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金刚台妇女排的英雄故事和感人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06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收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5

一、史玉清金刚台妇女排的杰出代表

史玉清,安徽金寨人,1916年生,1929年参加革命,1931年入党,曾任童子团中队长、指导员,乡苏维埃委员、妇女委员长、中共商南县委委员、六合交通局副局长等职。抗日战争中曾在新四军四支队工作。离休前在安徽省卫生厅、合肥牙防所任副科长、副所长等职。史玉清是金岗台妇女排的杰出代表、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的夫人,她和袁翠明(袁明)、范明、彭玉兰、方立明、胡开彩、陈发新、吴继春被人们称“金刚台上英雄八姐妹”。


(一)

一九三五年秋,县委委员卢化宏带便衣队到敌占区去搞粮食,途中与敌人遭遇,战斗中头部负重伤。因缺医少药,头肿得很厉害,疼痛难忍,生命垂危。这时,县委决定让史玉清和炊事员老李到窑沟去找护士。那个地方史玉清从未去过,只有老李跟随便衣队在夜间去过一次。到窑沟还要经过敌人的封锁线,随时都有被捕的可能。能不能闯过封锁线,完成这次找护士、救战友的任务,对史玉清来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出发时,天下着毛毛细雨,当史玉清他们走到去铁瓦寺的分岔路口时,天已黑了。老李迷失了方向。他们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史玉清和老李鼓起勇气,决定就在通向敌人黄土岗碉堡大路的对面小沟里(距离大路只有几丈远)暂时隐蔽起来,等到天亮再辨别去窑沟的方向。

走了一天的山路,他们又饿又累,全身又被毛毛细雨淋透了,再加上夜晚的阵阵凉风,分外寒冷。特别是老李年纪大,冻得直打哆嗦。大约在晚上九、十点钟,黄土岗碉堡里的敌人出来巡逻了。他们在小沟里能够清楚地看到敌兵的身影。因为他们隐蔽的地方离敌人很近,怕出意外,便有些紧张,于是,也就忘记了饥饿和寒冷。好容易熬到天快亮了,老李才辨清了方向。这时,敌兵出操了,他们不敢走大路,就顺着深山老林中的崎岖小路向窑沟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到半山腰时,忽然发现一间破草屋里有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他们正注视着史玉清他们的举动。史玉清向他们要了点水喝。不一会,小男孩不见了,史玉清就借出来小便的机会,去观察小孩到哪里去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家人是好是坏,害怕那个孩子给敌人送信。史玉清出来后没有看到孩子,就快步向三岔路口跑去。忽然发现这个孩子正在离三岔路口几十米远的树林里为他们放哨哩!这时,史玉清才放下心来,而且被老区人民关怀子弟兵的精神所感动。这两位老人给史玉清他们做了干饭吃,还想方设法为我们闯过到窑沟的最后一道封锁线作准备。

从这家老百姓的门前可以看到对面山顶上敌人挖的战壕,但没有看见有敌人活动。这家人告诉史玉清他们,可能是敌人换防了。太阳落山时,敌人不来接防,就有可能是进行搜山去了。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敌人在搜山,就不一定来接防了。听到这个情况,史玉清决定利用敌人换防的时候闯过封锁线。于是,他们就告别了这家人,向窑沟方向走去。

到窑沟,首先要通过两山之间的三里多路。史玉清他们刚走到小山的背阴处,山下突然传来敌兵的叫嚷声,果然敌人来搜山了。说时迟,那时快,敌人距史玉清他们越来越近了。他们无处藏身,急得满头大汗。只见那些敌兵用枪尖子挑着从老百姓家抢来的鸡鸭,呼达呼达地向山上走来。史玉清他们急忙绕到一个山嘴子边,忽然发现下面有个三、四尺宽,三尺多深的小凹坑,于是,他们就飞快地顺着竹林滑到小坑里,隐蔽起来。这时,天上乌云密布,不一会下起了大雨。这真是一场救命雨呀!

