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老兵庞学诗的回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17 作者:庞学诗 口述 张俊杰 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03

庞学诗,男,河北省大名县人。1931年10月生,1947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4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秋,我在新兵南下中队二团搞秘书工作,在河南省衢州整训半年。经过绕道太行山,过黄河又到河南孟县、洛阳,最后又到河南新野与湖北枣阳交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桐柏军区培训班,集训三个月,军区政委刘志坚给我们做专题报告。

 

我们住在桐柏军区培训班(河南省唐河县湖河镇)近一个月,主要是学习,听了好多报告,大家都有了提高,后开始分配工作了。二团副团长李瑞吾同志见到我说:小庞,跟我去老河口工作吧。我高兴的说,好,你到哪里我去哪里。还听说上级领导曾对他们(指团领导)专门说过,你们一定要把两个小孩(赵富林、庞学诗)招呼好。我同富林很高兴,上级党和领导的温暖像父母一样关心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毛小孩。离开湖河镇,即桐柏军区,早六点出发,奔赴工作岗位———老河口市,一直向正西方向行走,下午到新野县城内南关。我们住这一家的房子不错,有个院,正中有一株约一米多高的秋海棠花,临街墙上贴有一张刚解放后我们县政府出的安民布告,下面落款是县长宋步棋。生意很红火,明天就是中秋节了,大小店铺都摆满了中秋月饼。

拂晓从新野南关出发,大约行50里路到邓县元岗村宿营,邓县和老河口市都是桐柏三地委所辖,这里离老河口不远了,只几十里路。我们在元岗休息几天,才进老河口市。拂晓时出发,约在下午三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老河口市。当我们从街上穿过的时候,在后街(现和平街),大巷子口对面路东站着一个人,很熟悉,他名叫张国太,1943年抗日时期在我老家河北大名县当兵打游击,对我很好。这时群众拥聚而望,看见我们穿的一身破衣服,浑身是泥,赤着脚,有人不免发笑。我们这些人,过去都是在农村工作,现在进了这样的城市,又见生意不错,并听说:老河口是豫鄂川陕四省通衢,有小汉口之称,所以分在这里工作,大家都感到很高兴。

市委政府都住在后街、新马路口一个道子内,约 80米处天井院三层楼的房子,有的战士惊叹道:这样好的房子。李政委说,莫这样说,人家说我们是土包子。

10月1日上午全体干部集合在南间会议室,李运先书记主持,听阎科长(三分区原29旅保卫科长)报告。阎志敏以工作队性质到老河口,时任老河口市公安局长。他详细系统地讲述了本地风俗人情,由于旧社会影响,有些人笑贫不笑娼,妓女多。又讲了四个戏院,演员名叫湾豆花的形象。并讲这一带土匪很多,陈鳖(别)三是这里匪头,已有50多年匪龄,本名叫陈汉三,因为他坏的很,群众称他陈鳖(别)三。还讲了当地青帮人物白珍堂等,报告一上午。

李运先书记讲,大家听了阎科长报告,下午讨论,如何开展工作。宋绍良市长写的安民布告贴出去。

10月2日首先是建立政权机构,现在老河口市隶属桐柏军区第三分区,地方叫桐柏行署,主任是许子威,副主任李实。第三专员公署,三地委书记吴罡。上级决定老河口市的领导班子。

李运先任中共老河口市委书记地委委员,宋绍良任老河口市市长,杨文玄任副市长。市直机关配备:市委秘书赵富林,组织部干事郑保印,宣传部干事冯慧敏。市政府秘书于洪轩,民政科员庞学诗,

财政兼民政科长田克理,司法科长温柏源,建设科副科长贾省三,文教科长左慧敏。公安局局长李瑞吾,工商局长宫雨屏,税务局长王传宣,银行行长程岭川。全市设三个区,一区在福音堂处,区委书记郭孝明,区长孙昌。二区在福康医院,区委书记兼区长李文明,秘书张玉珍。三区在天主堂处,区委书记王治坤,区长于树昌。

10月3日全市都正式开展工作了。

10月5日我去三区,王治坤、于树昌同志正在召开一次保甲长会议(注:我们新的基层政权还未建立),根据宋市长的布告精神,讲解宣传我们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

1948年11月,南阳国民党九师104旅王凌云部南窜经过老河口,基于敌我力量悬殊,市委李书记和宋市长决定:老幼体弱的同志先西渡汉江撤出老河口。我和先行西撤的60余人分乘几支小船,过了一个多小时,小船才划过江,我们脱险上岸。一过江便是谷城,当晚宿在红庙村,大家挤在一起,一夜未睡安稳。次日天亮后,碰见宋林波等人。林波看到我们就哭了,说昨天敌人进城,他们才上船,敌人已在岸上向他们打枪。二区区长李文明、治安队张指导员二人腿上中枪负伤。他们是在枪林弹雨中,抢渡过江脱险的。司法科科长温柏源说,敌人已进花城门了,他们还在街上开会宣传,看到群众呼啦一声跑了,才知道王凌云的国民党军队进城了。

