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来芦山之总部机要参谋王中军乘周恩来副主席的担架翻越夹金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5 作者:吕国宾 搜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79

王中军纪念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1986年)征文集

王中军(1913—1992),江西吉水县人。1925年参加革命,副军长、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旅大警备区离休干部。1988年7月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警备四团于1945年12月在赤峰成立,组建初期名称为“赤峰市警备区警备团”,后易名为“警备四团”,隶属二十二军分区建制。团长王中军,是个老红军,1928年参加革命,曾参加苏区五次反围剿和长征,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旅大警备区副司令员等职。政委王挥,副团长兼参谋长李树庚,政治处主任汪纪石,供给处处长蒋君。警备四团装备较好,该团编制3个营,共有9个步兵连,1个炮兵连,1个警通连,1个卫生队,1200多人。

一九四七年十月中旬,二十二军分区所辖直属队及警备四团同二十一军分区(热辽分区)合并,成立了冀察热辽独立三师。师长周仁杰,政治委员陈文彪,副师长兼参谋长何廷一兼任任政治部主任。警备四团改为四三一团,团长王中军,政委王挥,副团长李树庚.政治处主任汪纪石调出,任命费志坚同志为该团政治处主任。辽沈战役攻打秦皇岛东北角起云寺时,四三一团指指挥所被敌军舰上炮弹击中,正副团长负伤,王挥、费志坚同志光荣牺牲,他俩的遗体移葬在沈阳烈士陵园,碑文是独立三师政治部主任吴彪亲笔写的。

王中军出生在江西吉水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湘赣边秋收起义,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后,井冈山革命的烈火迅速燃烧,王中军的家乡也很快被点燃,在革命形势的影响下,王中军光荣地参加了红军。在红军中接受战斗的洗礼与考验,逐步成长起来。1932年1月,王中军奉调到红军总部一局机要科任机要参谋。直至长征中,王中军都工作在首长身边。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已60年了,王中军亲身经历了长征这一伟大的历史性壮举。虽然岁月流逝,但对这段难忘的历史,王中军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现撷取这段历史中王中军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以志纪念。

1935年5月下旬,红军通过彝族区,到达大渡河边,抢占了安顺场渡口,英勇机智地攀越铁索泸定桥,强渡天险大渡河,进入川康边界,歼灭了妄图阻止红军前进的大批敌军,敌人连连失败,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对红军进行空中袭击,实施轰炸。红军准备取道天全,过雪山(夹金山)。红军总部第一梯队已经先行,直取天全。红军总部机关通过狮金坝镇(天全思经)),再经过镇北山坡前进,这时,两架敌机凌空而来,防空科长王智涛立即发出防空警报报。同志们迅速隐蔽在山坡道路两侧小沟里。机要科的同志视机要设备的安全比个人安全更重要,隐蔽后,将身体伏在设备上,保护着设备。王中军密切注视着敌机一次次俯冲、轰炸,只见敌机疯狂向王中军们扫射、投弹。不一会,王中军们完全被弥漫的硝烟中,只能听见敌机的嗡嗡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恰有一颗炸弹在王中军身旁炸响,王中军只觉得左腿被重重地击了一下,马上动弹不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敌机终于飞走了。同志们发现王中军没站起来,躺在血泊中,马上围拢过来,医生和卫生员急忙跑过来给王中军包扎止血。同志们又想办法抬上王中军,继续跟随部队机关向天全进军。王中军的伤口一阵阵剧痛……

上级决定在天全休息两天,准备过雪山(夹金山)。其时,四川已进入酷暑,天气炎热,王中军的伤愈加严重,部队机关很快要继续前进了,王中军非常着急。组织对王中军很关怀,由干王中军伤势重,组织全面考虑后提出两种意见:一是王中军担负的机要参谋工作极为重要,不能留下来,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使王中军跟随部队前进。二是在部队机关前进途中的山区,把王中军安置在可靠的老百姓家中养伤,待伤好后再归队(实际王中军心里清楚,脱队后是很难再找到部队的)。这两个方案,由机要科毛庭芳科长和刘秘书(刘少文)向王中军转告,并征求王中军的意见。当时王中军想,王中军当然愿意继续跟随部队,继续战斗,继续革命;可是,王中军伤成这样,必然拖累同志们,走与留还是听从组织的安排吧!王中军回答:“感谢组织、领导对王中军的关怀,王中军完全听从组织的决定。”

不知这事怎么让周恩来副主席知道了。周副主席不同意把王中军安置在老百姓家中养伤,指示设法把王中军抬上,并说,如果沿途雇请担架确有困难,就用王中军那副担架把王中军同志抬上……”当毛庭芳科长把周副主席的指示转告王中军时,王中军喜悦、兴奋、激动,几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王中军热泪盈眶,浑身充满了力量。王中军暗下决心:一定要咬紧牙关,不怕苦、不怕痛,尽早站起来,就是爬也要跟上总部,跟上战友们。

总部在天全城休息了两天,就要向四川宝兴县境雪山一-夹金山开进,翻过雪山同红四方面军会师。出发前,王中军身边来了一副担架,王中军知道,这就是敬爱的周副主席派来的。由于周副主席昼夜工作、繁忙劳累,这副担架就是组织上考虑周副主席的身体,在江西出发时专门为他配备的。现在这副担架来到王中军的身边,要抬上王中军,触此情景,王中军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感,王中军泪流满面,苦苦向同志们请求:“王中军不能坐这副担架,拖累同志们已使王中军很不安,怎么能拖累首长,更不能拖累周副主席啊。王中军无论如何不能坐这副担架啊!请求同志们还是把王中军留T吧!”总长、作战局长张云逸、科长毛庭芳都来给王中军做工作,可是怎么也做不通。领导便把这务报告给周副主席,周副主席亲自来到王中军身边,慈祥和善地对王中军说:“你腿负重伤,不能行动,组织上安排你坐我的担架,我骑马走不是很好吗?……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我们必须对我们的同志负责,我们们的同志是革命的力量,只有千千万万的同志,我们们才能取得革命的最后胜利。你要听从组织安排,安心坐我的担架,尽快伤愈,和同志们一起工作、战斗……”王中军沉默了,只有感动的泪水和发自内心的崇敬。

王中军躺在担架上由同志们抬着翻山越岭。时值盛夏,王中军的伤口已发炎。又由于高山峻岭,气候变化无常,致使伤口严重化脓,并引发了王中军持续高烧。当时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只是宿营时,卫生员烧点开水,再把盐放在开水里稍煮,用这沖“药水”为王中军淸洗伤口,挤排脓液,换药布。由于当时盐缺得很,所以这种“药水”都是从同志们的食用盐中挤出来的,己使王中军倍感不安。无情的剧痛时常使王中军昏厥过去。当王中军想到周副主席的关怀,就使王中军振作,王中军一定要用顽强的革命意志去战胜伤痛。

在过去,中央苏区在王中军党正确路线指导下,打了许多胜仗。前后方军民奋勇作战,英勇杀敌,粉碎了敌人的多次“围剿”;后方人民都积极踊跃支前,前方部队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而在长征途中,吃尽了没有根据地的苦头,雇请一副担架运送伤员都非常困难啊!王中军们怎能不为失掉了的根据地而感到惋惜和痛心啊!

王中军一直躺在周副主席的担架上翻越了夹金山。(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 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