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长征而五十四年未见的亲兄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15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汪家广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77

——老红军彭德银和彭德生的故事

安徽省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是红军的摇篮,将军的故乡,被誉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金寨有十多万优秀儿女参加红军,绝大多数血洒疆场,为国捐躯。涌现了许多父子红军、夫妻红军、兄弟红军,他们各自奔赴在不同战场,九死一生。有的直到解放后,才得以相聚。这里介绍一对兄弟红军,他俩跟随红四方面军从1932年10月离开家乡一路转战,彼此知道同在红军队伍里,因隶属不同的战斗单元而不得相见,长征结束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很多年,彼此依然杳无音信。兄弟俩再次相逢时,已是54年后的1986年。

在金寨县槐树湾乡大桥村彭家湾的一户贫农家庭里,有一对亲兄弟,老大叫彭德生,1916年12月出生;老幺叫彭德银,1919年1月29日出生,兄弟俩相差三岁。老幺彭德银的出生使得家里的日子更加难熬,虽然一家人辛苦劳作,可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仍然解决不了温饱问题。家里没有钱供兄弟俩读书,彭德银很小的时候就帮人家放牛糊口,他俩十分痛恨这贫富不均的社会,希望过上能够吃饱饭穿暖衣的日子。

1929年史河西岸商南地区,爆发立夏节起义不久,周维炯率领红军第32师打下了金家寨,公审枪毙了地主恶霸,在穷人中燃起了革命的火种。兄弟俩从小没有读过什么书,却有着一股闯劲,知道中国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就一心想参加红军。

弟弟彭德银两次报名参加红军

1930年春,金家寨周围普遍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各种群众组织纷纷建立起来,彭德银报名参加了本村的少年先锋队,站岗放哨,盘查行人,查看路条,捉奸防特,工作十分积极。到1931年,彭德银还只有12岁,这时,红军大部队来到了金家寨地区,乡亲们都热烈欢迎红军部队的到来。在家里大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彭德银和村里的十几个孩子们一起,偷偷地跑出去报名参了军,随后跟着红军部队离开老苏区,来到了东边的麻埠镇。那些小孩子不能扛枪打仗,就负责照顾红军伤员。在一次战斗后,有的伤员浑身是血,几个小伙伴看了后很害怕,有的甚至哇哇大哭起来。部队首长哭笑不得,就说:“要回去的小孩请站出来!”那时候彭德银年纪小,看着别的伙伴站了出来,也跟着站出来,就这样回到了村里,结束了第一次参加红军的过程。

回到家里后,彭德银常听父母讲“共产党是闹革命、打土豪的队伍”,于是,彭德银就又寻找机会去当红军。可是彭德银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父母亲不同意他参军,妈妈常常对彭德银说:“你是个小孩子,听话,不要去参军。”但是,彭德银参军的想法很坚决。到1932年2月,彭德银年满13岁,可以正式报名参加红军了,就来到六安县第六区苏维埃军事指挥部再次报名参军,部队让他做勤务员。区里已经同意了,彭德银的妈妈没有办法,只好把他送到了区苏维埃政府。

1932年夏,蒋介石陆续调集30万人的兵力,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大规模“围剿”。红四方面军作战不利,部队被迫向外转移,地方苏维埃党政机构也奉命随军撤退转移。在红四方面军到金家寨会师的时候,彭德银正好路过家门,请假回了一趟家。他和家人匆匆吃了顿饭,都没坐上几分钟。母亲看到他年岁小,长途行军很心疼,彭德银向母亲拍起了胸脯:“我在部队没问题的!”说完就出门了。

随后,彭德银随着部队来到南边的燕子河小街,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决定打回黄麻再转向外地,红四方面军主力部队打前先走了。在燕子河地区,红军掩护部队和地方干部被敌人包围后,必须突围,军事指挥部动员老弱病残的战士回家,彭德银因年龄小也在其中。他就是不想回家。凑巧,路上彭德银遇到了红四方面军第11师33团一名负伤的战士,就一直跟着他,跟在大部队的后面走。一直走到湖北黄安(今湖北红安县)才赶上大部队,那名战士把彭德银推荐给红11师33团团长吴云山,经团长批准,彭德银当上了他的勤务员。这样,彭德银终于成了红四方面军第11师33团的一名红军战士,那一年,他还不满14岁。

