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上映山红 金刚台上姐妹花--- 我所知道的金刚台妇女排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06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收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9

目前,中共安徽省六安市委组织部正在牵头组织拍摄一部名叫《大别山精神礼赞》的纪录片,我很荣幸地参与其中。

2018年11月16日,该片摄制组要我给他们讲讲金刚台妇女排的相关历史和英雄故事。为此,我在原来了解掌握的基础上,又查阅了一些资料、进行了一些思考。

第一部分

一、成立金刚台妇女排的历史背景和大体情况

金刚台妇女排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在游击战争时期组建的一支特殊的武装组织,它是一个战斗的集体、更一个英雄的群体。

1934年,中共鄂豫皖省委率领红25军长征后,皖西北中心区---立煌县(金寨县的前身)境内的革命形势日趋严重。在这生死存亡关头,皖西北道委及时重建了红28军。于是,金寨地区军民便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配合新的红28军,进行反“清剿”游击战。

(一)

由于苏区的范围越来越小,加之敌人不断地增修碉堡,根据地的革命活动日益困难。留在这里坚持斗争的赤城县二区苏维埃主席张泽礼率少量武装和几十名妇女及红军家属,只得转移到金刚台坚持斗争。为了适应严峻的斗争形势,保证党的领导集中统一,1935年6月, 红军干部邱玉生和张泽礼在金刚台铁瓦寺主持成立了中共商南县委。先由邱玉生任书记,不久张泽礼继任,余绪龙、陆化宏、雷维先、徐其昌(兼秘书)、杜立保、史玉清(女)等为委员,并将赤城、赤南,六安六区及固始、霍邱等地撤退到赤城的区、乡工作人员,加上商北大队留下的特务队约80多人组建成商南游击大队,下辖2 个分队和1个手枪分队,余绪龙任大队长,以金刚台为基地,活动于熊家河、槐树坪、葛藤山、野人冲等地。

当敌人发觉游击大队在金刚台一带活动时,便从四面八方扑来,把金刚台团团围住,所有路口都建起了纵横交错的封锁网,实行军事封锁,不断地搜山、烧山,并与民团、地主武装相互勾结,实行“五家连坐法”,移民并村,强迫群众插白旗,企图切断县委、游击队和群众的联系,断绝游击队的一切生活来源,困死、饿死金刚台上的革命志士。

商南县委和游击大队为对付敌人的封锁和重兵“清剿”,便将部队划整为零,冲出敌人的包围圈,避实击虚、广泛游击。

(二)

在红军和地方武装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时,各地还建立了“便衣队”,他们积极配合红军主力展开斗争,打击敌人,保卫根据地。

商南各地便衣队在县委领导下,始终扎根于群众之中,严格遵守群众纪律,与群众结成了相依为命的亲密关系,深受群众的拥护和爱戴,群众想方设法地掩护便衣队和伤病员。便衣队实际上成了地方党政军三位一体的组织,是游击战争最好的、以群众工作为主的武装工作队,这是党和红军在三年游击战争中的一大创造。


(三)

为了便于行动,商南县委还将地方党政干部中的女同志、原红军医院的部分女护士和红军家属约40多人,编成妇女排,由排长袁翠明和县委委员史玉清具体负责,坚守在金刚台上牵制敌人、疲劳敌人。

金刚台是大别山主峰之一,连接鄂豫两省边区数乡镇,地形复杂,进可攻、退可守,妇女排就凭借这里的险要地势,同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妇女排很少有粮食和食盐,开始时还可打土豪、找关系到敌占区搞到一点,后来由于敌人封锁越来越严,只能靠野菜、野果充饥,草根、树皮度命。她们穿的只有一身破衣服,常年露宿山林、牵制敌人,在敌人不断搜山“围剿”的严峻形势下,克服无医、无药、无医疗技术等多重困难,护理伤员。便衣队的陆化宏,到敌占区搞粮食,途中同敌遭遇,头部负重伤,因为无医无药,伤口严重溃烂,被送到妇女排养护。经妇女排用草药贴敷,精心护理,终于伤愈归队。妇女排的老肖负伤时,子弹在伤口里未出来,她们就用针、兽骨片代替手术刀,取出子弹,用草药治愈了伤口。1936年夏,苏仙石便衣队中敌埋伏,战士小邢在激战中腿负重伤、掉队失踪,县委书记张泽礼命令妇女排一定要把小邢同志找回来。史玉清带领妇女排部分人员翻山越岭,10多天后,终于找到了小邢。由于是夏天,伤口里生了蛆虫。妇女排的同志把他抬回来,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护理,伤愈归队。妇女排就这样陆续护理了几十名负重伤的战士重返战场。

妇女排同志之间亲如姐妹,遇到紧急情况,都能互相照顾,舍己为人。1936年秋的一天下午,县委书记张泽礼的爱人晏玉香和十几个战友在金刚台西猫儿石一带活动。大家几天都没有吃一粒粮食了,精疲力尽,刚坐下休息,就碰上了敌人搜山,只得一路快跑,躲进一片丛林里。晏玉香见大队敌人向丛林方向追来,为了保护战友们,她便冲出丛林,全力朝着另一方向跑去,引开敌人。最后,晏玉香跑到一座悬崖边,无路可走,身后的敌人却已追了上来。为了不当俘虏,她纵身跳下深涧、英勇牺牲。战士张敏有一个吃奶的孩子,由于饥饿经常啼哭,在敌人搜山时,因害怕孩子哭声暴露目标,硬是把孩子活活捂死。

敌人为了扑灭金刚台上的革命火种,除了大规模搜山外,1937年春,在金刚台主峰还修建了碉堡,驻剿、搜剿同时进行。妇女排为了牵制敌人,日夜不停地转移,攀缘在金刚台的深山密林和野兽出没的地方。在敌人的一次搜剿中,妇女排被冲散了,史玉清、陈宜清等4人为了寻找妇女排的其她同志,被敌人包围了,她们4人便从几丈高的岩石上溜下深涧,史玉清落到一个乱石丛中。陈宜清等人为了掩护史玉清,主动暴露自己,被敌人抓走。妇女排里唯一的一位男同志老李,60多岁了,儿子当红军长征走了,老伴死了。妇女排冲散后,他和袁翠明排长,寻找史玉清、陈宜清等人,途中被敌人发现,老李为了掩护袁翠明被捕,敌人严刑拷问妇女排的下落,他至死不说,最后被敌人割了头颅、壮烈牺牲。

在三年游击战争的艰苦岁月里,妇女排在金刚台上吃野菜、嚼草根、穿密林、卧冰雪,机智勇敢地同敌人周旋了近3年,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难以忍受的困难,牵制了大批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商南县委和游击队坚守根据地的斗争,直到最后胜利。

“金刚台英雄八姐妹”中六人合影(不包括后排左一、左三)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