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来芦山战史资料选编之恶战黑竹关(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8 作者:吕国宾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00

接着廖泽除向刘湘和郭勋祺电报1935年11月17日这天的战况,请求增援部队外,遨集团长、参谋长,商讨当晚和第二天的作战准备和部署,作出决定如下:

(一)选派受伤的营长、连长的代理人员。

(二)两个团的重机枪弹,迫击炮弹不够用,令彭山、成都留守处务必于次日拂晓前,车运黑竹关祌充。

(三) 两团阵地守备任务不变,重整兵力配备,将第九团柚两个连为旅预备队,第八团的步兵连归还建制。

(四)今晚为防备红军夜袭,每团派出一连步兵,在阵地前活动,并注意加强工事,公路附近必须设置障碍。

廖泽说:“参谋处正在向各方面联络。据邛崃总指挥部说,今晚可到达一部分增援部队,你们要坚持固守待援。”晚上时,刘湘的第二十一军第四师(范绍增师)的联络人员,先到达黑竹关廖泽旅旅部,接着范绍增师的周绍轩旅陆续到达増援。廖泽旅官兵精神为之一振,对继续战斗増加了信心。于是将黑竹关南第八团阵地,交给周绍轩旅接替,第八团除以一个营为旅预备队外,其余部队接替公路以北第九团两个营的任务。第九团则集中力量,固守黑竹关碉堡及以北部分森林,与第八团衔接。旅指挥所改设在公路北面农民家屋。

1935年11月18曰拂晓,红军攻击部队増加兵力在阵地前全面展开,在黑竹关北面也派队向翼侧延伸,想以田埂作掩护,采取翼侧包围态势。因廖泽第八团增加了两个营在右翼,才阻止了红军的包围。红军在公路两侧攻击碉堡的部队,逐段利用土堆及小高地,以火力掩护冲锋部队前进,节节进逼。上午10时许,在距离约⑶〇公尺处的红军部队,一齐向碉堡冲锋。在阵地前面10—4〇公尺地区,遍地是红军,势如潮涌,杀声震天。虽在廖旅官兵以各种炮火及机步枪火力射击下,红军伤亡很重,但红军勇往直前,不怕牺牲的精神,仍无比旺盛,直冲到碉堡跗近的障碍下面,才稍事停顿。

廖泽旅由于增加了援军,补充了弹药,又有上级严令要死守黑竹关,凡畏缩不前者,就地正法时指示,官兵不能不拼命抵抗,死守碉堡。冲到障碍物下的红军,因苦攻不克,死伤过半,及时抢救重伤人员向后引退。廖泽旅预备队乘机出击,勉强扫清了近距离的红军,未敢深追。

黑竹关南面的范绍增师周绍轩旅守军阵地,在18日上午8时至9时,同样炮声隆隆,战斗甚力激烈,尤其最南侧阵地,多次出现红军和我军反复肉搏,争夺制高点的情况,因廖泽旅预备队及时增加反扑,才稳住了阵地,形成相持态势。最后廖泽旅部通知看到公路两惻的红军,在掩护下后撤到发起攻击的地区,还有等待时机再一次攻击的姿态。

当天下午廖泽旅用迫击炮轰击集结在阵地较近的红军,同时蒋介石派来飞机在上空盘旋几次,又飞向名山、雅安方向,然后折回邛崃,在飞机临空时,红军集结的部队都隐蔽起来。夜晚天空乌云密布,又有二三级寒风。廖泽旅部预警今晚正是红军袭击的好机会,各团阵地前方,要加强部队活动,阻击红军秘密接近八团九团主阵地。廖泽旅旅部队因这么多日起,即连续打仗、行军、构筑工事,夜以继日,极为疲劳。士兵们坐着就打瞌睡甚至熟睡,连吃饭也喊不起,军官非常着急。于是,从团营抽调非战斗人员,组织巡逻组,巡视各阵地的守备情况。并由预备队抽出精干的军官、上士带部队阵地前面,严守各主要道路及开阔地,防备红军夜袭。当天半夜,果有红军沿公路两侧的林地及田埂土堆,向川军阵地夜摸前进。

川军部一面开枪阻击,一面逐次掩护撤退。红军也逐段前进到两百公尺距离即行停止,相持约三小时后撤走。红军的多次夜袭,使廖泽旅的官兵增加了疲劳,消耗了不少弹药,战斗力也为之削弱。

19日8时,红军又在整个阵地发起攻击,判断不出攻击重点所在。就其猛烈的情况看,似乎要先攻占两侧的阵地,包围黑竹关。大约9点钟左右,红军又从后方派来数百名的部队,从公路南侧直指周绍轩、廖泽两旅的衔接部,企图夺取黑竹关南面髙地。同时,他们又从公路正面,以小部队攻击前进,吸引碉堡附近的我部火力,意在使其主攻方面,减少伤亡,以—举成功。由于红军骤然出现不同于于前两天的攻击方法,使廖泽感到吃惊,周绍轩旅预备队,已移到最南面,缓不济急。廖泽立即令本旅预备队一个营增增援上去,协助九团巩固高地的守备。当预备队赶到时,红军已接近山顶,实行白刃战,形势非常紧张。廖泽又令手枪队及第九团的一个连增加上去,并令重机枪及迫击炮用火力支援,激烈的战斗继续约一小时,双方伤亡均重。最后周绍轩旅的预备队赶到,红军攻击部队伤亡很大,红军才被迫后撤。正在这时,蒋介石国民党飞机又从邛崃方向飞来,发现地面部认正在激烈战斗,尘土飞扬,又看到川军对空联络符号,遂在空中盘旋侦查,并投弹三枚。廖泽利用这个有利时机,令预备队乘胜追击,深入到战斗地区以外才停止。飞机于名山黑竹关之间,往返侦查骚扰虚张声势很久,使红军大部队不能不分散隐蔽蔽,同时,经过三天的战斗,红军伤亡极大,弹药消耗殆尽,对黑竹关碉堡阵地,始终没有玟下,不能不变更计划,始于20日向名山方向公路北面山地撤走。廖泽旅在黑竹关战我中,共被打死萧、张两营长,手枪队队长唐伯森等少校级军官3人;死伤的连长、排长人,士兵800余人。至1120日红军撤走后,该旅奉命调赴邛崃夹门关附近休整待命。(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