彭德银16岁开始走长征路

1932年12月,在四川大巴山,彭德银所在的红四方面军部队走了210公里路,翻过了大巴山。当时正值隆冬,天气寒冷,战士们翻山非常艰苦,上山要爬70公里,中间要走70公里,下山还要走70公里。下山后,红军部队到达了川北,与国民党军进行了激烈的交战,之后占领了通江、南江、巴中三县,建立了通南巴苏区,然后开辟了川陕革命根据地。这之后,红四方面军迅速发展到了8万多人。这时,彭德银已成为电话员,给首长们接电话。1933年他加入共青团,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渡过嘉陵江,开始长征,那时彭德银还只是个16岁的孩子,部队走一步,他就跟着走一步。彭德银在长征中的第一晚,他们是在大森林里度过的,大家围着篝火睡着了。半夜里,突然下起了暴雨,雨水把篝火浇熄了,荒郊野外,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身体不好的战士马上就病了,许多战士趴下去就不行了。彭德银的身体素质还不错,竟安然无恙。红军大部队过草地时,上级要他们每人准备了十来斤粮食。但是,草地要走一个月的时间,十多斤粮食根本不够吃,开始时他们每天吃一碗面,到后面每天只能吃一筷子面。再往后,每天连一筷子面都没有了。在少数民族地区,牦牛肉很快就吃完了,红军指战员开始吃牛皮。牛皮怎么吃的?就是把牛皮放到火里烤一下,就这么吃。彭德银在长征路上唯一不缺的是盐,粮食没了,牛皮也没有了,盐剩下的还多,他们就使劲喝盐水,一喝盐水整个人就有劲了。后来,彭德银的一生都有喝盐水的习惯,一喝盐水人就有力气。

张琴秋教会他读书认字

彭德银13岁就参加了红军,早先在村子里时,他只是个放牛娃,没有读过书,也不认识字。到了红军的部队后,彭德银就想,这辈子跟定了红军,要干就干到底。干革命没有知识是不行的,渐渐地彭德银萌发了要学习读书写字的愿望。

在艰苦岁月里,彭德银边走边学学会了读书写字。他在川陕苏区西北军委电话队当电话员时,同著名女红军张琴秋首长经常接触。当时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张琴秋在红军总医院兼任政治部主任。张琴秋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女党员,后来成了红军中惟一的女师长,新中国成立后,她担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是共和国第一代女部长。

那时候,彭德银就坐在张琴秋的旁边,她是留苏学生,很有学识,见彭德银小小的年纪,就对彭德银说应该学点东西,一天教他学5个字。她教完后,彭德银就在房间里念啊写的,每天学5个字并不困难。就这样,彭德银跟着张琴秋学习了几个月时间,日积月累下来,大部分的字他都能认识了。直到晚年,彭德银还一直保持着读书看报的习惯,都是那个时候打下的基础。

长征途中,红一、四方面军部队两过雪山,三过草地。夹金山是红军长征中徒步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彭德银还记忆犹新,他说过雪山的情景就和现在电影里演的差不多,不过当年红军可不是演电影,那可是玩命的事。雪山上缺氧,走路都很困难,指挥员命令战士们不准讲话,不准吵闹。很多人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下山时,红军指战员们就滑雪,从山上一路滑下去。

1936年,天水铺最后一仗,胡宗南部队被打败后,红四方面军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过了黄河进了河西走廊;彭德银他们这一部分到了甘肃会宁,结束了长征。

在长征途中那一年多的时间里,彭德银的红四方面军很多战友倒下去了,那些战友要是能活到现在就好了。而彭德银却回忆说他是仗着年轻,身体好,才挺过来的,长征途中还学会了读书认字。长征走完后,彭德银还不到18岁。

哥哥彭德生报名参军当医生

早在1932年夏红四方面军在金家寨会师休整期间,动员当地青年报名参加红军,16岁的哥哥彭德生报名参加了红军。

彭德生参军后,在红四方面军红10师红军医院当看护,后在总部医院学医。他随部队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斗争,1932年10月开始,西征在豫南地区行军途中,彭德生偶然碰到了弟弟,得知弟弟在第11师当电话兵。哥哥彭德生历经西征转战和川陕革命根据地艰苦斗争,跟随部队参加反三路围攻和仪南、营渠、宣达三次进攻战役及反六路围攻。1934年5月,他调到红军总医院第六分院当医生,并任医院主任。在部队艰苦征战中,由于从事医疗工作,彭德生看到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有断臂、瘸腿的,那种被病痛折磨的哭喊声使他彻夜难眠,因此他发誓要学好医术救治伤员,经过刻苦学习,他很快掌握了一定的医学知识,并为部队许多首长和战友看过病。长征途中,在四川的甘孜县他给红30军李先念政委看过病。

1936年10月,部队抵达甘肃会宁,他参加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他看到刚刚从雪山和草地走出来的红军战士个个衣裳褴褛,但当时兄弟大团结的喜悦使他们高兴地相拥而泣。之后,他随部队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西路军孤军2万余人与马步芳、马步青的部队展开了惨烈的战斗。在河西惨烈的战斗中,彭德生背过和包扎过伤口的战友数不清,但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曾经给部队红30军89师师长邵烈坤看过眼伤,邵师长在倪家营战斗中眼睛受了重伤,先做了简单处理后就又投入了战斗,战斗结束后师长才下来治疗、休息。红四方面军奉命西渡黄河时,彭德银所在部队因敌人严密封锁,没能过黄河,去了延安。从此,兄弟俩天隔一方。

