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周维炯短暂而传奇的一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1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汪家广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512


周维炯(1908-1931),河南商城上楼房(今属安徽金寨)人。 

一、青少年时期立大志

周维炯,1908年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白沙河楼房村。父亲周德怀,母亲漆氏,生子女六人,周维炯排行第二。他的父亲除租种地主4亩薄田外,还以烧炭、打鱼贴补家用。他的舅父清末秀才漆先涛,见他天资聪颖,6岁时,就给他发蒙读书。同时从其清末武举、曾任河南省长葛县知事的二舅漆树仁习武,他后来能力敌多人,实得力于此。他从舅父同朋友关于国家的内乱外侮的谈话中深受启发。

1921年秋,周维炯考入南溪明强小学。南溪是商城县南乡文化比较发达的集镇,明强小学有不少开明的教师,周维炯在这里受到新文化的熏陶,常和一些进步教师、同学一起议论时政,探讨改造中国社会问题。一次,学校举行新文化演讲会,周维炯被推为学生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他的演讲,博得很多师生的称赞,而富家子弟闵跃,却指责周维炯恶语惑众,辱没圣人,进而仗其父势,要挟学校开除周维炯。校方无奈,给周维炯记大过一次。同学们都为他鸣不平,但周维炯却说:“怕什么,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记一百次大过,这个世界就被砸烂了!”周维炯在学校学习成绩优秀,毕业考试,他获全校总分第一名。红榜公布后,轰动了南溪镇,他被誉为“山窝里飞出的大鹏鸟”。

1923年秋,周维炯和漆德玮一同考入商城县笔架山甲种农业学校。五四运动后,该校革命活动频繁,《共产党宣言》《新青年》《向导》等一些马克思主义书籍和一些进步刊物广为流传,并成立了“青年读书会”、“演剧社”等进步组织,政治空气十分浓厚。周维炯入校不久,便成为学生骨干。     

1924年春,罗志刚等六位进步教师因受董事长兼英语教师廖石甫的诬指,集体辞职。周维炯等组织告状团到商城县告状,要求撤换董事长,挽留进步教师,如不答应要求,全校学生将来城请愿。县知事怕事情闹大,下令撤了廖石甫的董事长职务,由学校方面向罗志刚等六名进步教师道歉,并敦聘复职,这次斗争的胜利,使周维炯深受鼓舞,感到了集体力量的威力。

1924年秋,在志诚小学任教的共产党员詹谷堂、袁汉民到汤汇和南溪一带,在进步师生中宣传马列主义,发展党的组织。周维炯因思想进步,敢于斗争,不久,经李梯云、漆德玮、漆禹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周维炯加入党组织后,更致力于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组织同学到社会上进行反压迫、反剥削、反封建礼教的宣传。1925年4月20日,周维炯和同学们编排了一幕话剧,趁双河山庙会,进行宣传演出。此剧内容是,地主逼债,强占一个贫苦人家的姑娘,姑娘誓死不从,最后被逼悬梁自尽。戏未演完,台下已是一片哭泣声。周维炯带头高呼口号,顿时,“打倒封建主义”、“废除封建礼教”、“铲除剥削制度”等口号响彻云霄。一个姓冯的绅士派人前来企图阻止演出,被周维炯痛斥后狼狈而去。此后,周维炯又和学生们在双河连演了三天。

1926年7月,周维炯从农校毕业不久,被派往武汉黄埔分校学习。1926年11月,他赴武昌在黄埔武汉分校(后改名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并在毛泽东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听过课。

1927年4月、7月,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周维炯回到家乡,以教书为掩护,积极从事士兵和农民运动。这时全国处于革命低潮,但商南山区交通闭塞,反动统治薄弱,因而革命形势依然迅速发展。

1928年春旱,周维炯组织农民协会串联佃户,揭露地主的阴谋,收缴地主3000多担粮食,分给农民,并组织农会对少数抗拒借粮的顽固劣绅进行斗争。从此农民协会的声威越来越高,借粮斗争遍及商城南乡。

