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红军在芦山的对手---24军(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26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61

二十四军在川康边区阻截红军的实况

张伯言杨学端朱戒吾张怀猷

一、刘文辉部的兵力和部署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后,中央红军继续北上抗日,4月经云南,5月渡金沙江,攻会理城;再沿西昌、冕宁前进,由十七勇士抢渡天险的大渡河;复沿大渡河两岸夹江而上,夺取泸定县的铁索桥,过荥经、天全、芦山、宝兴,直达四川西北部的懋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

红军进到松潘的毛儿盖后,红四方面军又翻夹金山南下,占领天全、芦山,围汉源,闹雅安,并以主力向川西平原挺进,与四川军阀部队胶着于名山、邛崃之间,直到1936年春,又复继续北上。

当时驻在川康边的反动部队,系国民党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刘文辉早年被迫退驻川康,闲处一隅,此时便乘机向蒋介石中央和四川方面刘湘多要一点饷银和械弹来维持军食,充实部队。他东拼西凑地新建了不少番号,以二十四军辖三个师,川康边防军辖两个师,每师又辖若干旅,旅辖若干团上报。同时,刘文辉在二十四军内部也进行调粮,时而扩团为旅,时而扩旅为师,借以敷衍门面,安顿部属,实际兵力还是不到两万人。刘文辉部在1935年和红军对抗之时,实有军力和分布状况如次:

(―)雅属地区:雅河以两、大渡河以北.计有雅安、荥经、汉源、天全、芦山、宝兴六个县。

二十四军军司令部驻雅安城,军长刘文辉,参谋长张巽中(伯言);

第四旅驻雅安,旅长袁镛(国瑞).参谋长米刚,辖第十团(团长谢洪康)、第十一团(团长杨开诚)、笫十八团(团长李金山);

第五旅驻荥经、天全、芦山、雅安,旅长杨学端,参谋长张怀猷,辖第七团(团长余味儒)、第二十一团(团长萧绍成)、第二十八团(团长康灼元)。

以上四、五两旅,编制相同,每旅三个团,每团三个营,每营三个连。团直属重机枪一个连,迫击炮一个连。旅直属特务连一个连。每连宫兵90至100人。另有警卫旅,辖两个团(实际兵力只有一个团),驻雅安,旅长段绶章,团长李珍、钟伯英。

(二) 宁属地区:大渡河以南、金沙江以北,计有西昌、越两、冕宁、宁南、德昌、会理、盐源、盐边共八个县。

川康边防司令部,辖五个旅,驻西昌、越西、冕宁,司令刘元璋,参谋长邹仲仪;第一旅旅长许剑霜,团长王吉三、赵光钦;第二旅旅长刘元琮,团长聂文清、白永安;第十二旅旅长刘元瑭,驻会理,辖四个团,团长张青岩驻西昌,团长黄懋霖、毛国懋、胡怀堂驻军会理;第十三旅旅长刘元瑄,驻西昌(这旅开进西昌不久),辖两个团,团长凌致远、刘玉椿;

第二十旅旅长兼“夷”(现在改称彝,下同)务指挥官邓秀廷,系汉彝混编土著部队,驻西昌、冕宁,辖两个团,团长孙子文、邓德权。罗阿牛及罗大英等统领。

(三) 康属地区:泸定桥以两,包括关外十几个县。

屯垦司令部驻康定,司令唐英(永晖),第一旅旅长余松琳,团长章丽生(章镇中).张行。

(四) 临时成立的机构:第五师司令部,驻汉源(在防守大渡河前夕,临时成立指挥雅属地区四、五两旅),师长陈光藻(鸿文),副师长陈能芬,参谋长叶大锵(剑鸣),参谋朱戒吾(后任参谋处长)。

