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与潘汉年谈话之张国焘南下芦山(秦福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25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19

中央决定派潘汉年去南京继续与国民党谈判。一九三六年九月,临行前,潘汉年去向博古辞行。

博古向潘汉年分析:

  一九三五年六月,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六月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开扩大会议,中央政治局决定增补张国焘为军委副主席,徐向前、陈昌浩为军委委员。但张国焘仍不满,仗着四方面军的实力,在两军统一的行动方向上,坚持创建川康根据地。

会后,张国焘和陈昌浩分别来找博古和凯丰(何克全),了解遵义会议和会理会议的情况。张国焘说遵义会议决议不合法,四方面军不同意-----等等。博古和凯丰都义正严词的拒绝了张国焘的拉拢,告诫他要维护党的团结,不要搞分裂,希望以石达开为教训。同时博古还对张国焘的旧军队习气提出了忠告,劝他改掉军阀作风等。

特别是刚到懋功,博古就收到李先念悄悄转交的曾中生写的一封信,并要博古保密。曾中生先后任中共中央军事部参谋科科长、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武装工农部部长。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1930年9月,任中共鄂豫皖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1932年10月曾中生随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1932年12月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参加创建川陕苏区的斗争,1933年2月曾中生被选为中共川陕省委委员。因写了一份书面报告给中央,反映鄂豫皖根据地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开了一个活动分子会议,会上批评了张国焘。被张国焘诬蔑为‘托陈取消派’,从一九三三年八月起遭到非法逮捕和长期监禁。一九三五年三月带着手铐,随红四方面军进军川西,得知党中央到了懋功,就写信给博古(因为他不知道遵义会议的事情,仍认为博古是中央负责人),要求调离四方面军,请中央给他安排工作。博古看完信就转交给了红军总政委周恩来请他处理(但因周对曾另有看法,当时未处理)。但博古总觉得张国焘这个人专制得太过分,怎能这样对待一个创建鄂豫皖根据地的有功同志呢。所以在与张国焘交谈中,博古反问张国焘,你对曾中生同志的事准备怎么办,人家只是写报告给中央反映自己的意见,有多大的错误嘛,关了二年还不放。这一下把张国焘惹翻了,气呼呼地走了。

陈昌浩和博古是莫斯科中山大学同学,在‘中大’时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过去一直相处甚好。这次也因话不投机,不欢而散了。陈昌浩是搞政治的,是四方面军总政委兼政冶部主任,当时廖承志是四方面军政治部秘书长。就因为反对张国焘的错误,被开除党籍,从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关押到一、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后,仍在押解中.听了李先念的‘透风’后,博古心情很是悲愤。在和陈昌浩谈话时,博古很气愤地问他:你作为总政治部主任,难道连自己的秘书长都不救,对张国焘的家长制、军阀作风就熟视无睹,任听他这样横行霸道下去,你的党性何在。陈昌浩无言以对,只好告辞。

事后,毛泽东知道了,对周恩来说:博古是个很有原则、很有组织观念的人。

但是张国焘、陈昌浩对博古的反感大了。七月十八日,政治局又在黑水县芦花召开了会议,张国焘要求:‘博古退出书记处与政治局,周恩来退出军委工作。’最后张国焘的权力之争,得到了周恩来的让步,把红军‘总政委’一职让给了张国焘。还发布了军委命令:‘一、四方面军会合后,一切军队均由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总政委直接统率指挥。由朱德兼总司令,张国焘任总政委,博古任总政治部主任’。

但张国焘仍不满意,坚持要任军委主席,由陈昌浩任总政委,徐向前任副总司令。于是八月四日到六日,在毛儿盖的沙窝又开了三天政治局会议,最后博古决定让出总政治部主任由陈昌浩兼任。并成立前敌指挥部,徐向前兼任总指挥,陈昌浩兼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这样总算勉强摆平,使张国焘不再争职位,同意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