正当商南农民运动风起云涌之时,中共商城县委和鄂东特委派人来商南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传达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会上决定,在开展农民运动的同时,组织农民武装,相机举行武装起义,建立人民军队和红色政权,并成立中共商城南邑区委(又称商南区委或丁家埠区委),同时拟定了工运、农运、兵运、筹枪、筹粮、筹款等一系列计划。为了掌握武装,区委决定派周维炯、漆德玮等共产党员打入当地民团,在士兵中发展党的组织,掌握枪支弹药,伺机举行暴动。不久,周维炯通过漆树仁的关系,打入商南大绅士杨晋阶的民团。周维炯在武汉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所以倍受杨晋阶器重。由于周维炯作风正派,待人和气,办事公道,知古通今,处事稳重,大家都非常尊敬他,民团中士兵都称他“炯爷”,就连小镇上市民和周围老百姓也都同他混得很熟。

在民团,周维炯开始以讲岳飞、文天祥、戚继光和梁山英雄的故事,向兄弟们灌输民族精神和敢于反抗的思想,慢慢地讲到帝国主义如何欺负中华民族,国民党军阀的黑暗统治和地主豪绅剥削压迫穷人等,多方面启发兄弟们的阶级觉悟。不久,周维炯在民团中发展了七名共产党员,在农民中发展了四名共产党员,并成立了党支部。

1929年在商城南部、罗田北部和麻城东北部划为商罗麻特别区委时,周维炯任特别区委委员。

二、立夏节起义树威名

1929年春,中共商(城)罗(田)麻(城)特委决定举行商南起义(即立夏节起义)。徐子清、肖方分任正副指挥,周维炯负责军事,时间定于农历立夏节。5月6日周维炯主动担任值星,以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为名,将枪支弹药集中放到厢房里,便于顺手夺取。下午,他向副队长张瑞生建议放假半天,从驻地丁家埠各商家摊派鸡鱼肉酒,备好酒宴。晚上,团总杨晋阶在牛食畈收捐未回,周维炯怕事情有变,派人通知肖方将杨晋阶监视起来,相机行事,又让中共党员田继美有意违犯集合命令,罚其站哨,如杨晋阶回来,以不听口令为由将其击毙。晚宴持续到深夜,副队长和不少团丁都醉倒了。周维炯见时机已到,喊了声:"动手!"大家立即控制了存放枪支的房间,封锁了宿舍,捆绑了张瑞生。周维炯站在天井院中间,朝天放了两枪,大声说道:"弟兄们,不要惊慌,我们是共产党。共产党打富济贫,是给咱们穷人打天下的。你们都是穷人,是团防局逼来当兵的。我们要打倒地主,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穷人。你们愿意和我们干更好,不愿干的可以回家,我们绝对不为难大家。"丁家埠民团40 多人全部起义。在牛食畈收捐的杨晋阶被肖方逮捕。这天夜里,南溪、李集、斑竹园、牛食畈、禅堂、白沙河、汤家汇等地,同时暴动成功。第三天,各地暴动武装会师斑竹园,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师,周维炯任师长,下辖第九十七、第九十八团2 个团。

5 月16 日,商城县保安大队长王继亚带1 个连的兵力,分两路向活动在大埠口一带的三十二师进攻,经激战,被红军全部缴了械。王继亚夺路逃回商城,以"剿匪"不力被革除了职务。接着,红三十二师连续消灭几个地主的护庄队。为了扩大根据地,周维炯于5 月中旬率红三十二师一部,向皖西方向挺进,在六安县县六区(今金寨县古碑区),配合打入六区民团的共产党员,策动起义,建立了六区游击队。5 月20 日,红三十二师攻打金家寨商团,生俘副团总以下20 多人,缴枪20 多支。回师途中,收编河南一股流散土匪100 多人枪,遂将这支队伍改编为第一00团。

7 月间,湖北军阀夏斗寅派出1 个团兵力,会同商城、罗田、麻城、六安、霍山等地民团,共4000 多人,向根据地的中心区南溪、丁家埠一带进攻。红三十二师跳出根据地,转向外线,在麻城边界,与徐向前领导的红三十一师会合,以避实击虚的战术,打了许多胜仗,然后返回商南,给地主民团、清乡队、还乡团以致命打击。当时有人检举漆自州,参与谋害红军家属。漆自州系河南省一个厅的处长,周维炯的亲舅。周维炯得知后,极为气愤,将漆自州扣押起来。漆自州老婆闻讯,拿出一些银元,鼓动30 多个亲邻向周维炯求情,保释漆自州。周维炯说:"你们都是我的父老兄弟。但舅舅漆自州是革命的敌人,他写信叫国民党派兵来打我们,杀我们父老兄弟,这样的人不能保。"当即将漆自州镇压。" 

