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红军卓越指挥员漆德玮并非牺牲于中央苏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汪家广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601

漆德玮,安徽金寨县斑竹园镇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大别山红军的卓越指挥员。关于他的死,在1993年出版的《中华英烈大辞典》中是这样描述的:“1930年10月,漆德玮奉命调往上海党中央学习,后被派往中央苏区,任红军某师师长。在此期间,他率部转战江西、福建等地,1931年春,漆德玮在江西的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2岁”。现在关于漆德玮烈士的各种媒体报道以及在线百科全书查询中,都是沿用了这种说法。就我们掌握的相关资料,漆德玮烈士并非牺牲在江西中央苏区,而是在送往上海中央的路上被红一军前委秘密杀害,这是个历史悲剧。

漆德玮,1909年出生于安徽金寨县斑竹园镇(时属河南省商城县)。1921年秋,漆德玮进入南溪明强高等小学读书。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商城县笔架山甲种农业学校。1924年6月,他和李梯云、周维炯、漆海峰等人发起成立了该校的“青年读书会”,宣传马克思主义,被公认为学生领袖。8月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秋,漆德玮农校毕业前往河南省会开封,入河南中州大学读书。不久,便与共产党员吴芝圃取得联系,并在吴创办的“三民书店”里结交了不少进步青年。

1927年元月,漆德玮受党组织派遣到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被编在入伍生第一大队第四中队。3月,他在毛泽东创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了一段时间,聆听过毛泽东、肖楚女等人的谆谆教导。大革命失败后,他回到家乡商南,与周维炯、李梯云、萧方等建立了联系,并与商南地区党的负责人和农运活动分子詹谷堂、袁汉铭、廖秉国等秘密往来,经常活动于简家坳、老鸹窝、太平山、白沙河一带,到处宣传南昌起义的胜利,痛斥国民党叛变革命的罪行。

1928年2月14日,漆德玮应党组织安排打入商城县民团,开展兵运工作,相机举行武装暴动1929年5月在大别山金寨境内爆发了著名的立夏节起义。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师成立后,他担任红三十二师副师长兼九十七团团长。

1930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组建,漆德玮担任二师师长,参与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当时,根据地面临发展和巩固的繁重任务,他积极出谋献策,在扩大红军,培训骨干,解决枪支弹药,加强部队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红一军成立后,红一军副军长兼第一师师长徐向前率领一师负责在鄂东北活动。红一军军长许继慎率二师、三师转战皖西,向六安、霍山、英山的反动势力发动进攻,收复流波疃、麻埠、独山等地,攻占霍山、英山两座县城,扩大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同时,二、三两师的兵员增加一倍。二师师长漆德玮身先士卒,战绩卓著,功不可没。

1930年10中旬,红一军在光山召开了全军党的代表会议,这是一次不寻常的会议。会议主要议题是,加强党的领导,加强部队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反对本位主义和地方观念等等。会议内容本无可非议,但在讨论过程中,尤其在反对木位主义和地方观念等不良倾向时,把斗争矛头指向红一军军长许继慎和立夏节商城起义、原红三十二师即当时红二师的领导干部身上,师长漆德玮、参谋长漆海峰等受到无情的攻击。红一军前敌委员改选时,许继慎、漆德玮等落选。同时,红一军整编,三个师混编为两个师,一师师长刘英,二师师长孙永康。在处理干部时,把已经处理和结论了的“二徐亊件”又搬了出来,指责二师参谋长漆海峰是“二徐事件”的谋划者,处以死刑;漆德玮师长负有领导责任,被“送往中央学习”。

漆德玮被“送往中央学习”,脱去军服,穿上便衣,由红一军军部派军部特务队(又称交通队)护送,离开军队向京汉线沿线进发,拟乘车经武汉去当时党中央所在地上海。稍后,在红军内部和豫东南、皖西北革命根掘地内广泛传说:“漆德玮师长到中央学习去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更传说:“漆德玮师长去中央革命根据地学习,在中央苏区工作了”。但一直没有漆德玮自己传回的一张纸的信或从中央根据地捎回的一句话。后来,便有传说:漆德玮在江西中央苏区作战中牺牲了。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1年,皖北六安专区、金寨县人民政府为追认、抚恤革命烈士家属等问题,写信给在北京工作的原红一军副军长兼一师师长、参加过1930年10月的红一军光山整编会议、以后担任过红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询问周维炯、漆德玮等的有关情况,徐向前给金寨县人民政府复信:漆德玮、周维炯等应追认为革命烈士。因而,漆德玮、周维炯得以作为师级烈士追认(周维炯被肃反错杀,漆德玮如果牺牲在中央苏区就不存在被追认为烈士一事)。