为此,八月十九日毛泽东又提议开了个政治局常委会,目的是把几个常委团结到一起。会议开得很短,主要由毛泽谈了如何对待张国焘错误的方针问题,接着常委分工:张闻天管组织(李维汉副职),毛泽东管军事,博古负责宣传,周恩来帮助毛泽东管军事并兼任一方面军司令与政委。至此,毛正周副,就明确定下来了。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日,张国焘以红军总司令部名义,发电给前敌总指挥部,命令陈昌浩、徐向前率右路军南下,在大金川北端的党坝与左路军会师,再决定去向。前敌总指挥部收到电令后交给了参谋长叶剑英,叶立刻报告了毛泽东,毛意识到万一中央被四军和三十军夹持南下,则今后永远得听张国焘摆布,中央将成为‘汉献帝’了。于是立即在周恩来住处开了政治局常委会,决定连夜率一、三军团和军委纵队迅速转移,脱离险境。此时,陈昌浩看了张国焘的电令后,与徐向前商议了一下,决定找张闻天报告,结果挨了一顿批评。这时陈昌浩决定执行总司令部命令,南下,徐也同意。

就在这天晚上,毛泽东思来想去,不想让四军和三十军走,想把这二支队伍拉进一方面军里,最后下了决心去找徐向前,已是晚上撑灯时分了。毛泽东来到徐向前住的院子,见徐在纳凉,毛问徐愿意不愿意跟一方面军走,好话说了一萝筐。徐回答说:两军既然已经会合,就不宜再分开,现在一方面军执意北上,四方面军执意南下,中央政治局解决不了的事,我徐向前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是四方面军的人,我不能让四方面军因为中央领导意见不一致而肢解。你和张主席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有分歧应该在政治局会议上解决,不能来做我的工作,让四方面军解体。毛听了很生气,气呼呼地回来了。博古和周恩来在周住处听消息,毛泽东说:张国焘的山头好硬,陈昌浩、徐向前都是张国焘的心腹臂膀,铁了心跟随张国焘了。他说我是想肢解四方面军,博古倒希望徐向前不会成为第二个十五军军长黄仲岳。徐向前不走,我们得快走,免得夜长梦多,发生变故,今晚就走。于是在午夜时分,中央机关紧随三军团赶往一军团驻地俄界,向甘南挺进。

一九三五年十月,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在十月二十二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研究与陕甘边红军会师后,成立苏维埃政府,组建政权的问题时,毛泽东半开玩笑地说:一九三四年博古没有杀我,叫我当苏维埃政府主席,五中全会又提名我当政治局委员,礼尚往来么,这次成立苏维埃政府,理应由博古任主席。周恩来拍手赞成。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三日在甘泉县下寺湾,中央政治局会议正式决定:成立西北中央局和苏维埃西北办事处,及中共中央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西北军委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博古被任命为苏维埃西北办事处主任。从这些迹象看,毛泽东今后不会太为难博古。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三日,中央常委洛甫、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在下寺湾听取赶来迎接的陕甘晋省委副书记郭洪涛和西北军委主席聂洪钧的汇报。汇报后,举行中央政治局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出:应该在本月内粉碎敌人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不能用整个冬天,否则会给敌人构筑堡垒的时间。军队的编制,恢复第一方面军的名义,下辖第一军团(由陕甘支队改成)和第十五军团。他并建议:现在暂用西北中央局和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的名称较为适当,在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以后再公开使用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的名义。政治局还确定:在党的工作方面,成立组织局,由周恩来负责;军事工作方面,成立军委,由毛泽东任主席,并兼第一方面军政委;后方军事工作,如扩充红军、动员粮食等,由组织局负责。由于毛泽东坚持认为前方需要周恩来。会议最后同意周恩来暂时仍和毛泽东一起到前线去。

同天,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次日,他们率领第一军团南下。十一月六日,在甘泉同十五军团会合。两个军团会合后,立刻拟定一个大的歼灭战计划,这就是著名的直罗镇战役。(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 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