三、支援河西暴动震皖西

1929年10 月,中共霍山燕子河(今金寨境内)支部准备发动河西农民暴动,派人与红三十二师联系,请求支援。当时周维炯正患疟疾,发高烧,两天没有吃饭,但他知道情况后,立即带了1 个连的兵力赶到西镇,与当地赤卫军一起,打下闻家店、燕子河,攻占了西镇事务所,缴枪200 多支。一夜之间,使西镇换了一个天地。暴动农民为了感谢红军的支援,要将所缴枪支分一半给红三十二师。周维炯不但未要,反而留下一个排的枪支给他们。 

四、打下商城惊南京

红三十二师驰援西镇返回,得知商城县民团和北乡的地方民团,为了争抢捐税,在北乡混战,县城只有少量民团和300 多名红枪会众驻守。周维炯决定智取商城。12 月25日拂晓,派出16 名精悍红军战士,装扮成卖柴草、卖油条的,混进城里,控制4 门岗哨。周维炯率部队隐蔽在县城周围的树林里,约定以南门枪响为号,发起总攻。太阳刚出来,南门几声枪响,红军部队冲向城里。此时,守军刚起床,仓促应战。乌合之众的红枪会不堪一击,很快被打退下去。周维炯率1 个排直捣县政府,同民团警卫队展开巷战,他持两支手枪,左右开弓,弹无虚发。红军战士一束束手榴弹投掷过去。民团警卫队不支,举手投降。整个战斗不到1 小时就胜利结束。红军砸开监狱,释放"犯人",贴出安民告示,保护经商,维护社会秩序,县苏维埃政府迁往商城,改商城县为赤城县。周维炯为创建豫东南苏区,为红33师组件和皖西苏区的建立作出了巨大贡献。 

五:反围剿中建奇勋

1930 年3 月,中共鄂豫皖边区特委会成立,1930年4月,中共中央指示鄂豫皖红军十一军三十一师、三十二师、三十三师改编为红一军第一、二、三师。周维炯任第三师师长,后该任第二师师长,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一、二次反"围剿"和蕲黄广地区作战。

 (一)征战皖西  

6 月中旬,周维炯率红三师攻克第三次打下霍山县城,全歼守城民团1000多人。驻六安潘善斋新编第五旅前来反扑,周维炯率部中途伏击,俘敌副旅长以下700多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接着,红军南下英山。周维炯和红二师师长漆德玮商定:由二师先打敌驻金家铺一部,三师布防于离县城15华里的狮子坳,控制去英山通道,阻击县城援兵,并截击金家铺逃窜之敌,相机总攻县城。果然不出所料,金家铺之敌受袭之后,仓皇向县城逃跑。这时,县城敌人倾巢来援,三师在拦击时,部队一时有些慌乱。如敌援军不能全部堵住,不但金家铺之敌不易歼灭,红军将处于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在此紧急关头,周维炯立即命令副师长萧方带一个团在狮子坳阻击援敌。为打乱敌人的布置,前后夹击,周维炯又抽调两个排,绕山梁迂回到敌后猛然开火。敌人误认被围,顿时阵脚大乱,慌忙向左侧运动。激战中,周维炯右臂负伤,鲜血直流,驳壳枪也掉到地上。战士们上来要帮他包扎,他说:“杀敌要紧”。说着他跳出掩体,大叫:“冲啊!”红军乘敌混乱之际,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敌冲去。一阵勇猛拼杀,敌伤亡惨重。这时,金家铺逃窜之敌前后受阻,待援无望,全部缴械投降。红二师立即赶到狮子坳与三师共同围歼被堵援敌,激战一个多小时,全歼敌军,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周维炯因流血过多,昏迷在草丛里。经过抢救,不久,即恢复了健康。尔后,他又率部攻克罗田县城,并在四姑墩、小河溪等地重创戴民权新编二十五师、彭启彪新编十四师等敌军。 