漆德玮师长究竟如何牺牲的?牺牲于何地?一直没有人说得淸楚。

1973年金寨县政府成立了县志办公室并组件了历史资料征集组。为调查金寨县的相关史料,弄清楚一些应该弄清楚的问题,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一行1975年9月,在济南军区,找到了曾任中央军委总干部副部长、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管干部工作总政治部副主任,时担任济南军区政委的徐立清将军,向他请教一些有关革命历史问题。徐立清将军是金寨县斑竹园镇万河村人,历任党和军内重要职务,没有架子,为人随和,访问人向他提出较深层的问题。谈到漆德玮牺牲情况和牺牲地点等问题时,徐立清将军说“1930年10月的光山会议,把漆德玮同志调离鄂豫皖红军是不公正的,漆德玮师长是从群众中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受到广大战士们的拥护、信任。我为是他的直属部下,他离开鄂豫皖苏区时是军部特务队送走的,听说从上海去了江西中央根据地,以后牺牲了,当时还传说,光山会议原定要周维炯师长去中央学习,周维炯不愿去,漆德玮顾全大局,表示自己愿意去中央学习”。徐立清将军还介绍了1931年秋冬在河南新集、白雀园“大肃反”的一些情形,周维炯师长就是那时牺牲的。最后,徐立清将军陷入沉思,似在对我们说话更像是自言自语,声音低沉地让人几乎听不到:“那时,革命斗争的形势和情况是极为复杂的。”

那次访问时,征集组工作人员还没有阅读过《红四方面军战史》一书(那时该书还没有正式出版,尚在送审期)。不知道《战史》关于漆德玮被迫离开红一军,被迫送走情况的评述,徐立清将军的谈话与以后出版的《红四方面军战史》评述情形类似,至于漆德玮去江西并在江西牺牲等情形亦是沿用了鄂豫皖边区当时流传的说法。

1978年,为筹建金寨县革命博物馆(注:馆名是1983年由邓小平题名),金寨县委派出了20余人考察组去湖南、江西、福建三省考察。重点了解中央苏区与鄂豫皖苏区相关联的史料以及当时两大苏区相互派遣人员的具体情况。考察组一行参观了湖南省的长沙、韶山、浏阳、文家市和江西省的安源、井冈山、兴国、长冈、东固、南昌以及福建的龙岩、古田等地。参观过程中,组员们认真查询有关烈士姓名,籍贯、事迹。1978年6月9日在兴国,6月12日在南昌参观烈士纪念馆时,考察组都专门找到烈士资料方面的负责同志,请他们协助查找漆德玮烈士的姓名,事迹。在南昌参观的江西省烈士馆是江西省的省馆,展出的烈士姓名事迹包括有江西全省,凡江西省籍者以及外省籍的革命志士在江西省境内牺牲者,均有姓名、事迹。考察组请求江西省烈士馆在师,团、营一级的烈士名单中为我们查找漆德玮或姓漆的烈士,结果,仍然没有查到任何有关漆德玮的资料。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金寨县委领导再次见到徐立清将军,谈及漆德玮烈士问题,徐立清重述他1975年的说法(徐可能只知道这些内容)。

