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来芦山之离不开电台的李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5 作者:吕国宾 搜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97

李白 (1910—1949),湖南省浏阳市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成为红四军通信连的一名战士,后任通信连指导员。1934年6月,李白调到瑞金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第二期电讯班学习无线电技术,结业后分配到红五军团任电台台长兼政治委员,参加长征。1937年10月,李白受党组织派遣,赴上海担任党的秘密电台的工作。在日寇与汪伪特务等麇集,环境极其险恶的上海,李白克服各种困难,负责上海党的地下组织与党中央的秘密电台联络工作,用无线电波架起了上海和延安之间的“空中桥梁”。后曾一度被日军逮捕,由于党组织多方营救,李白脱离虎口。之后,党组织先后派李白到浙江和江西从事秘密工作。直到1945年日寇投降,党组织又重新把李白调到上海进行秘密电台工作。1948年12月30日,李白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1949年5月7日牺牲。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张国焘迫令左路军南下,继续推行他的右倾机会主义逃跑路线,给部队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和损失。

在这次南下的行军中,同志们情绪低落。李白挑着一副担子,边走边做思想工作,鼓励大家增强信心往远看。

几天后,部队回到卓克基。李白接到张国焘召开的臭名昭著的《阿坝会议决议》。决议里通篇都是张国焘的陈词滥调,胡说什么“目前的国内形势是革命正处于两个高潮之间的低潮时期,党的任务是组织好革命有秩序的总退却。可是,现在还有人要同国民党搞什么统一战线,北上抗日,那纯粹是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实际上是逃跑主义……”

同志们一面听传达,一面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许多同志气愤地提出质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大家渐渐明白部队之所以南下,是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破坏北上抗日的严重罪行时,他们更加怀念毛主席、周副主席和一、三军团的同志们。大家紧握双拳,怒气冲天,满肚子的怨言无处诉,只好把期待的目光投向遥远的北方……

李白看到同志们都窝着一肚子火,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对大家说,目前的情况十分反常,原因也许很复杂,相信历史会作出公论。同志们,情况越是复杂,越要头脑清醒,我们要加强团结,防止涣散。”

此时,部队又返回草地艰辛地走了十几天,所带的粮食差不多吃光了。同志们不得不以树叶、草根、野果、皮带(腰带和枪带)来充饥,维持生存。加上长期的饥饿劳累、营养不良、恶劣的气候,许多同志倒下了目睹这种情景,李白十分难过。他想:我们要是跟随毛主席北上,早就到陕北了,那该多好啊!那里有党中央,有毛主席,有根据地,有群众,也有粮食……

饥饿、劳累、愤懑,也使李白病倒在芦山。连日髙烧折磨得他面容憔悴,力不能支。战友们要送他去治疗,他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深情地望着大家,说:“我离不开电台,也离不开你们。特别是现在,我更不能离开呵!革命这么些年了,什么苦我都能吃,这点病又算得了什么呢?”寥寥数语,体现出一个共产党人在危难之中坚定的革命意志。

为了鼓励大家树立信心,坚决向张国焘的错误路线作斗争,李白又意味深长地对大家说:

“红军在井冈山时,也很苦,不比现在好多少。敌人紧紧包围我们,没有吃、没有穿,有个别同志也发过牢骚,说:‘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但是,当大家懂得了吃南瓜,正是为了革命时,再大的困难也不怕了。当时,红军用禾草当棉花,野果当粮食,坚持斗争,克服了困难。后来红军发展了,建立革命根据地,不是不吃南瓜了吗?……现在,张主席(当时红军对张国焘的称呼)要我们南下,我们又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但是,这困难是暂时的,只要大家团结一致,坚守电台就是坚持革命斗争,将来,我们走出草地,到陕北去,那里有党中央,有毛主席,有革命根据地,那就好……”

李白的讲话,一字一句都深深印在同志们的脑子里,使他们得到极大的鼓励,更加充满着胜利的信心,他们忍受着暂时的困难,继续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作斗争。

1936年6月,二、四方面军在甘孜地区会师。在朱德、贺龙、任弼时等广大指战员的坚决斗争下,张国焘的阴谋败蕗了。10月,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地区胜利会师。

到达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后,李白调任红四军电台台长。《永不消逝的电波李白烈士的故事》周兆良编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第90页(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 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