(二)收复金家寨

1930年12月上旬,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以八个师又三个旅近十万人的兵力,对鄂豫皖边区发动第一次大规模的“围剿”。12月中旬,周维炯率部活动在滕家堡一带,遇到从皖西、商西边界外逃的大批难民。当红军战士听说家乡遭到敌人摧残时,互相抱头痛哭,一致要求打回老家为死难的亲人报仇。这时周维炯的父亲周德怀和小妹周维台,带着萧方的一封要求红军回师的信找到周维炯。周维炯即刻赴军部请战。军部决定立即回师奔袭金家寨,收复皖西根据地,并命令周维炯率第三师为先遣部队。周维炯回到师部,即率部出发,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于第三天午夜包围了金家寨之敌。拂晓,红一、二师也全部赶到。经过激战三小时,红军全歼守敌八个民团和四十六师一个营共1500余人,缴长枪短枪千余支、迫击炮两门。接着,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麻埠、独山、叶集、苏家埠,韩摆渡和霍山顽敌,全部恢复了皖西根据地。

(三)鲜花岭大捷

1930年深冬,鄂豫皖三省边区“绥靖”督办李鸣钟和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当即以第四十六师与警备第二旅分别自六安、霍山进占韩摆渡、苏家埠、诸佛庵;以第三十师一个旅由商城进占金家寨,第二十五师一个旅由固始进占叶家集。企图三面合围,聚歼红军。

鉴于上述敌情变化,红一军乃将主力集结于麻埠地区,准备乘敌进行合围时,相机于运动中歼其一路。

12月29日,皖西敌第四十六师及警备第二旅分三路向麻埠进犯。中路第一三八旅第二七五、二七六团由苏家埠经独山前进;右路第一三六旅第二七一团由韩摆渡经石婆店前进;左路第一三七旅和警备第二旅一个团由霍山经诸佛庵前进。豫南之敌第三十、第二十五师此时尚未派兵进占金家寨与叶家集。

红一军军部根据上述情况,决定集中兵力打击敌第四十六师,乘其左、右三路尚未靠拢、兵力分散之际,在运动中予以各个击破。具体部署:集中第一师第一、三团与第二师第四团歼灭敌中路;第二师第六团自叶家集地区南进石婆店,箝制敌右路;麻埠地区的游击队与赤卫队一部箝制敌左路;军直属部队驻麻埠。

12月30日,皖西敌左、中、右三路继续向麻埠推进,遭到各地游击队与赤卫队的袭扰。同日,红一军率第一、第三、第四财由麻埠出发,迎击敌中路第一三八旅两个团。9时,在东香火岭与敌遭遇。红军迅即按原定计划先敌展开,第一、第三团分别从东香火岭南北两侧高地向敌行军纵队实施侧击,第四团一部向敌正面猛攻。敌遭来自三面的突然打击,顿形混乱。前卫第二七五团被压缩于岭东山沟内,迅即遭到歼灭;后卫第二七六团见势危殆,仓皇掉头回窜,因退路被赤卫队和参战群众切断,被迫退守同兴寺周围高地。此时,敌右路第二七一团因我第六团尚未赶至,乘隙越过石婆店,进占西香火岭。红一军军部当即以第一、第三两团继续围歼中路残敌第二七六团,速调第四团迎击右路之敌。第四团乘右路之敌立足未稳,迅以一部向敌正面发起攻击,而以主力向敌左侧后迂回,一举攻占西香火岭北侧之一九二高地,歼敌一个营,俘敌团长柏心山;残敌狼狈回窜,第四团立即跟踪追击。

在红一军主力与敌中路、右路作战时,敌左路由新开岭进占郑庄以西之高地,其一部冲入麻埠街内,当即被军直属部队击退。敌据守郑庄以西高地与我对峙。此时第一、第三两团已攻占同兴寺周围高地,将中路残敌第二七六团歼灭一部,余敌被压缩在同兴寺内,红一军军部即以第三团继续歼灭该敌,而调第一团赶回麻埠,配合军直属部队对付左路之敌。

至下午5时,中路残敌第二七六团一部最后被第三团围歼于同兴寺。右路残敌第二七一团两营被第四团追击,又遭到已赶至石婆店地区的第六团的堵击和赤卫队的沿途袭击,全部被歼。左路敌在遭受第一团和军直属部队夹击之后溃退,乘夜逃回霍山。

