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对日宣战日本关东军第一〇七师团在兴安盟消亡始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30 来源:内蒙古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作者:孙连春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7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8月9日,苏军出兵中国东北两个方向进入内陆,首战在中蒙边境阿尔山打响,与驻守在五岔沟一线的第一〇七师团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很快消灭和击溃了在此负隅顽抗的日军主力。

早在雅尔塔会议刚结束时,苏军就拟定了增兵苏联远东地区的计划。德国投降后,苏军加速对日作战的准备,将西部战区的部队调往远东。到远东战役开始时,苏军共集结了11个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1个骑兵机械化集群、3个航空兵集团军、3个防空集团军;火炮2.6万门,坦克和自行火炮5500余辆,作战飞机3800余架,海军各种舰船500余艘,海军航空兵飞机1500余架;总兵力达150余万人。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正式发表,敦促日本法西斯立即投降。然而,日本公开拒绝波茨坦公告。1945年8月8日17时,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交给他一份苏联对日宣战书,宣布苏联参加波茨坦公告,从8月9日起同日本处于战争状态。

苏联对日宣战,大大出乎日本预料。日军原来判断,苏军对德作战结束后,需要休整,对日作战时间可能在1946年春,最早也要在1945年9月上旬;苏军的主要进攻方向,可能由苏联远东滨海地区向中国东北实施。日本关东军把防御重点定在中国东北的东部方向.此时,关东军下辖第一、第三两个方面军共6个军和第二航空军,总计24个师团又12个旅团,70余万人;伪满军、伪蒙军8个师又12个旅,约20万人;日伪军总兵力近100万人。作战飞机150架,坦克160辆,各种火炮5000门。

1945年8月9日零时,苏联军队三个方面军从西、东、北三个方向向中国东北地区的日本关东军发起突然进攻。10日,突破日军堡垒,跨越宽大的中苏国境线,进入中国东北地区。日本关东军第一线部队迅速崩溃。8月12日,日本关东军总司令官匆忙将总司令部移往通化,并令中部平原各部队向最后阵地撤退。苏军在中国东北抗日联军的配合下,迅速向大纵深推进,并以空降兵向哈尔滨、沈阳、长春等主要城市实行空降。经20余天作战,击毙日军8.3万余人,俘日军60.9万余人,迫使日本关东军投降,加速了日本投降的进程。苏联红军在内蒙古兴安盟境内歼灭日本关东军的战役从8月9日开始打响。9至11日,苏军航空兵先后飞临伪西科前旗(今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伊尔施,阿尔山、白狼、牛汾台、西口、绿水、五岔沟、明水河、丰林、索伦、大石寨、好仁、德伯斯、察尔森、王爷庙街(今乌兰浩特市,下同)等地上空进行侦查、轰炸、扫射。8月9日零时10分,外贝加尔方面军第三十九集团军司令员N.N.柳德尼科夫上将指挥先头部队越过中蒙边界,主力部队于4时30分开始进攻,兵分两路,高速度,大纵深,绕过日本关东军筑垒区,长驱直入。

第一路,第三十九集团军六十一坦克师和四十四、二〇六坦克旅协同步兵五军十三师从蒙古人民共和国东部突出部位三果山出击,于8月10日12时进至嘎巴勒哈达东南谷地后,一支拥有七、八十辆坦克的部队沿毕其柯台哈达以南进至西老头山东侧,越过敖很达板,沿敦德乌苏向科尔沁右翼前旗阿力得尔苏木西合力木穿插。11日,进至科右中旗巴仁哲里木。12日,分别进驻代钦塔拉和突泉县城。15日,在代钦塔拉莫日根葛根庙消灭日本守军60余人;主力部队于11日直插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毛都勿布林,越过川谷地,向纵深推进,经阿力得尔好力保南侧之太平庄、好田阿木斯尔,直抵大石寨。12日上午,在大石寨车站与日军发生激战,随后占领大石寨。接着沿白阿铁路南下,经归流河,于14时进驻王爷庙街。此时,驻王爷庙街的日本守军被伪兴安二师某部武装起义部队已经打退、溃散。

