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岁的老将军----詹大南的传奇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7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收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299

刚刚过去的4月12日,是詹大南将军的第104个生日。至此,老将军成为全国1614名开国将军中至今仍然健在的18位将军之一,也成了我们将军县----安徽省金寨县唯一一位健在的将军。人们在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的同时,不禁回想起他那革命的人生、光辉的足迹。

詹大南将军1914年4月生于安徽省金寨县,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5军团保卫局科员、第28军直属队特派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二次至第四次反“围剿”战斗,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到陕北后,参加了劳山、直罗镇战役,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

詹大南的大半生几乎是在炮火中度过的:打游击、反“围剿”,爬雪山、过草地,南征北战、驰骋疆场,立下了赫赫战功、留下了很多传奇......

一、枪林弹雨中,他与大将徐海东结下了生死之交

徐海东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衔的10位大将之一,也是中央军委确认的36位军事家之一,尤其擅长游击战。毛泽东曾多次说过,我们党为革命牺牲最多的是徐海东同志,他的亲属有66人为革命捐躯。徐大将虽然早已作古,但是他的生死之交、104岁的开国少将詹大南仍然健在。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詹大南,长征时期曾经给时任红25军副军长的徐海东当过保卫员,俩人在战场上结下了可歌可泣、山河动容的生死豪情……

1931年,16岁的詹大南与16位生龙活虎的同乡一起报名参加了红军。1934年4月,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徐海东见詹大南的军事素质不错,便把他调了过去。就这样,刚穿上红军军服不久的詹大南成了徐海东的保卫员,从此不离左右。

当保卫员不久,詹大南随徐海东回老家看望首长的妈妈。孰料第二天一早,闻讯而至的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子,刹那间枪声大作,混战中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朝着徐海东滚过来,“不好!”反应敏捷的詹大南一个鱼跃飞身将徐海东扑倒在地,一声巨响后徐海东的腿还是被一块弹片炸伤了,顿时血流如注。情急之下,勇猛刚毅的詹大南背起徐海东便往村外冲,其他警卫战士排成人墙,端起驳壳枪形成一道密集火力网,好不易杀出一条血路突至村外,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两人一起轮换背着徐海东,最终摆脱了敌人、送至医院急救。事后,徐海东对詹大南说:“小詹,这次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你是好样的!”


1934年11月26日中午12时许,长征途中的红25军一路拼杀来到位于河南省方城县城东北方向10多公里的独树镇,拟向河南省西部的伏牛山穿插,孰料此地竟成了红25军生死存亡的危险之地。当时,红25军刚刚来到豫西地区,一路雨雪交加、道路泥泞,许多战士的鞋袜都被烂泥粘掉,只好赤脚行军。衣衫褴褛、饥寒交加的红军将士哪里知道,弹药充足的国民党豫鄂皖3省围剿总队所属的40军庞炳勋部第115旅和骑兵团已于2小时前到达,并抢先占领段庄、马庄、七里岗等一线阵地,突然间,敌人向红军先头部队发起猛烈攻击,红军仓促转入防御。敌人把饥寒交迫的红25军死死咬住,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是日,天寒地冻,许多指战员都因手指冻僵,一时拉不开枪栓甚至连扳机都扣不动。稀散零星的火力,根本无法有效反击敌人,加上地形平坦,我军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人员伤亡严重,形势万分危急!狭路相逢勇者胜!红25军政委吴焕先身先士卒,从交通队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率部与敌人展开肉搏,血肉横飞的惨烈遭遇战一时间呈胶着状态。此刻,敌军已从两翼包抄上来,千钧一发之际,副军长徐海东率223团及时赶到,一番恶战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打红了眼的詹大南冒着枪林弹雨,冲到马夫身边,拉过马缰跃上大白马飞驰到徐海东面前,扶着徐海东骑上战马率红223团向七里岗守敌发起冲击,以图打开缺口突围,但连续冲击3次均未奏效。入夜后,极度疲劳的战士们累得不想动,焦急万分的徐海东硬是把战士们从屋里赶出来绕道转向杨楼一带集结,部队在泥水里整整急行军一个通宵,最终在叶县保安寨以北的沈庄附近,穿过许(昌)南(阳)公路,27日拂晓进入伏牛山东麓。至此,红25军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击退了数十倍的堵击之敌,完成了向陕北挺进的战略转移任务,彻底粉碎了敌人的追堵计划。

此战,红25军近百名将士英勇牺牲,200余人身负重伤。激战中的詹大南随徐海东猛打猛冲,脚踝被敌人的一颗子弹打穿了,令他无法行走。按照当时的惯例,行动不便的人员都要留下来,不再跟随大部队。于是有人提出将詹大南留在老乡家里养伤。大家都明白,在国民党制造的无人区里,敌人随时都会清剿,许多受伤战士留下来后都被国民党或者当地还乡团给杀害了。这时副军长徐海东说:“小詹的脚伤不重,很快就能恢复,让他跟大部队一起走,弄口牲口给他骑。”说完,他自己找来一头骡子,让詹大南骑着走。走了10天,骡子累死了,徐海东又给他找来一匹马骑。时值12月份,天寒地冻,部队行军遇山爬山、遇河过河。詹大南的伤脚蹬在马镫上,过河时伤脚就泡在水里,到了宿营地脚和马镫早已冻在一起了,人根本下不了马,要靠乡亲们用火将冰烤溶了才行,痛苦程度令常人难以想象和承受。好在红25军医院院长钱信忠每天都会亲自为詹大南换药,才控制住了病情。一天,钱信忠发现詹大南伤口外边长肉发痒了,但创面依然红肿,这说明里边还有脓,钱信忠就在詹大南脚上划了一道口子,挤出黑色血脓水后,伤口才慢慢愈合。十几天后,詹大南脚伤基本好了,他就把马让给别的伤员骑。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