东西香火岭战斗是红一军的作战形式由过去的游击战转变到以运动战为主的重要标志。此战斗仅1天时间,歼灭国民党军3个团,击溃3个团,毙、俘团长以下国民党官兵3000余人,缴获长短枪1700余支,迫击炮数门,电台1部。从而粉碎了国民党军对皖西苏区第一次“围剿”。 

(四)主动出击立奇功

1931年初,红一军和红十五军合并,成立红四军,周维炯任第十一师副师长兼第三十三团团长(后任十一师师长)2月下旬,红十一师向信阳以南的京汉路进逼。3月1日,得悉一列敌车向信阳南开,周维炯亲自率领红三十三团奔往李家寨车站,控制了全站人员和设备,拆除车站以南的铁轨,在站台上布置伏击。2月晨7时,敌兵车进站,红三十三团一起向兵车开火。敌人未及还手,全部被歼,敌新编十二师第一旅旅长侯镇华当场被击毙。周维炯为了钓“鱼”上钩,又在车站以侯镇华的名义打电话给敌武汉绥靖公署,要求派兵增援。下午,果然有一列车敌兵来援,一个手枪营全部被俘虏。敌人遭到这次打击,大为震惊,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武汉绥靖公署主任何成浚,急忙调兵遣将,企图实施南北夹击。当敌岳维峻三十四师进到双桥镇时,即被红军包围。岳维峻倚仗兵多,武器好,弹药足,又有水河作屏障,拼命抵抗。战斗至半日,未分胜负。这时敌派飞机来援,如不能速胜,将对红军不利。周维炯请示军部同意后,以红三十三团组织三个梯队,冒着敌机轰炸和碉堡密集的炮火,迅速通过双桥镇东边的开阔地,一齐冲入双桥镇,插入敌指挥中心。红军一阵猛打猛冲,敌指挥失灵。红军趁势发起总攻,地方数千名赤卫队员放炮助威。岳维峻见势不妙,率一部突围逃跑。周维炯带一个营穷追不舍,直至罗家城,敌残部仍作垂死挣扎。周维炯一面命战士喊话“优待俘虏,缴枪不杀”;一面组织包抄,很快把岳维峻包围在山坳里。敌兵听到喊话,一个个举枪投降,岳维峻也当了俘虏。此役毙敌千余人,俘岳维峻以下官兵50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6000多支、迫击炮十门、山炮四门。这是鄂豫皖红军成立以来一次俘敌最多、缴获最大的胜利。

(五)南下作战捷报传

1931年8月,红军南下强攻英山城。该城两面环山,两面临水,有城墙、护城壕、铁丝网等坚固工事。俯瞰全城的鸡鸣尖更是守敌天然屏障,有敌一个营驻扎。城里有敌张汉泉一个团和地方武装近2000人凭险固守。战斗一开始就不顺利,特别是鸡鸣尖和四座炮楼的火力,使红军伤亡很大,难以接近城门。周维炯果断决定:调一个营的重机枪,对北门猛烈攻击,组织两个营冒着敌人猛烈炮火,从北门搭人梯强行登城。在重机枪的猛烈扫射下,终于有两个连兵力登上北门城墙,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周维炯立即带三十三团乘势强行攻入北门。这时,红十二师一个团也攻下了南门,激战两小时,城内近两千敌人全部被歼,敌团长张汉泉被俘。接着,红军奔袭漕河镇敌新编第八旅。由于红军行动迅速,敌毫无准备,周维炯率三十三团向敌猛烈冲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该敌,活捉敌旅长王光宗以下1600余人。敌又急调第十军军长徐源泉率四十一、四十八两师,由鄂西赶来堵击。在这之后,周维炯率部参加了攻打罗田、黄梅、广济、洗马畈等许多著名战役。他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和巩固,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六、将星陨落天地恸

由于反对张国焘"左"倾冒险计划而遭诬陷。1931年9 月,这位年仅24 岁的红军将领周维炯被张国焘"反革命"、"改组派"、"AB 团"等莫须有罪名逮捕,10月被杀害于河南光山白雀园,牺牲时年仅23岁。徐向前元帅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被肃掉的大都是有能力、有作战经验、和群众有密切联系的最早革命的领导人,令人痛心。"并亲自写证明为周维炯平反,组织决定追认周维炯为革命烈士。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