第二路,第三十九集团军步兵九十四军一二四、三五八两个师于8月9日沿哈拉哈河入境迂回兴安盟阿尔山地区伊尔施,突破阿尔山日军筑垒防线后,沿白阿铁路南进。10月,在明水火车站与日军发生激战。12日,追击溃逃的日军进驻扎赉特旗音德尔。14日,攻占索伦。经索伦北哈尔干扎拉嘎、好仁苏木的馒头山、大三家子,再经前联合屯、后联合屯、苏金扎拉嘎进抵察尔森。又沿洮儿河东侧进至乌兰哈达,全线打通白阿铁路线后,继续向东北腹地推进。至此,苏联红军历时7天,全歼侵驻兴安盟境内的日本关东军。

1945年8月15日晚,当日本关东军第一〇七师团主力在西口车站西部趁夜幕突破苏军重围向北五岔沟、蛤蟆沟一带转移时,战争形势业已发生决定性转变,当日中午,日本裕仁天皇广播了“停战诏书”,但由于无线电台被苏军摧毁,师团参谋长河濑繁太大佐率部又在明水河战斗中遭到苏军重创伤亡很大,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决定自杀,并将司令部联络电报密码烧掉。这样,第一〇七师团长安部孝一中将既无法通过电台上传下达作战命令,更不会听到日本裕仁天皇广播的“停战诏书”。因此,第一〇七师团残部只好忍受饥饿、冷冻和劳累,避开铁路、公路,沿着胡尔勒、巴彦乌兰等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一路向东而去。约三天后,师团长安部孝一才通过师团通讯队的无线机收听到关于关东军总部下达的停止战斗、向苏联红军交出武器的命令以及伪满皇帝退位的广播报道。但安部孝一持有怀疑态度,仍旧率部继续向杨树沟、神山行进。苏联红军航空兵侦察机不间断地从空中对日本关东军第一〇七师团进行监控。8月28日,第一〇七师团先头部队进入音德尔,官兵们当时都是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显得面黄肌瘦,战败形象特别狼狈。此时,长春日本关东军总部,从苏军通报中得知十几天前已失去联络的第一〇七师团的所在位置。根据苏军的要求,派出总部参谋药袋少佐、土田少佐以及翻译森川少佐三人,在苏联红军代表诺维柯夫少校等五六名官兵的陪同下,从长春乘坐苏军美制道格拉斯型运输机飞往扎赉特旗一带搜索,无果而归。第二天又改乘荷兰制日伪民航飞机继续搜索,在音德尔附近发现安部孝一师团。飞机低空飞行后,即行着陆,首先召见安部孝一师团长。随后,安部孝一师团长立即将各部队长召集到一户百姓家,传达了天皇停战诏书和关东军总部停战命令等所有文件,并宣读了关东军总司令官对第一〇七师团的赏词。师团长还当即向各部队长下达了自己的停战令。同时,根据苏联红军代表的要求,由日军派出一辆插有白旗、红旗和日本国旗的卡车同苏军代表一起,立即出发同就近苏军取得联系。卡车走出不很远便迎面遇到一名苏军军官单人骑马而来,原来是苏联红军第二二一师先头部队的一名团长。经与诺维柯夫少校等商定,两军就地停火待命,同时指定地点由两军师团长会晤谈判。日本关东军卡车完成联络使命后重返师团复命。安部师团长在进行必要准备后,由师团参谋沟井和副官等人陪同驱车前往指定地点与苏军谈判。苏联红军第二二一师长库什纳连科少将已提前到达,并在旷野上临时搭建了作为谈判会场的帐篷,还准备了简陋的桌、椅。据安部孝一回忆,当时苏联红军师长并未以盛气凌人的胜利者姿态出现,而是以礼貌得体的军人礼节和外交绅士风度,首先将稍好的椅子让给军衔比自己高一级的安部孝一中将。谈判开始后苏联红军师长简要地提出了停战条件:“日本关东军迅速集结,将武器、弹药、装备等集中一处,列出明细,并将部队番号、官兵名单等一并造册,于次日向苏联红军正式办理移交。军官军衔、佩刀可以保留。”

8月31日,双方代表举行了日本关东军第一〇七师团缴械投降仪式。随后,以安部孝一中将为首的第一〇七师团残部共8018名官兵被押往齐齐哈尔附近小民屯的苏联红军战俘营。至此,经过20天的激战较量,第一〇七师团不包括受伤的官兵,约有6000人被歼或失踪,这些曾骄横一时、自称不可战胜的日本皇军,最终以彻底失败而告终,其不可饶恕的侵华滔天罪行,将永远留在兴安的历史上,铭记在中国人民的心中。(本文作者系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