要扩展根据地,要打刘存厚、刘湘,要向绥定及其以南发展。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赤化全川”,而不是仅仅困守在大巴山下那么块小地盘上。

杨森的部队占据着通江南边的玉山场、鼎山场、江口,就象一把刀子插在我们的腹部,你说难受不难受呢?该怎么办?我是同意打的。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争取同盟者,搞统一战线,是必要的。但是,要看对象,不能被敌人的假象所迷惑。杨森并不是资产阶级左派,也不是真正愿意同共产党合作。

他是个朝三暮四、反复无常的军阀、政客。在四川,尽人皆知。红军进入川北地区后,他在内部采取杀一儆百、严密控制、积极防共的政策,杀了不少进步青年和群众;而在外部,则和红军拉关系,想稳住我们,以便保存和巩固自己的地盘。他是搞投机的,今天是这样,明天是那样,阴一套,阳一套。

田颂尧进攻我们时,杨森以为有利可图,曾派出部队参战,后来看到形势不妙,转身撒腿就跑。因此,和这样的人谈判,就要坚持原则立场,决不能上他的当。

我们这个时候,要扩大根据地,发展和巩固自己。打不打,非打不行。(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