当时,全国解放战争,已进入大反攻阶段。在解放军的乘胜追击下,国民党军队闻风而逃。国民党地方军王凌云、李朗星所部104旅仍作垂死挣扎,扫荡我桐柏行署各地县,从河南西进追赶,企图围剿消灭我们。桐柏行署副主任李实率领机关、文工团、4个连队武装,来时大约500多人,现在只剩下不到200人,其中一个连只剩20多人,连指导员身背七支步枪。襄樊虽未解放,领导班子已安排好,彭炎、王平分任书记市长,带领一个公安队80多人。加上老河口市60多人,三个部分合起来总共360多人。

离开盛康镇顺着一条峡谷名叫黄豆河,攀登爬山。过去没有走惯山路,累得身上的汗像水洗过澡一样。爬到最高处,名叫骑水鸭子,黄豆河被这道山岭一分为二。再走一段路上了七树芽垭山,天黑时宿营大白果树村。一户大山寨,庄前一棵大白果树,大约有三抱粗,高约20米。据村里人讲,树龄有500多年。在谷城县大白果树村,我很惊奇地第一次见到大深山里有这样豪华的大财主。随后在日记上写下了这样的句子:白果大树山大王,罗半山主土皇上。

后来,我们又分散在山上打游击,一直打到1949年元月份。最危险的时间,是我们五人游击小组被围困在南漳凤凰山上,凰岭巅峰,远离村庄住户,带点吃的但不多。这个山顶高约百多米,宽约二三米,两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我们蹲守在山顶,第二天就没吃的了,不敢下山,饿了两天。到第四天,饿得实在受不了就下山找吃的,这时才知道国民党军撤走了。我们大松了一口气,不知有多么高兴。我们几个人说,这肯定是因淮海大战役,国民党要败,调这里军队去增援,才撤退。假如他们再晚撤一周,我们这一部分人都活不了。

后来,我们下山吃点东西,老河口贸易商店干部石少贤同志,听说要胜利返回,他特别高兴,一蹦三跳的走路,失足掉下悬崖牺牲了。于是,就在当地买个棺材安葬了。

12月18日开始出发,按原路返回。19日突过了敌人封锁的长坪镇,行军11天,29日到了谷城的城西。宿营住两天,彭炎、王平那一部分人不知道哪里去了。李实副主任先召集各单位负责人开了个碰头会,田科长去参加了,李副主任听了各方面汇报之后,在一个礼堂里开大会。李副主任讲了这次反扫荡的斗争经过,表扬了表现突出好的同志,其中点到了我的名字,这一定是田科长汇报上去的。李实主任说现在要渡过汉江了,老河口还未解放,今夜要行军80里路,越过敌人封锁线。他又说:“大家都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他讲完之后,我们大家都充分作好了长行军的准备。

从谷城街上往北走约五里路,在北河上小船,顺水路20里到汉江,用四个小时才渡过汉江东岸,整队出发。在仙人渡镇过汉孟公路,下着小雨加雪,在街当中泥巴路上我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往东南方向走,全是上下长大坡,泥糊深又滑,天黑看不见路,队伍中摔倒的不计其数。天明时,我们才走到襄阳县八里川村。

走了两天,12月3日到襄阳县北部崔庄。上午听到行署李实副主任的报告,他详细地述说了这次反扫荡的经过,总结了经验教训。他说:“我们基本上胜利了,但也有点把损失。”最后他风趣地说:“我这个老头不坏,还是诚心诚意的把大家平安地带回来了。”说的大家都笑了。继续往东方向走了五天,1月10号到邓县城内。

李政委(运先)、公安局李瑞吾局长等同志迎面含笑一一握手,同志们有的是笑,有的感情激动得流出眼泪,连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在河口分手之后,两边都打听不到消息了,邓县相对安全的干部听说渡过汉江去谷城保康和南漳的干部,有的掉在江里被敌人捉住了,有的被敌人打死了。李运先同志是市委书记,更为这件事担心,听说他常常忧郁,甚至严重到寝食不安了。你看,今日大家会了面,内心里该是何等得高兴,真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呢!

坐到屋里大家谈论的十分热闹,互相慰问,原来进山的干部也完全不知他们在邓县这边的情况。李政委带领这一批干部无惊无险,平安无事。随后大家就争着介绍自己在这两个月中反扫荡同敌人周旋斗争的经过。各屋真像开小庆祝会一样。最后都说,如果不是淮海战役大形势的好转,敌人被迫从山里撤走部队,我们也解不了围;敌人已决定马上要开保甲长会议,布置进行搜山清查,剿灭我们。我们身穿黄军装,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形势要是再晚一个星期好转,行署和我们这300多人,可能都活不了。这是淮海大战役好转才给我们带来胜利,才有今天的欢乐高兴。

