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相辅 克敌制胜----抗日战争时期张醒民同志在东阿工作片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2 来源:山东东阿县老促会 作者:王建华 广典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32

张醒民同志一九三九年初调来东阿,后于一九四○年下半年由公安总局学习结业又重返东阿从事武装斗争和公安工作。县公安局初建时,李健民同志任局长,醒民同志负责侦察工作,曹子魁同志负责审讯工作,全局除了警卫武装共有干部十余人。当时环境恶化,人少事多。主要任务是:搜集敌伪军政情报、锄奸防特、维护地方社会治安、争取分化瓦解敌伪人员、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集中打击日寇。一九四二年,出自对敌斗争的需要,成立了县武工队,史光同志任指导员、醒民同志任队长。那时,日寇对我根据地推行蚕食和碉堡政策,曾先后在广粮门、陈店子、铜城镇、教场铺、张汉吴、张大人集、西程铺、杜庄、凌山、尹庄等地建起了日伪据点二十余处。每个碉堡都驻有日军,并在县境内挖了四条纵横全境的封锁沟,修筑了数条公路,妄图分割消灭我抗日政府及其武装力量。当时形势十分恶化,敌我斗争极其尖锐复杂,县里的武装力量只有大队和公安局的服务队。各区虽有区分队,但人数甚少。敌我力量十分悬殊,仅铜城据点就驻日军百余人,伪军近三百人,还有日本宪兵特别工作队,队长孟广福是个死心踏地的汉奸,他认贼作父,为敌效劳,经常带队刺探我方情报,逮捕我地下党员和抗日人员,对我方危害甚大。如耿集村的党支部书记、我公安工作情报网的领导人李健领同志被孟广福抓到铜城据点进行严刑拷打,打得死去活来,逼问地下党的组织。县局的同志经常住大周庄周传浩大伯家里,周大伯老俩口一直给我们传递情报。铜城镇的雷玉良同志早系我公安工作的情报人员,都曾被孟广福抓到据点里施行毒打、过电等酷刑,妄图得到我地下党和情报组织的情况。由于上述同志忠贞不屈,使其阴谋一一落空。孟广福还经常带领日伪武装到处烧杀抢掠,积极推行日寇的“三光政策”,致使当地民不聊生,处在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

深入“虎穴”,击毙特务头子孟广福

为了集中力量打击日寇,醒民同志曾对孟广福进行过多次的争取教育,并通过该队的副队长王德方(我方工作关系)侧面对孟广福做过劝告说服工作,要他改邪归正。但孟广福不仅毫无悔改之意,反而对王德方、刘恒栋气势汹汹地说:“张醒民没啥了不起,他又不是三头六臂,不足为怕。”还一再扬言说:“谁私通八路军我就枪毙谁。”根据上述情况,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坚决除掉这个人民的死敌,杀一儆百,以便进一步分化瓦解敌人之目的。

醒民同志接到除掉孟广福的任务后,为了摸清他的起居情况及其活动规律,首先着手侦察,先后多次化装进入铜城据点和孟广福住处进行实地观察,还几次找到了当时住在碉堡附近的我方情报人员秦敦汉同志,向他交待任务布置工作。敦汉同志接到这一任务就非常高兴地说:“群众早就把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恨透了,杀掉孟广福为民除害”。

经过敦汉同志几天的侦察了解,孟广福这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的特务头子已经看到了人民力量日益壮大,自知罪大恶极,人民群众是绝对不会饶恕他的,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因此,也就更加凶残狡猾。一方面他三天两头地带领日伪武装到各据点“督阵”,令其亡命之徒加紧“清剿”,疯狂地进行“扫荡”,以此来加强其“治安”,维护日伪统治;另一方面,在日常行动及生活中无不时刻戒备,出入无常,行踪难寻。有时住在炮楼,有时在他小老婆处住宿,神出鬼没,无有规律。