1935年春红军在黔西北盘旋,有进人川康边区模样。刘文辉部上层人物开始恐慌起来,感到目前偏安的这个地区要遭到革命风暴的来临。

为了避免影响军心,他们把这消息严密封锁起来。不久红军又问师贵州,贵阳告急,蒋介石亲去贵阳,于是刘文辉部同声相庆地说,过金沙江到大渡河是石达开倒霉的老路.红军哪里会钻这个牛角尖,这下可以松口气了。

到了1935年5月,红军突然向金沙江挺进,蒋介石急电刘文辉布防堵截。红军很快突破金沙江,随即攻会理。蒋介石又急电刘文辉防守大渡河,一再说“大渡河天险,共军断难飞渡,薛岳总指挥率领10万大军跟追于后,望兄督励所部,严密防守,务将共军彻底消灭于大渡河以南。如所部官兵敢有玩忽职守,致使河防失守者,定以军法从事”。这时康泽的別动队第一支队第一大队,由大队长马维魄(希良)率领,已来到雅安,随即以一部进驻汉源,对刘文辉部队进行监视。刘文辉和其部下心情紧张,首先考虑到,这次战争胜负,关系到部队存亡。他们认为红军目前力不算强大,但扫平川康这点部队,却游刃有余,把这点部队拿去拼了怎么办?似又想到,红军是要打土豪分田地的,万一突破大渡河,覆巢之下决无完卵,大家只有同归于尽,不拼又怎么办?同时还考虑到蒋介石和刘湘老早就想插足川康边区.如果不硬着头皮顶住,蒋、刘借口援应,把大军由四川浩浩荡荡地开进雅河以西,大家这点存身地盘都会保守不住。而且薛岳所部在红军后面,跟追入康,不怀好意,这不只为跟追红军,同时还有顺便吃掉地方部队的意图。最后大家认为,只有在堵截红军出上一点力,对蒋介石多少总还有点讨价还价的资本。但唯一的希望是:薛岳追军早到,石达开太平军历史上演,平平安安地把这场灾难渡过去。这点和蒋介石的算盘是基本上一致的。二十四军参谋长张伯言曾向刘文辉献策说:最好采取“两打"的办法,即一打红軍----协同薛岳追军消灭红军于大渡河以南;二打蒋介石一---乘机向蒋介石要枪要弹,来装备自己。当时他们对这场战争作了以下的估计:

(―)对红军方面的分析,认为红军转战万里,兵力疲惫,前存险阻,后有追兵,很难长久支持下去。

(二) 对蒋的“中央”方面的分析,认为蒋介石既有力量“摧破”红军根据地于前,就有力量“彻底消灭”红军于后,他总不会看着红军进人川康边区不符,追兵必然很快到来。

(三) 从自己力景和所处环境来分析,认为自己力量脆弱,和红军硬打是打不过的,逃避也是逃避不了的;只有硬着头皮顶住,据险以守,阻住红军去路,等待追兵到来,即算胜利。

(四)从地区情况来分析,川康边区,地形复杂,彝情特殊,走大渡河,是石达开覆军老路,对红军非常不利。

因此二十四军决心:固守金沙江、大渡河待援,力求保全实力,保住地盘。

本着上述的分析佔计和决心,二十四军兵力部署,系先后分两段(金沙江防守一段,大渡河防守一段)布罝:

(―)以川康边防军司令刘元璋指挥刘元瑭旅(四个团)、刘元琮旅(两个团)、许剑霜旅(两个团)、邓秀廷旅(一个团)以及新由汉源调到西昌的刘元瑄旅(两个团)和一些直属部队,共约兵力十二团以上,并发动地方反动势力,扼守金沙江.确保宁属地区防务。

(二) 以新编第五师师长陈光藻(鸿文)指挥袁国瑞旅(三个团)、杨学端旅(三个团),并发动大渡河沿河地方反动势力,确保大渡河河防。

(三) 以驻在康定的余松琳旅之一部,由余松琳率领进驻瓦斯沟(泸定与康定间),封锁大渡河的最上游。

(四) 军部率同警卫旅和一些直属部队位于雅安,统一指挥军事行动,相机策应。(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 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