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总指挥在川康边(19350612)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4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11

红四方面军关于川西北敌我情况给中央的报告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二日夜于理番)

泽东、恩来、朱德诸同志: 谨将我方详情报告如下:

 一、敌情: 1.松潘平武方面:为蒋匪之嫡系胡宗南部。其兵力位置如下:伪第十二 旅及伪六十师(共三团)大约在松潘正面。伪独立第一旅在敌右翼(岷江西 岸)与我镇江关部队接触中。 伪六十一师及王光武之独立旅与钟松之补充旅,大约(在我军涪江西岸 兵力西移后)已由江油城北之白石铺到平武城一段渡过西岸,其企图如何尚 在侦察。

 2.江油到安县之香水场方面:为刘匪残部之许绍宗师彭诚孚师,及邓和 ×等部,安县正面之邓家渡、曲山、白道坪一线为田颂尧残部。 北川南面 之茶坪到大坝一线为王治易指挥之八个旅,此敌大部向后集中,似有抽调成 都、大邑、雅州之企图,现与我对峙中。

 3.李家钰部之一部,在汶川马安(鞍)山与我一部对峙中(前敌一部过岷江西 岸被我击溃残部退东岸)。

 4.范绍增师大约有一旅位彭、灌间之金马场,一旅位灌县东北之宝兴场, 有一旅大约在成都附近。

 5.邓锡侯之大部已向雅州、芦山调动,其先头一部大约已到青龙场,隆 兴场、五加口、宝胜场(宝盛场)一带扼制。 杨森之大部为大约亦在雅(雅安)、荣(荥经),向芦山间进。 

6.刘文辉在丹巴有一团。 

7.薛岳部大约到大渡河(现情不知)。 

敌之企图一面阻我军大会合(现已不可能了),一面防我会合后再大向 东打。

 二、我方现阵及各军位置如下: 四、三十军各一部在镇江关松坪沟南山与胡匪接战中,四、三十一军在 汶川、观音梁子、千佛山、土地梁、北川、片口线与敌对峙中。 马塘已有我军一部占领,现九、三十军各一部在威州、茂县路上。 我九军之八十、八十一、七十四团,三十军之二六五、二六八团已到懋 功,已令其以一部固懋以一部进占达维、巴郎山向灌县方面威敌并与兄方接 通。

 三、目前我军之主要敌人为胡宗南及刘湘残部,我军之当前任务必先消 灭其一个,战局才能顺利开展,因之或先打胡或先打刘须急待决定者。 弟等意见:西征军万里长征,屡克名城,迭摧强敌,然长途跋涉,不无 疲劳,休息补充亦属必要,最好西征军暂位后方固阵休息补充把四方面军放 在前面消灭敌人,究以先打胡先打刘何者为好,请兄方按各方实况商决示知 为盼。

四、此方对番回夷羌少数民族工作正加紧进行中,理、懋一带大约地瘠 人稀,粮食不丰,大金川之丹巴、崇化、绥靖一带或较此为好,马塘以上即 为小草地,居民游牧生活者为多,然人烟亦密。

 五、三十军政委李先念同志已来懋功,并带电台一架,在懋功之部队目前应如何配合兄方行动,请直接示知之。

 六、以后关于党政军应如何组织行动,总方针应如何决定,兄等抽人来 懋或我方抽人前来,请立即告知,电码密本请亦编好告知,以便灵通消息。

 最后红四方面军及川西北数千万工农群众,正准备十二万分的热忱欢迎我百 战百胜的中央西征军。 

活捉蒋介石、刘湘!

 中央西征军胜利万岁! 

西北革命胜利万岁! 

中华苏维埃万岁! 

(再带各方地图数份请收) 

国焘、昌浩、向前(向前代笔)

1988年,徐向前的回忆录正式出版,他在谈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前夕情况时写道:

“大家盼望很久的两军会师,就在眼前。消息传来,我们极为兴奋。1935年 6月12日,张国焘从茂县打来电话,要我代表四方面军领导人写一份军事报告.火速派人去懋功.转送中央。因我住理县,距离懋功近些,我连夜写报吿,介绍了敌军和我军在川西北的部署情况.请示两军会合后的作战方针,表示热烈欢迎艰苦转战的中央西征大军。连同两张地图,第二天一大早,就派人送走了。”

以上这段话,不禁引起了时任徐向前警卫员康先海难忘的回忆,因为这封信,正是由他亲手送交毛泽东同志的。康先海老人谈起这段往亊时说道:

“我是1932年初跟徐总当警卫员的,红军长征时期,我一直在他身边当警卫员?

1935年6月1日,中央红军经泸定向芦山急进? 6月8日左右,李先念率部去迎接中央红军,先后攻占懋功、达维。这时,徐总率四方面军总部进达现北川县武安,当时这里还有个地名叫墩上,他给党中央、毛主席的这封信即是在这里写成的。信末所署地名是理番,其实,当时我们还没有到达理番县境。

“徐总写这封信时,我一直在场。记得信是从头一天下午就开始写的,信写完己是第二天(6月13日)下午约一点多钟。在具体时间上,我的记忆和徐帅的回忆录略有出入。我记得信写好后,原先派出接应中央红军的最后一批部队也已在早晨走了。徐总在当时很担心若仅派几个人去送信,距离前面接应中央红军的大部队远了,在路上会遇到麻烦?所以,他把信刚写完,就让我立即把通讯连二班班长叫来,他要亲自布置送信任务。

“我马上跑步到通讯连,不巧的是二班长病得很重,去执行送信任务显然不行,我返转身赶紧回总部向徐总报告这一情况,准备建议另换个班去。在回返的路上,我想:我若是能去给毛主席送信多好,以往.徐总曾多次带着敬重的神情谈起过毛主席,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那时我的心目中,徐总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既然连徐总都敬仰的人那一定更是了不起的人物."我见到徐总后,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请求,没想到,徐总很高兴地答应了我,说:‘好嘛丨合二为一,但要记住完成任务是首要大亊,信送到了,也就见到了毛主席。这是我能在政治上给你的最大优待。现在,我宣布你为通讯连二班班长。徐总接着严肃地指着地图对我说‘你带二班立即从这里出发,今晚不要休息,一定要赶上早晨刚走的三十军部队后卫.才能避免路上遇到过多麻烦。翻红桥山(虹桥山)后,沿江向南,就会遇上党中央机关.一定要亲自把信交给毛主席.路上注意安全,加强后卫警戒?这封信千万不要落到敌人手中,记住,要与信共存亡、“我把信紧捆在身上,带领二班的9名战士立即上了路。沿着徐总所指的路线,机信地不分昼夜向南急行。19日上午.找到了中央红军总部机关。一个穿着和红军战士一样的服装、个子高大的人走过来说“我就是毛泽东。小同志,你辛苦了。’我心情很激动,赶紧把信掏出来,双手递给毛主席。当毛主席知道我是徐总的警卫员时,很高兴地向我问这问那,然后,把信纸展开。微风吹动着,毛主席就站在草地上聚精会神地看完了这封值。

"这天下午.我们通讯二班跟随党中央机关一道行军.天黑前到了抚边小镇。那时正下雨,毛主席把我们当作客人似地特别关照,让我们住进一间房子内,其他机关人员和部队大多数都是露宿。我们倍受感动,至今难忘。几天后,我们10个人带着党中央、毛主席对四方面军指战员和徐总等领导人的问候,回到了徐总身边。

如今,徐总写给毛主席的这封倍,完好无损地存放在博物馆里。(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吕国宾搜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