搜山的敌人怕雨淋,争先恐后地窜下山去。史玉清他们就抓紧时机,冒着风雨,顺着荒山凹,快步前进,闯过这最后一道封锁线。因为老李年纪大,快跑一段后,实在走不动了。这可不行,万一被敌人抓去了,不但完不成任务,反而坏事。因此,史玉清就拖着老李快走。直到太阳落山时,他们才走出山凹,来到窑沟。这时,天近黄昏,雨已停了,密林里一片漆黑。老李记不清红军医院在哪个山洞了,他们在树林里休息了一会之后,就开始寻找。好不容易来到一个山洞前,借着雨后的星光,只见一片乱七八糟的景象:破面盆、破布条,扔得到处都是,焚烧的灰烬还在发出焦臭味。

看来就在前几天,红军医院遭到了敌人的袭击。正当他们发愁的时候,附近突然传来人声,他们从暗处观察,只见一个人来到山洞边。这人不象是搜山的敌人,倒象是自己人。史玉清他们就主动来到他的身边,仔细一看,原来是医院的护士汪乃琴。

汪乃琴告诉史玉清他们:前两天敌人突然包围医院,同志们转移时被打散了。于是,他们和汪乃琴也顾不上休息,匆忙返回,直奔金刚台。

(二)

汪乃琴来到金刚台后,悉心为卢化宏治疗。卢化宏的伤势很快得到控制,慢慢就痊愈了。

在金刚台上的三年里,在一无医、二无药、三没有治疗伤病员的经验的情况下,妇女排先后收容和护理了红二十八军及便衣队的伤员数十人。

一九三六年夏季的一天,史玉清和同志们清早上山挖野菜。回到宿营地时,县委张书记对史玉清说:“小史,你回来得正好,有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们。”

原来是便衣队在一个山洼里遭到了敌人的突然袭击,便衣队员小邢受伤后失踪了,一连找了好几天,也没找着。

张书记严肃地看着史玉清说:“小史,你是懂得的,我们每一个同志都是党的宝贵财富。现在,这个同志也许正忍着伤口疼痛,在寻找我们。你领两个人,想办法把他找回来。”

接受了任务,史玉清就领着两个同志出发了。他们沿着便衣队员失踪的地方,一山一山地听动静,一处一处地查痕迹。一连找了十多天,连这个便衣队员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有一天,史玉清他们隐藏在一个山包上,分别向山洼里观察动静。一个同志忽然拉起史玉清的胳膊说:“玉清姐,你来看。”史玉清顺着她的手指往前看,只见对面山沟里有个人,艰难地用手拨开草丛,一下一下往前爬,爬到沟边时,就坐了起来,扬起脸向四周观望。

“找到了!”史玉清他们兴奋地叫起来。连忙跑去一看,果然是便衣队的小邢。

原来,小邢的脚拐伤以后,不能行走,就坚持用手掌和膝盖爬着寻找部队。此时,他的手掌和膝盖上的血茧结得象马蹄掌一样厚,受伤的那条腿,肿得象小水桶一般粗,伤口里生蛆,浓水流个不断,臭气难闻。他浑身破烂不堪,脸上的皮紧紧包着骨头,没有一点血色。这么多天,他是怎样熬过来的?他一见到史玉清他们,简直就象见到救星,流着泪说:“我总算找到你们了。再见不着你们,我就要完了。”

史玉清他们谁也顾不得脏啊臭的,立即轮换着把他背回来。大家被小邢的顽强精神所感动,齐声称赞他是好样的!

小邢由于受伤后长时间得不到治疗,又加上天气炎热,伤势十分严重,必须赶快抢救。可是,妇女排一无药品、二无手术工具,护理知识也只粗略懂得一点。往日治疗伤病员都是“开水洗伤口,旧絮当棉球”。可往日的伤病员都是受伤不久,抵抗力还强,所以能够治好。眼下这个伤员,用老方法能行吗?谁心里也没底。大家都为小邢犯愁。商量的结果,大家一致推荐曾当过护士的彭玉兰负责护理小邢。

决定一下来,她们就立刻行动。先熬一碗米汤,给伤员喂下去,算是打了“强心针”。然后,史玉清和小彭小心翼翼地给伤员轻轻地挤尽脓血,拔出腿里的蛆,用凉开水将伤口洗干净,涂上猪油,找块破白布包扎了伤口。

几天后,揭开看看,伤口竟也好些了。大家都感到很高兴。往后,史玉清她们每隔两天,就给他治疗一次。

为了使伤病员早日恢复健康,史玉清她们中年轻力壮的同志就多吃野菜、野果,把便衣队送来的少量粮食节省下来,尽量多给小邢做些饭吃。逢到下雨天,他们就想方设法给小邢找山洞住,外面派上瞭望哨。敌人搜山时,他们就轮换着背小邢转移。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护理和治疗,小邢的伤口终于慢慢愈合了。他归队以后,每逢见到史玉清她们,总是流着热泪说:“多亏你们这些女同志救了我的命。我打心眼里感激党!感激你们!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