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教育的花凉亭之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09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胡本昌 任少松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72

早就知道,红28军曾经在金寨县燕子河镇花凉亭村进行过三年游击战争期间唯一一次夜间攻坚战。几年来,我们一直想去这个地方看看,现场感受一下。

7月1日,在党的第97个生日这一天,我们正好出差路过燕子河。于是,我们便驱车前往花凉亭。

汽车在蜿蜒盘旋的乡间公路上疾驰,两边的山林、房屋和风景由远及近、飞向脑后;而我们的心情则恰恰与之相反,正好是由近及远、思绪万千……我们不仅想到了花凉亭战斗,又想起了林维先、方永乐、高敬亭等革命前辈,还想到了英勇的红28军、红25军和红四方面军……

 

当汽车行驶至距离村部不远的一个小山岗时,我们被公路右侧的一座几人合葬的坟墓和墓前那高高的石碑所吸引!

远看就是一道风景呐!我们下车来到墓前、驻足凝望……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座名为“中国工农红军三位无名战士合墓”,安葬的就是当年参加花凉亭战斗、牺牲在这里的三位红军战士。

于是,我们寻找附近的群众、打听具体的情况。更为巧合的是,我们找到了该村原支部书记、牵头建设这座烈士墓的成员之一桂仲贤。桂老今年70多岁,对花凉亭战斗的情况以及村民自发捐款捐物修建烈士墓的经过比较了解。于是,按照我们的提问,桂老给我们讲了很多很多、很久很久 …… 

一、精彩的故事:夜袭花凉亭 歼敌一个营

桂仲贤说,金寨籍将军、原红八十二师师长、红二十八军参谋、二二四团副团长林维先在为《皖西革命回忆录》撰写的《红旗永不倒(代序)》中,专门提到了“花凉亭战斗”。将军是这样写的:“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三日,我军游击至霍山县燕子河(今金寨县境内),得知敌三九0团一个营由流波䃥移驻花凉亭,企图阻击我军行动。由于花凉亭之敌系分散孤立、立足未稳,我军兵力又占绝对优势,于是部队随即出发,经长途行军后于夜间向敌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毙伤敌二百余名,俘敌百余名,缴获步枪二百余支,轻机枪三挺,重机枪四挺,迫击炮一门。这是三年游击战中我军进行的唯一一次夜间攻坚战,不仅重创了敌军一个营,也提高了我军各级干部的组织指挥能力和部队的战术技术水平。”

桂老告诉我们,他小的时候,经常听一些老人讲花凉亭的战斗故事----

1935年8,红28军在政委高敬亭的指挥下,干净利落地歼灭了敌25军别动队。然后转战到太湖县的蔡家河、潜山县的腾云庙、湖北省的英山县等地。

这期间,敌第六十五师一九五旅三九0团的一个营进驻了金寨燕子河的花凉亭,妄图阻击我28军。经过分析,高敬亭认为驻花凉亭之敌是分散孤立之敌,与其他敌军相距甚远,不容易得到援助;我军当时的兵力占绝对优势,如果采取突然袭击、速战速决的打法是完成可以取胜的。8月13日,高敬亭根据上述分析、果断作出“夜袭花凉亭”的决定,并命令部队于当日下午急行军40多里,在黄昏前隐蔽进至花凉亭南侧地区集结待命。

听说要夜袭敌人,红28军的战士们个个精神振奋、跃跃欲试,吃罢午饭,部队稍稍休息后就开始出发,一路上谁也不说话,急速前进。7月的天,骄阳似火,山野中一丝风也没有,四周静悄悄的……急行在热浪升腾旷野中的战士们,没过多久就汗流夹背了,大家不时地拿起水壶喝两口、润一润干渴的嗓子。

按照预定时间,战士们准时到达花凉亭南侧的银矿岭一带集结待命。夕阳西下,炎热渐渐褪去,黄昏的山野是美丽的,西下的夕阳余晖灿烂,静谧的山林,在这静静的夜晚,显得十分神秘而美丽。

