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中将军战斗在汪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30 来源:吉林汪清县老促会 作者:夏隆德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99


抗联第五军军长、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

周保中(1902-1964)是云南大理湾桥村人(白族),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著名的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他在北伐战争中,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营长、团长。1928年底赴苏联(今俄罗斯),入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九.一八”事变后回国。不久,受党中央周恩来的指派到东北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绥宁反日同盟军军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军长、第二陆军总指挥、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旅长等。抗日战争胜利后,历任中共东北局委员、东北自治军总司令、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吉林省人民政府主席、东北军区副司令兼吉林省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云南军政委员会政法委主席兼民政部部长。其后,在中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侯补委员,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等。在与日寇转战的十四个春秋中,周保中领导的抗联部队就有八年时间与党中央失去了联系,凭着他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崇高的党性原则和对革命的高度政治责任感,经历了胜利与失败的考验,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团结同志,英勇作战,在罕见的历史险要环境中,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最令人敬佩的是周保中将军,在密营的油灯下,以惊人的毅力写下了《东北抗日游击日记》一书。它真实地记录了周保中率领抗联部队战斗在包括汪清、敦化、额穆、安图、东宁在内的广大吉东地区以及北满东南部地区与日寇进行异常艰苦的战斗生活和英勇抗战的英雄事迹,生动的描绘了东北抗日游击战争数百次的战斗场面,热情讴歌了东北抗日战场广大爱国力量和国际革命者的战斗友谊,特别是中苏两国人民并肩战斗,用鲜血与生命凝成的手足情和苏联红军及苏联人民对东北抗日联军的无私援助。

前排右三周保中、前排左二李兆麟在苏联伯力合影

罗子沟战斗指挥所

周保中在任绥宁反日同盟军长及抗联第五军军长期间,他领导的抗联部队在汪清的绥芬大甸子(今罗子沟)组织并指挥了一次较大的战役。1934年日本侵略者为了消灭抗日力量“讨伐”游击区,在罗子沟集中了大量兵力,除了日军守备队外还有伪满军营长闻长仁率一个营500人集结在罗子沟街。上述日伪军由日军柴田清中尉亲自指挥,在罗子沟街挖了战壕,西山筑了炮台,修了围墙,另外在罗子沟各部落也配备了伪满军警和自卫团。

罗子沟战斗在1934年打响了。作战前,我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三团,四团和抗日救国军吴义成及史忠恒、柴世荣、吴三侠等各部领导在吉东反日同盟联军(抗联第五军前身)军长周中保的主持下召开会议,制定了罗子沟战斗联合作战方案,会议决定人民革命军和救国军各部撤出村落,诱敌于平地,一举歼灭之。

6月26日晚,我人民革命军第三团和四团,在三道河子村落西部平地上设下埋伏,将伪满军诱进伏击圈内打击敌人,驻在四道河子的抗日救国军史忠恒,柴世荣部回到村落的东北后面,从背后袭击敌人,其他部队也从南面和北面进攻敌人,使敌人四面受攻。激烈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我军歼敌30余名,缴获步枪40余支,敌人不得不退到罗子沟街。

6月27日,我军各部队领导干部又召开会议,研究了攻占罗子沟的战斗方案。根据会议部署,第三团和四团主力组成第一支队,攻占罗子沟西山炮台和迫击炮阵地,第四团和第三团的一部分兵力以及抗日救国军的一部分部队组成第二支队,从罗子沟街西军营部,以抗日救国军部队组成第三支队,从罗子沟街南进攻街中心,与第二支队汇合占领敌人的营部,抗日救国军孔宪荣部队,从罗子沟街北进攻,一部份兵力部署在罗子沟地区的老母猪河,石头河子、桦皮甸子阻击敌人。

深夜12点,在狂风暴雨中,攻占罗子沟街的战斗开始打响了。第二支队从罗子沟西进入街内,未发一枪一弹占领了伪警察署,缴步枪20余支。然后,又配合第三支队进攻罗子沟街的伪满军闻营部。

攻占西山炮台和迫击炮阵地,是罗子沟战斗胜败的关键,由于敌人炮火猛攻,一时无法进攻。敌闻营部向我军反攻,并占领了一个商店,这时,第四团一部分队员爬上了商店的屋顶,向院内守敌猛投“延吉炸弹”,但敌人仍顽固死守,战斗愈加激烈。

6月28日,指挥部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各部队总动员,集中力量一举攻克西山炮台和迫击炮阵地。会后,人民革命军部战士们,不惜一切代价,一往无前,猛打猛冲,英勇的向西山炮台进攻,不到30分钟,就攻下了这个被敌人吹嘘为“攻不破的堡垒”,并很快消灭了伪闻营部队,占领了罗子沟街。同时,我阻击部队在老母猪河和桦皮甸子方面,也击退了敌人的大批增援部队。经过三昼夜的激烈战斗,我军杀伤、俘虏了300余名敌人,缴获各种武器数百件和一批其他军用物资,取得了罗子沟战斗的胜利。

通过这次战斗,使人民革命军和抗日救国力量更加壮大,为建立和发展罗子沟的抗日游击根据地提供了有利条件,增强了敌占区人民群众的抗日信心,也进一步密切巩固了同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联系,从而进一步巩固了反日统一战线。

这次战斗的知情者、见证人尚健在,是95岁高龄的禚成礼老人,采访时对他我说了下面一段话:我家人口多、地多、存粮多,住在森林茂密偏僻处,远离四周村屯。加之,父亲禚玉琛暗地支持抗联活动,因此,我家自然就成了抗联战士秘密集结地和联络点,更成了抗联人员吃饭睡觉,取拿粮食的后勤供应点。这次战斗打响前两天,我家来了不少抗联人员,不时地听到有人喊周(保中)司令、史(忠恒)司令、吴(义成)司令等,背后我问父亲来这么多司令干啥?父亲告知,他们来这里是研究打小日本鬼子的,咱家就是战斗指挥部,那位高个子叫周保中,他是这次战斗的总指挥。

那年我已13周岁,正在上小学五年级,已懂得了不少事。这次战斗打得很艰苦,战斗一打响,老天爷总在下雨。这次战斗打响之后,我们家除母亲和大姐留在家为抗联作战指挥部负责做饭外,余者全部躲在后山密林里。可能小日本探知我家住处是抗联战斗指挥部,因此,敌人不断地向我家打炮弹,其中有一天敌人接连向我家打了5发炮弹,有3发打进了我家猪圈和菜地,后两发打到了我家的前院和后院,炮弹没有准确的打中我家,使指挥部的人员和我母亲及大姐幸免遇难,真是天意。战斗结束后,敌人确定了这次战斗的抗联指挥部就设在我家,立即将我父亲捆绑起来,以私通并支援抗联与大日本皇军作对等罪名枪杀于城子后山东头。此后,小鬼子对我家并不罢休,马上又把我母亲抓去逼其交代我父亲勾结抗联抗日罪行,母亲死不交代,最后打成重伤躺在炕上动弹不得,之后,我家麻烦事一直不断,受尽了小日本的百般欺凌羞辱。

这段国仇家恨我永世铭记!

此文形成:一部分来自亲历者口述,一部分参阅《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现代东北史》、周保中《抗日游击日记》、《汪清县委党史》等书。(红色思源网通讯员:王桂霞供稿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