1月13日,上级说老河口快要解放了,大批干部要靠近河口去,还有一些部分老小体弱的干部留在邓县城内,赵富林也留在那里。14日田科长领我们大队人马出发,中午在孟楼镇休息,晚饭后整队往河口前进,天黑赶到温岗村,说是今夜晚84团攻城。我们都在村头路边坐等,大约12点听到激烈的枪声响起来,高一阵低一阵,响声连续不断。约4点多钟,天将亮时,枪声不响了,田科长说估计可能战斗结束了,开始向河口走进城。

走到辛店岗下大坡处,天色大明。我亲眼看见农民抬担架从城里过来,往北走。我留心数数一共过去34副担架,担架上的人全部是盖着脸,有几个手肩胳膊伸在外边。我问田科长这是啥回事,他说,看样子担架上抬的都是死人。如果是没死的伤病员,一定会送到医院治疗,不会往乡里抬。15日上午,晴天,太阳出来,我经拦马河进花城门,才刚结束战斗。路两旁的扒、抑、横、竖乱倒的尸体,数数有13个。别处是否还有多少尸体,我没看见。第三次解放老河口,活捉了陈别三。该匪原名陈训兆,字汉三,鳖三是其绰号,实际是群众恨他坏的很,称陈鳖三。他的老巢在纪洪岗。他纠集股匪有五个大队共1400多人,1200多支枪,19挺轻机枪,二门82迫击炮,人称陈半山。在老河口二次解放后,国民党委任陈别三为光谷联防司令,驻河口守城。第三次解放老河口,把陈别三的队伍给一锅端了。以后老河口人民欢天喜地庆解放,敲锣打鼓,耍狮子,秧歌队,如庆祝盛大节日。每天各乡农民从四面八方来送猪肉。政府办通知不许再送了。食堂天天吃肉约一个月。

老河口、光化县三次解放付出了极其重大的代价,革命前辈为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拼搏牺牲,是用鲜血换来的。李运先同志首任中共老河口市委书记,地委委员,河北省馆县人,曾任曲周县委书记,刘邓大军南下二纵队政治部主任。张正言,首任光化县委书记,曾任东北大连市委宣传部长,南下河南邓县县委书记。刘肖深,任光化县委书记,河北景县人,曾任二野团政委。郭之源任光化独立营副政委。河南省清河县人,邢台师范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刘邓大军南下,十纵29旅汽车队任营长,1948年9月任光化独立营副政委。竹林桥镇黄老营村战斗中牺牲。以后由民政部门拆迁建在百花山,烈士纪念碑上的名单都是我亲手整理写成的。那时我任民政科人事科员,专负责此事。

自1948年11月12日离开老河口市,渡过汉江,反扫荡到西山,谷城、南漳深山老林两个月,1949年1月14日第三次解放又回到老河口市政府。在这一段历险过程中,我长的个子小,不像一个成年人,到处人人都喊我小庞。在这个工作组中我还担任事务工作,走到哪个地方筹饭吃,走以前给人家打个条盖上我的小手章。我又是吃饭特别慢,作为领导者的田科长太好了,天天都在关心着我,一是注意我安全莫摔倒,二是注意我休息好,三是每天每顿饭都怕我吃不好。还有许许多多患难与共的战友,他们对我关心帮助,都铭刻在我的记忆深处,久久难以磨灭。

进西山反扫荡打游击胜利归来,老河口市第三次解放。元月十五号回到市政府,临时驻在中山公园内平民医院办公。18号我去找田科长汇报思想。田科长说,小庞,你有什么思想?好好跟我讲讲。我说想入党。他说为什么想要入党?我说,参加革命工作以后,经常听领导讲话,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要听党的话,一切工作都要按党的指示办事。我心里想想,自己还不是个党员,怎么去接受党的指示完成党的任务呢?似乎没有自己的份,总感觉心里不是个滋味,所以我要坚决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今后更加好好工作。田科长听完之后说,好吧,可以,这次西山打游击表现不错,够入党条件,你先写个自传拿来我看看。当天晚上我就抓紧时间写,写籍贯,出生年月,父母名字,家庭经济状况,第二天递交给田科长。他看过之后对我讲,等开支部会研究通过以后,发给个表,再填写入党志愿书。我已知道他是政府机关党支部书记。等了几天发给我入党志愿书,填写好送交给田科长,转送市委组织部审批,到二月上旬批下来了。16号田科长召开支部会议,叫我在支部会上宣了誓。田科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因田科长的关心,入党办的很顺利。从此我便成了一名中共党员,使自己在政治精神生活上进入新的境界,上了一个台阶,心里非常高兴。

1947年至1948年,老河口市经三次解放,上级领导是按照2个县级单位(老河口市和光化县)配备的领导班子,合起来共118人,以后因工作调走105人,开小差逃跑回华北老家的6人,三次解放在战斗中牺牲的23人。后定住老河口市工作的33人,截止2006年还在世的9人:庞学诗、徐振、贾省三、张有礼、张品、王仁海、吴自有、岳三峰、陈玉沛。时光似水,岁月如歌。弹指间这段往事已过去了近60年,无论是已经长眠地下的战友、或是分手多年的同志,他们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脑际,久久难以忘却......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