西征失败 彭德生流落张掖

1937年3月,西路军孤军战败,大多数战友都英勇牺牲了,彭德生因脚被冻伤,就和不能行动的老弱病残同志留在祁连山里,自行“游击东返”。“这段日子是最难熬的,当时部队惨遭失败,而自己却不能参加战斗”,彭德生遗憾的述说着,而在东返的路途中,又遭遇马家军的大肆搜山,一部分流落人员被马匪军抓走杀害,呼号的暴风雪和马匪的残酷使他们产生了绝望和恐怖,他们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想着还未实现“打通国际通道”的目标,战友们便一个个倒下了,几个人抱头痛哭。抱着尽快找到陕北大部队替死去将士报仇的信念,与他同行的三名战友趁着黑夜偷偷从康隆寺下来到张掖的安阳乡,大部分穷人家都不敢收留他们,幸亏在一李姓老百姓的帮助下,让他们吃了顿面条,还给他们换了衣服,终于躲过残暴的马家军搜捕。为了寻找红军大部队,他们在感谢李姓老百姓后,带着仇恨和伤痛流泪继续搀扶着向东行走。当他们昼伏夜行走到甘肃靖远时,被国民党邓宝珊部队抓住,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谎称是张学良的士兵,后被邓宝珊部队编入国民党军当兵,“虽然在国民党军部队,为死去将士报仇的心愿一直潜藏在心底,时刻想逃走”。由于,邓宝珊部队一直驻防西北榆林地区,直到1947年他才找到机会,终于脱离国民党军部队,在张掖城里行医谋生。

自开诊所 筹建卫生院

1949年全国解放以后,经历多年流浪生涯的彭德生终于迎来了伟大的胜利,“这是最令我高兴的事情”,说到此处,彭老眼睛里已噙满了激动的泪水。为了维持全家生计,他在张掖开了间“德生诊所”,他后来见到了解放军,要求继续留在部队服务,首长考虑到地方人才紧缺,就让他留在地方工作。1952年,他响应政府号召,自愿报名筹建大满卫生院,当时连一件设施也没有,住的是地主的三间房子,他就把自己诊所的全部物品搬了过来,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他没有向组织要一分钱,最终将卫生院筹建了起来,由于他的医德高尚,来此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他才向组织要求调来了一名妇科医生和一名护士。卫生院增设了妇产科、中医科,最后医院规模逐渐扩大,就成了现在甘州区大满镇卫生院的前身,现在为大满中心医院。
彭德生在张掖卫生系统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工作了30多年,直到1986年他70岁的时候退休,他生育的四男三女计7个子女和老伴一家9口人都一直住在一处小平房内,房子小人口多,他平时却也不向组织和领导申请解决这些问题,后来随着经济发展,张掖居民居住条件大部分都得到了改善,但他仍然住在小平房内。他告诉我们:“比起那些在战争年代牺牲的战友,他已经很知足了。”1993年春节,张掖有关领导慰问他的时候,他才向组织谈了住房和红军时期战斗经历未计入工龄的问题。几个月后,张掖市政府解决了他的离休待遇问题,并且给他安排了一套宽敞的住房。

分离五十四后兄弟俩相聚在金寨

彭德生、彭德银兄弟自1932离开家乡金寨,开始长征后,各自经历了大半生的曲曲坎坷。弟弟彭德银走完长征路后,还不到18岁。193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彭德银先后在129师386旅772团、抗大总校四大队任班长、排长,见习参谋,参谋、区队长。解放战争时期在热河区锦承铁路护路大队、宁抚榆支队、冀东军区十二分区警备团、第46军138师、湘江工作团等任副大队长、支队长、警卫营长、通讯科长、军代表。建国后,先后在湖南省常德地区邮电管理局任局长、书记,湖南省邮电管理局任监察室主任、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局长、党组书记。湖南省经济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1983年12月离休。

1986年6月20日,彭德生、彭德银兄弟俩相约回到久别的家乡金寨县,在县城梅山,兄弟俩分别54年后,首度在家乡相会,心里百感交集,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在金寨县政府的安排下,第二天,兄弟俩一同去老家古碑区双石乡探亲,可惜的他们的父母早已过世。22日老兄弟俩告别亲人返回梅山,23日兄弟俩一同参观金寨县革命博物馆、游览梅山水库,26日同去武汉,结束了兄弟俩探亲之旅。

2008年3月31日,弟弟彭德银因病医治无效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89岁。2009年哥哥彭德生在甘肃张掖市劳动北街121号家中逝世,享年94岁。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