针对孟广福凶残狡猾,且时刻防备的特点,为避免打草惊蛇,醒民同志选定了孟广福较麻痹的处所下手,决定在其小老婆处把他除掉。要实现这一设想方案,那就非把现场和孟的日常活动搞清楚不可。几天后的一天,时近黄昏,醒民同志在铜城南关秦文清家正要吃饭,敦汉同志突然来汇报说他已侦察到孟这天夜晚确实在他小老婆处吃中药,因为嫌乱,令其卫兵回炮楼住宿。据此醒民同志当机立断,急返我部驻地,当夜带领陈金贵、孟英、杨继贤、袁子荣、谭子清等同志从王海子村急奔铜城敌人据点,首先捕获了城东门的伪军哨兵,按事先规定的路线和分工冲进了孟小老婆处。当时孟正在炕上躺着,突然发现张醒民冲进屋内,急忙从枕下抽出匣枪跃身坐起,杀气十足地准备决一死战。醒民同志看到这一情景,便纵身抢先一步跳到炕上夺下他的匣枪,并立即向他开枪射击。孟颇有拳术,力气过人,他用力拨挡醒民同志的手枪,因而未将他击中,随之醒民同志和孟撕滚在一起,由屋内扭打到屋外。在这殊死相斗的关键时刻,醒民同志只好让继贤用手枪猛击孟的头部,将他打昏后又当即对准其头部开枪射击,打了个天门开花,脑血四溅。醒民同志带领同志们完成击毙孟广福的任务后,迅速撤离孟的住处,冲出了铜城据点。这时敌人惊闻枪声,炮楼内枪声大作,人喊马叫,乱作一团。除掉孟广福不仅广大群众拍手称快,而且敌伪内部震动很大,有些汉奸头子开始主动地与我们联系,为我们工作。驻陈店子据点的伪中队长赵子清以往顽固狡猾,作恶多端,现在害怕遭到与孟广福同样的下场,也主动与我们接头,并表示以后不再做坏事,要为抗日出力。

解放铜城

一九四三年下半年,由于加强了敌伪人员的争取瓦解工作,为和平解放铜城创造了有利条件。为了打通由铜城至濮、范、冠的通道,我县抗日政府遵照上级指示,决定尽早拔除铜城据点。这时该据点驻有伪大队部和一个中队的二百人的兵力。伪大队副黄惠民系地下国民党员,因深受“曲线救国论”的影响,政治上非常顽固。开始醒民同志曾多次给他写信,做说服工作,说明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只要是中国人就要有中国人的良心,困难当头,匹夫有责,否则就会当亡国奴。起初他不睬不理,后来醒民同志给他写了封长信,让铜城的雷保香(我内线关系)送给同我有工作关系的伪中队长李尚友,让李偷偷地将信暗放在黄惠民的枕下,当黄发现这封信后,大吃一惊,知道自己的部下并非铁板一块,他恐遭“暗算”,害怕落个与孟广福同样的下场,便想与醒民同志联系。因黄系“青红邦”三番子的成员,他便主动通过小秦庄的三番子赵春林送信,让张醒民一人到炮楼内接谈。为了争取他为我方工作,醒民同志“应邀”冒险一人化装进了铜城炮楼,这次双方谈得很简单,并提出只和醒民一人发生关系,并要为他绝对保密,醒民同志当即同意。尔后,醒民同志又多次进入碉堡对黄进行说服教育、争取他靠拢我们。从此,黄暗中给我们送了多次情报,做了不少工作。一九四四年春,在我兵临城下准备攻打铜城的那一天,醒民同志到炮楼与黄面对面的谈判,双方提出了各自的条件。刘司令员提出要黄带领所有伪军武装主动撤离铜城,我方保证一路上不伏击,不阻击。迫于形势黄表示同意照办,但黄却提出要醒民同志亲自带路送往陈店子据点。行前黄还给我们留下了部分枪支弹药。当晚黄部撤离时,我军为掩人耳目集中各种枪支鸣放。醒民同志带领黄的全部伪军三百余人(包括伪区政府人员)去陈店子途中行至雷庄以东回首西望时,铜城上空已是火光冲天,烟雾四起,敌伪的所有碉堡和军事设施全被我军烧毁。

敌人决不甘心他们的失败。黄部撤出铜城的次日上午,由近二百日军带领二千多伪军,在我军分区两个团兵力的不断阻击下,敌人仍反扑进攻到铜城,企图夺回他们已失去的阵地。但因为敌人已没有立足之地,才随即二次撤出铜城,返回了陈店子据点。

黄惠民部当反扑未得逞重新撤离铜城之后,他带领李尚友中队暂停在王海子前小崔庄找到崔××,要崔火速寻找醒民同志见面,黄决心带队起义。因那天上午醒民同志正在刘集分区二团的指挥所待命,黄、崔没有找到醒民同志,致使黄的起义没达目的。

铜城据点的和平解放,打通了由铜城通往濮、范、冠的通道,为进一步扩大巩固我平原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张醒民同志在东阿工作的日子里,正处在抗日战争的关键时期,敌强我弱,环境艰苦,斗争极其尖锐复杂。他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己任,忠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他不避艰险,无数次地深入“虎穴”,先后击毙了一批孟广福之类的日伪忠实走狗,在敌伪人员内部做了大量的教育争取工作,分化瓦解了敌人,从而使我县的日伪据点均能得到顺利地解决。在党的正确领导下,他坚决贯彻执行了党的方针政策,高举抗日救国的大旗,认真开展统战工作,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醒民同志以无私无畏的革命献身精神,为我县抗日斗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本文作者:王建华系抗战时期参加工作的离休干部、东阿县司法局原局长。)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