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村”今昔——写在徐家庄霍乱暴发80周年之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29 来源:江苏省泰兴市姚王鎮“三会”分会 作者:林金龙 徐桂林 记录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3

江苏省泰兴市徐家庄,又名东徐庄,徐黄村,现已并入石桥村。

徐家庄和全国所有的农村一样,都经历了新旧社会两重天,每当和90岁以上的老人们聊起旧社会时,他们都忍不住眼泪汪汪,悲痛欲绝。旧社会的徐家庄,是七沟八汪九个荡,十年就有九年荒,人们过着衣不终身食不终口的日子,遇到天灾人祸更是束手无策,只能听天由命。特别是1938年那场令人胆寒的霍乱大暴发,几乎使徐家庄成了一座“鬼村”,老人们一提起来都唏嘘不已。

90岁以上的徐志成、徐建华、张素珍等老人回忆,1938年农历闰七月,那年的前七月,在庄东头(现在的1-3组)突然暴发了霍乱,给徐家庄带来了灭顶之灾。

老人们清楚地记得,那是前七月十三,成志先的二妈突然发病,上吐下泻不止,全身抽筋颤抖,不到两小时就不省人事,等到家里人把医生请到家时,人已气绝身亡。医生诊断说,可能是霍乱,这种病传染速度极快,希望附近人家赶紧做好消毒预防工作。

果然如医生所说,成志先的邻居徐生寿一家先后有人感染生病,结果三天不到就死了五人。相邻的徐湘江家死了三人。随着死亡人数的剧增,霍乱病毒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疫情快速向东蔓延。徐书堂一家五口全部死亡。他的好友徐细佩上午为他穿衣下棺,并安慰书堂的父亲,叫他不要伤心,“书堂走了还有我呢。”谁知他竟也不幸染上了霍乱,回家后下午三时左右就得病死亡。他家邻居的人去为他买棺材,人还没到家,家人又赶去说:“又死了一个,再去买一个吧。”不到三天,徐细佩一家先后死去五人。他家老叶庄和河头庄的两个姐妹及东林家埠的姑妈回家送纸奔丧,结果也染上了霍乱,三家也先后死去五人。前后不到一星期,徐细佩一家连带亲眷在内竟一下子死去了10个人。

当时医疗条件极差,又无特效药物医治,加上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热衷于内战,根本不顾人民死活,对发生的疫情不闻不问,未能果断采取有效的防疫、隔离措施,至使霍乱病魔肆虐,疫情继续不断向各户蔓延。死于霍乱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去毫无办法,只能听天由命。接着徐月波一家死5人,徐书勋一家死5人,徐进泉一家死4人,连徐光前的外甥来舅舅家玩耍也不幸遇难……在前后两个七月内不到40天,半个庄的60户人家有近一半的人染上了霍乱,前后死亡83人(包括被传染的亲眷在内),死亡率在26%以上。徐家庄成了“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鬼庄”。人们谈到徐家庄就吓得变了脸色,连外庄的行人走路宁可绕道多走几里路,都不敢从徐家庄经过。那时的徐家庄终日是人心惶惶,哭声不断,回想当年那惨不忍睹的场景,至今还让那些活着的老人历历在目,胆颤心惊。

“一唱雄鸡天下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徐庄人民迎来了翻身解放。他们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英雄气概,战天斗地,徐家庄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徐家庄是沟渠成排路成行,绿树成荫百花香,家家户户小洋房,轿车开进百姓家。每当夜幕降临,健身广场上是灯火通明,人们载歌载舞,放声歌唱,过上了富裕安康的幸福生活。石桥村成了远近闻名的三星级小康村,特别是党和政府全面实行了农村合作医疗,人们是小病不出庄,大病有保障。即使在全国非典大暴发那年,党和政府从上到下,全民动员采取各种严密的防范措施,大打了一场“非典”歼灭战。结果是“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无烧”,凶恶的非典病魔在全民抗击面前也只能乖乖缴械投降,徐家庄竟未有一人伤亡。一旦遇到天灾人祸,大家是一方有难,八方相助。徐庄6组的徐建军不幸患上了急性心肌炎,急需大量医疗费,村扶贫组长徐桂林带头发动捐助,三天时间发动200多户捐款6.75万元;徐庄二组的徐磊是个孤儿,村扶贫小组发动捐款5万多元,村里资助8万元帮他将三间危房翻建成了楼房……。八十年弹指一挥间。然而八十年的沧桑巨变,让参加座谈的老人们激动无比。他们说,我们经历了新旧社会两重天,旧社会我们这里成了“鬼村”,新社会我们上了“天堂”,这全多亏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口述:徐志成(96岁)  张素珍(94岁)

徐建华(94岁)  徐俊康(84岁)

徐福生(82岁)  徐龙星(82岁)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