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方面军解放南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22 来源:四川南江县老促会 作者:张才林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60

1933年2月1日,即农历正月初七,红73师217团和红11师从巫山垭出发,经金银坎、月亮坝、沙溪坝,由文庙坝进入四川巴中南江县城;红军独立1师从鹿角垭经马跃溪、碾盘坝、琉璃关、东台梁入迎晖门(后改为红四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秦巴山区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胜利解放南江。

南江县“红四门”旧貌

“红四门”红军石刻标语


“红四门”石刻

红四方面军解放南江经历了几次艰苦的战役。

鹿角垭之战

1932年底进入四川时,全军已不足1.6万人了。解放了通江县城后,乘胜向南江挺进。田颂尧从成都赶往川北,阻止红军解放南江,他沿着小巫峡山脊在北起桂门关(现在的南江县贵民乡),南至八庙垭(现南江县八庙镇)100多里的战线上凭借山高坡陡,易守难攻的地形分据点防守,互为支援,企图消灭红军于明江河畔。

红军推进到明江河畔的关路、赶场溪后,决定从中段突破,攻占甑子垭,解放南江城。但是,欲占领甑子垭必须首先攻占战略要地鹿角垭,解除来自北部强敌的威胁。红独立一师师长任伟章请缨啃掉鹿角垭那块硬骨头。经过认真研究,红军总部批准了任伟章的请缨,把攻占鹿角垭的艰巨任务交给了任伟章的独立一师去完成。任伟章为解放南江城打响了第一枪。(任伟章:四川南部县人)

鹿角垭脉连铁船山之分支小巫山系,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的山岭呈鹿角状分布,名谓“鹿角垭”。鹿角垭山高、坡陡、林密,是米仓古道之咽喉,南江城北之屏障。北起柳垭子,东南至蓼叶沟罗家垭、南至马跃溪二十里防线是田颂尧的刘汉雄师把守。鹿角垭驻一个加强团,垭口北三公里外的柳垭子和东南三公里外的罗家垭各有一营驻军防守,构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相互支援的铁三角阵型,大批后援部队则驻扎在鹿角垭南坡三叉路口的马跃溪和南江城。

1933年1月25日夜,在夜幕的掩护下,红四军特务营冒着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悄悄运动到敌工事前,一团紧随其后,黄营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敌机枪阵地,双枪齐发,击毙敌射手,夺过机枪向敌扫射;冲锋号响了,战士们呐喊着潮水般冲入阵地,缴枪不杀的喊声震荡山谷,大部分敌人投降。红独立一师与白军激战半夜,于二十六日(即农历大年初一)拂晓攻占了鹿角垭主要阵地。此时,红七十三师217团攻打甑子垭的战斗也打响了,刘汉雄在县城得报鹿角垭失守,气急败坏,立即组织敢死队重金悬赏夺回鹿角垭。马跃溪、罗家垭、柳垭子三个方向的援兵蜂拥而至,三面夹击红军,为了减少伤亡,红军避其锋芒,一度暂时撤出阵地,但西面高峰寨包梁仍控制在红军特务营二连手中,任伟章深知鹿角垭的战略地位,占领了鹿角垭就打开了南江城的北大门,控制了鹿角垭就增加了红军夺取甑子垭解放南江城的胜算。于是,趁敌立足未稳,任伟章立即组织返攻,仍由特务营打前锋强攻,突破前沿后,一团迅速推进,特务营则顺碗厂斜坡穿插,加强寨包梁的火力,掩护大部队进攻,敌集中火力向特务营射击,连长肖子斌奋勇向前,身重数弹,因流血过多医治无效而身亡(之后安葬于南江中学大操场东侧)。与此同时,三团一营对柳垭子之敌从东面发起进攻。三团二营与东南白军争夺罗家垭,预备队三营从东侧阴碥里迂回抢占东高峰;红七十三师218团魏营长也率部队支援。26日,敌我双方激战到下午,白军伤亡惨重,敌师长被流弹击中,敌军溃败,红独立师一团与红七十三师218团魏营趁势反击,田军兵败如山倒,特务营分兵一半北击柳垭子,与三团一营攻占了柳垭子,三团二营也攻占了罗家垭。黄昏时分,独立一师全面攻占鹿角垭,随即居高临下向刘汉雄驻马跃溪之敌发起全面反攻,敌人丢盔弃甲狼狈逃回南江城,鹿角垭之战,敌伤亡近360人,被俘500多人。