1991年为解决金寨、商城两县党史中关于史料来源与准确度问题,中共金寨县委副书记兼县委党史工作委员会主任廖荣焕、前金寨县县长顾风成,还有党史工作人员张永洲等人于6月21 日至22日在商城县委与中共商城县委胡副书记、县委党史办的负责同志谈了金寨、商城两县党史中比较广泛的问题。6月22日中午,谈到了漆德玮烈士牺牲地点一事。商城县委党史办公室杭建华副主任郑重地介绍了以下情况,“关于漆德玮烈士牺牲地点和有关事迹,商城县委给江西省革命烈士馆、江西省兴国县革命烈士馆及民政部门均发函要求查询,有回信,均答复说“师级、团级牺烈士名单中,本地箱、外地籍的烈士名单中均无漆德玮烈士”。停了一会,杭建华又说:“商城县有农民名罗歧伟,曾参加过红军,在红一军、红四军军部工作过,现在是流散在乡的红军流失人员。罗歧伟介绍了一个情况,说漆德玮不是牺牲在江西,漆德玮是在去上海时,刚走到京汉线上的花园,被暗害了。是送漆德玮出苏区的红二军军部特务队员从花园回来时告诉他的。罗歧伟说,这样的事不敢乱说。罗的话,我们有记录。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修改、审定《金寨县志》初搞时,第三十一章人物中漆德玮烈士传略的审定,虽然已知罗歧伟说法,因为是“孤证”,乃仍沿用金寨县以及鄂豫皖边区流行的说法。写成“……民国十九年十月(1930年10月),赴中央革命根据地学习,后在中央苏区工作,民国二十年(1931年)不幸牺牲”。

1995年秋,原湖北省军区副司令员,金寨籍开国少将杨克武证实了罗歧伟的说法,杨克武将军说:“1930年10月,红军在光山整编,红一军的三个师编为两个师,军党委(注:应为红一军前委)决定漆德玮到党中央学习,后来我在军部(注:杨克武于1930年任红一军政治部宣传队长;1930年11.月红四方面军成立,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政务科长)听送行的军部特务队员偷偷地说漆德玮师长在花园附近住下,夜里被送他出苏区的军部特务队中两名队员杀害了,传说牺牲于江西是假,路线斗争真激烈啊!”杨克武述说这番话时,眼里闪烁着泪花。

关于漆德玮烈士的牺牲情形,人民解放军大校、曾任河南省开封军分区司令员、离体干部,金寨县古碑镇的老红军徐承勋说:“1930年10月光山会议红军改编后,漆德玮师长被送往上海的党中央学习,临走时,漆穿着长衫,戴大礼帽,装扮成土豪,军部派特务队护送,打算到湖北团风乘船去上海。红军撤离鄂豫皖苏区,我随军到了四川,红军的四个师扩大为四个军,原来的军特务队交给红四军军部领导,关于漆德玮师长的牺牲情形,我是在红四军军部特务队听说的。一次,我问送过漆德玮师长出苏区的特务队员,你们把漆师长送到什么地方?他不回答我,也不理我,搞了些时日,我又向护送过漆师长出苏区的特务队员发问,那特务队员看看周围没有人,小声地说,走在路上的一天晚上,住下后,半夜里漆师长被我们同去的两个特务队员勒死了。队员说话时,用两手拉开一段距离,比喻绳子,又用手比划着绕了几个圈,两手往外一拉。那特务队员接着说,这话可不敢乱讲,讲出去要杀头的。”

根据金寨县党史、地方志研究人员深入细密的考证,漆德玮师长之死,是由1930年10月改选后的红一军前委中的某些人预做安排,并在几个月后先在红军队伍里,然后在地方上传出“漆德玮在江西中央苏区作战牺牲了”的说法,企图瞒天过海。漆德玮之死,红一军前委是知道其中真实情形的,一些史料、史书,限于时间、资料不足,未能实事求是地作出记述,实属遗憾!

漆德玮烈士不是牺牡于江西,而是牺牲于去上海的途中,不是牺牲于对敌作战,而是牺牲于错误的路线、宗派之争中。漆德玮烈士的一生是机智有为,光明磊落,顾全大局,勇于奉献的一生。他过早地离开中国工农红军,离开人世,是中国人民革命征程中的一个悲剧。

历史就是历史,有她本身的内在规律,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考察历史事件,应实事求是,存直求实,避免贻误后人。让烈士的在天英灵得以安宁!

备注:“二徐事件”。鄂豫皖苏区初创时期的一起政治悲剧,河南信阳中心县委和商城县委用非常手段解决组织建设上的不同意见,商罗麻特别区委记徐子清、红32师党代表徐其虚被处决,这是一个错误,也是一场悲剧。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