 

 “不许出声,摸索前进,靠近目标!”黑暗中传来战斗的命令。战士们立刻集中精力,向目标靠近,旷野中除蝉鸣之外,寂静无声。敌人的营地一点动静也没有,显然,他们没有察觉到我军的行动,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军正在悄悄地向他们逼近。

晚上10时许,随着高敬亭政委的一声令下,我军向敌营发起了猛攻。当红军攻进敌军营时,敌人一点戒备也没有,顿时乱成一团,慌忙组织反击。可是,我军的攻势猛烈,而且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敌人根本无力还手。不多时,战斗就结束了,我军打了一个漂亮的大胜仗! 

二、感人的义举:传承红色基因,他们在行动!

查阅相关资料,我们得知:花凉亭战斗是红28军在三年游击战争期间进行的唯一一次夜间攻坚战,是红28军取得的13次整营歼灭敌人的重大战斗之一。据说,红28军的主要领导高敬亭、方永乐等,当时都在此指挥战斗,林维先将军当时还是一位营长。1977年春,时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的林维先,曾经回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花凉亭,吊唁牺牲在此的战友们。

桂仲贤说,这三名红军战士当年是在上店组牺牲的,距这里有3里多路,战斗结束后被人们安葬在附近的小河边。那里,土地潮湿,交通不便,人们想去给他们烧点纸钱、表点心意都不方便,更不要说组织学生、群众去墓前听故事、受教育了。近些年,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加强党史教育、传承红色基因的重要讲话发表后,特别是2016年总书记在我们金寨革命烈士陵园发表那段重要讲话以后(指的是这一段话:“一寸山河一寸血,一热土一魂。回想过去的烽火岁月,金寨人民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我们要沿着革命前辈的足迹继续前行,把红色江山世世代代传下去革命传统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既注重知识灌输,又加强情感培育,使红色基因渗进血液、浸入心扉,引导广大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作者注),我们感到有责任、有义务把我们家门口的红色“遗址”保护好、红色资源利用好、红色基因传承好!于是,我就和王贵江、王俊武等人商量,我们自己带头捐款捐物,把安葬在上店组的三位红军战士的遗骸迁移到这个平坦向阳、交通便利的地方来,目的是为了方便人们开展革命传统教育活动,我们当时就打算把这里的墓修大一些,再立几块碑,把花凉亭战斗的主要经过以及为此捐款捐物的人员名单都刻在上面……没有想到,我们的倡议得到了广大村民的大力支持,全村100多户群众积极响应、主动捐款捐物。

说到这里,桂仲贤走到墓前、用手指着功德碑上面那100多户群众的姓名。我们数了一下,捐款的约一百六七十户,捐的最多的五百元,多数是一两百元;献工的约六七十户。据介绍,修建这座烈士墓大约花费两三万元(仅计材料费)、用工100多个,全部是村民自愿捐献的。领头做这件事的还有王俊武和王贵江等人。

          

桂仲贤非常高兴地告诉我们,这个烈士墓修好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附近的花凉亭小学经常组织学生到这里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路过此地的很多外来游客也和你们一样,经常在此停车听取情况介绍,金寨县的有关领导也曾到此作过调研。

桂仲贤说,他们打算明年春天再把这座烈士墓的四周绿化搞起来,他非常希望通过当地群众的自身努力和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能够把这个烈士墓打造得更好一些、使其影响更大一些。“我们不仅要把它建设成为一个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传承红色基因的重要场所,而且要把它建设成为带动燕子河地区红色旅游、配合天堂寨绿色旅游发展的一个新的景点,使其红绿结合、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听过桂老的这段话,我们不禁对这位老人刮面相看起来,没想到这些普通的基层干部、共产党员,他们对传承红色基因这项工作认识这么高、行动这么快;没想到这些普通的干部群众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想得这么多、这么远、这么深……花凉亭之行,使我们深受教育!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