甑子垭战役

甑子垭距南江县城南二十余里,海拔千米,是米仓古道一支线垭口,因山势状如甑子而得其名,地势十分险峻,是南江城南的天然屏障。1932年底,田颂尧为了阻止红四方面军解放南江城,精心构建了小巫山防线,甑子垭在防线的中段,由刘汉雄师的王耀祖旅布防,工事重重,壁垒森严。它的北侧数里处还有一个重要垭口名叫巫山垭,由田军罗乃琼师之薛廉身团把守。

红四方面军占领关路和赶场溪后,总部决定由倪志亮、李先念率红十一师主力经大河口,马掌堡直取长赤;王树声率七十三师从小巫山防线中段突破,攻占甑子垭,解放南江城,为了实现中段突破,由任伟章率新编红独立师首先攻占南江城的北大门鹿角垭。七十三师218团主力北出桂门关木竹垭,预防陕军入川,留218团的魏营为中段突破的预备队。

1933年1月25日,大巴山寒流滚滚,农历大年夜下起了鹅毛大雪,红独立师打响了攻占鹿角垭的战斗,并且初战顺利,二十六日拂晓,红七十三师217团打响了攻占巫山垭,甑子垭的战斗,激战一天,田军凭借有利的地形,坚固的工事,优良的武器,人数众多的优势拼命顽抗,红军冒着风雪英勇奋战,先后攻占了阳八台、王家坪等地,击毙了薛团营长杨立焯——田颂尧的妹夫,但是,217团未达到一举攻占巫山垭、甑子垭的军事目的。

29日凌晨,红十一师的一个营悄悄运动到巫山垭与甑子垭之间的险要处埋伏,准备阻击敌兵相互策应。红独立师任伟章率主力团配合七十三师217团将巫山垭之敌包围。三枚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红军军号齐鸣,四面八方同时出击,顿时枪声、喊杀声连同回声震荡山谷,震得树枝上的积雪纷纷下落。屡吃败仗的白军薛团士兵闻风丧胆,慌乱中大多举手投降。天未大亮,红军已全歼薛团、俘虏数百人。红军留一个营打扫战场,留守垭口,其余各部奔赴甑子垭。

当红军从东、南、北三面围住了甑子垭后,徐向前亲自下达了总攻命令。双方激战到午后,敌军获悉八庙垭已被红军攻克。原来红七十三师219团在大河口尖山子取得夜袭大捷后。敌军望风披靡,争相逃命。红219团乘胜杀向八庙垭,一举攻克,把红旗插上了八庙垭口。敌军见大势已去,有的投降,有的狼狈逃窜,同南江城的守敌一起连夜逃到城西南三十里地的梭坡子方才停下喘息。至此,田颂尧精心构建的小巫山防线彻底瓦解。红军打扫战场毕,独立师回防鹿角垭。


“红四门”新貌

1933 年2 月1日(农历正月初七)红四方面军解放南江城,群众敲锣打着红旗,南江市民和附近居民敲锣打鼓,举着小红旗到东台梁欢迎红军,迎接红军从东“迎晖门”浩浩荡荡入城。红军政治部錾子队将城门上“迎晖门”换成了“红四门”成永久纪念。人民群众长期头流传的《 红军歌谣》中唱道:

红军来到南江城,一到南江打街门,
同志们赶快向前进,哎晦哎悔赶快向前进!
大炮一响四山震,吓得匪军战兢兢,
老百姓都来欢迎,哎晦哎晦都来欢迎!
缴获枪支无其数,迫击炮有几十门,
打土豪捉劣绅,哎晦哎晦打土紊捉劣绅!


(由南江县红色文化研究会提供相关资料)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