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继春:革命一生走在前 初心不改做贡献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06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收集整理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44

吴继春(1915-2001),女,河南新县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河南省罗山县宣化店指挥部医院医务主任,新四军二师四旅被服厂党支部书记,第三野战军二十五军供应站营业股股长,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家委会党支部书记,西藏军区政治部直工部干部科科长,福州军区真政机关工作科科长。

吴继春这个名字,对淮南抗日根据地四支队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她是红二十八军坚持三年游击战从山上走下来为数不多的女红军战士。这里只叙述她在三年游中的鲜为人知的一段革命生涯。


吴继春出生在河南新县新集区冲天泵乡金河村一个贫苦人家,生活非常贫困,经常是食不果腹,由于家境生活太艰难,两个姐姐被迫送人家做童养媳。几个哥哥很小就给地主家放牛、帮人种地、打长工,受苦挨饿是常事,她从小在家跟母亲和兄长务农。对她打击很大的是两个姐姐先后被婆家折磨死,四哥因参加米厂暴动被国民党杀害了,因而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常想为什么富人这么狠毒,穷人这么受苦,尤其是妇女还常受丈夫和公婆的打骂,对男女不平等想不通。1930年夏天,湖北黄安来了共产党,为穷人谋利益,打土豪劣绅,分田地,男女平等,妇女还能得到自由。她想,共产党啥时到我家乡就好了,我们穷人和妇女只有参加共产党才有出头的日子。1930年9月红军解放了新集城,乡下成立乡农会、妇女会、少先队和自卫军,只有15岁的她毅然报名参加少先队工作。

1931年3月吴继春带头报名参军,离开家乡到鄂豫皖红四方面军后方医院第一分院当看护,从此成为一名红军战士。经过培训学习,她很快就掌握救治伤病员的外科技术,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总医院第三分院当看护、看护长,又在罗山县指挥部医院代医务主任,经常在前方打仗时带担架队,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负伤人员。1931年10月经秦基珍、秦基莲二同志介绍加入了共青团,后又加入了共产党,入党后她更坚定的树立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

1932年5月份,她在罗山宣化店指挥部医院参加了独立团攻打扬万店、彭辛店等战斗。6月蒋介石调动了30万军队亲自指挥对鄂豫皖苏区进行第四次“围剿”,妄图一举消灭红四方面军。由于张国焘极力推行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导致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败,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于1932年10月撤离鄂豫皖根据地越过京汉铁路开始战略大转移,后方总医院也随军西征,为了照顾不能走的重伤病员,吴继春被留在红二十五军后方医院负责护理伤病员工作。主力西征后,国民党“围剿”更加残酷,在根据地内实行“三光政策”,大多数医院遭敌人破坏,不少医务人员、伤病员惨遭敌人杀害,根据地越来越小,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困难,当时卫生工作也处于非常艰难时期,留下的医院多数分散隐蔽在深山野林里,缺医少药,条件非常差,常用茶叶水、盐水以及草药代替药品给伤病员换药,没有粮食就用山果、野芹菜、草根、树皮充饥。1933年5月,吴继春同志调到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二二五团医务所当医务员,参加了湖北七里坪战役,郭家河、潘家河、扬泗寨等战役。尤其在七里坪的战役中,仗打得很激烈,伤员很多,她不分白天、黑夜地抢救伤员。在严峻的斗争形势面前,吴继春经常出没在战斗第一线,有时一人负责好几名伤员的转移,有时背着伤病员就走,但她从不叫苦叫累,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在鄂豫皖省委的领导和广大群众的支援下,红二十五军纵横在大别山区,不仅粉碎了敌人的“清剿”,还部分地恢复了丧失的根据地并开辟了部分新的根据地。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根据党中央和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精神、决定进行战略转移。红二十五军医院也随主力一起西征,当时吴继春再次被留下照顾不能随部队走的伤病员。红二十五军主力走后,国民党蒋介石对根据地红军进行疯狂的“清剿”,1935年1月留下来的红军部队和游击队重建红二十八军,由此展开三年游击战,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消灭这支新的红军主力,调兵遣将进行“追剿”,企图消灭红二十八军。革命进入了极端艰苦的时期,在山林中的后方医院遭袭击和破坏,损失很大,敌人包围攻击我们的后方好几个分院和医务所,医务人员和伤病员遭杀害。

1935年7月,吴继春所在的红二十八军后方医院由于叛徒的出卖,国民党突然偷袭了韭菜沟,院长林之翰和政委熊得安(女)组织同志们一面抗击敌人,一面分散突围,奋勇抵抗,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下午4点多,医院20多人壮烈牺牲。政委被敌人打伤后又被剪去左耳,惨遭杀害;林院长身负重伤,他爱人朱淑良也壮烈牺牲,吴继春随林院长连同他4岁的幼女林光明、看护和勤杂人员共19人一同被俘。在途中,林院长通过观察得知偷袭医院的国民党军队是张学良东北军112师部队(当时张学良部队一般不杀医生和看护),林院长嘱咐她不要惧怕敌人的穷凶极恶,坚决不向敌人说实话,只说家穷吃不上饭到医院当看护,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吴继春在受审中始终咬定自己年龄小,当看护为了有饭吃。在军法处关了20多天,后关在黑牢里4个月,审问和拷打多次,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结果判了几个月的徒刑,罚做苦工。不管敌人怎么严审,她从不向敌人屈服和妥协,敌人始终未从她嘴里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口供。6个月刑满(1936年4月),她被家人保释出来。回到家中不久,红二十八军后方鄂东北道委会派便衣队胡明同志来看她,让她在家中做革命工作,不久又被敌人发现,她再次被捕,坐牢10天,经三次拷打审问,她始终咬定“我不知道”。后来国民党把其他人全部枪杀了,她也被押赴刑场陪绑。后被同族的一个叔叔吴典章(联保主任)保出来。7月,民团派十几个团丁带枪将吴继春抢去、给民团头头龚智富做老婆,她在婚礼上打闹,誓死也不跟他成亲,并砸伤了龚,姓龚的只好送她回家。回来后,吴典章对她不放心,白天让她在家干活,晚上关在民团炮楼里。在8月的一个夜晚,我鄂东北道委会又派胡明等同志带便衣队把她从炮楼里抢回部队,安排到鄂东北道委会医院工作。经历了两次被俘、坐牢,多次严审、拷打,又经历了刑场陪绑,更坚定了她的革命意志,使她明白了许多道理,她决心要加倍努力工作,用实际行动报答党和部队的恩情。

1936年的秋冬季,在国民党“清剿”下,红军医院的处境更加困难,部队整天处于游击状态,山上呆不住就化整为零,有些医务人员被分配到主力部队,随军为伤病员医治,有些伤病员只能就地安置,女医务人员下山化装成老百姓,隐蔽在群众家里,吴继春当时安排在一老乡家做掩护,白天在田里干活,晚上回来给伤病员治疗,由于伤病员住的比较分散,她每天都要一村又一村,一家又一家的跑着给他们治疗。她最高兴的事就是能医治好伤员的伤,她总是尽职尽责、不知疲倦地工作。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先后有十多个伤病员伤愈后回到部队或便衣队继续参加战斗打击敌人。


1937年“七七”事变后,红二十八军从山上走下来,东进抗日,被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吴继春在支队医院做医药工作。她全身心的投入到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并成为四支队医疗救护工作的骨干。《新四军卫生工作史》一书中有一段专门描写四支队东进后第二后方医院的记录:“当时在第二后方医院有吴继春、胡开彩、彭玉兰等,他们有丰富的战伤医疗护理工作经验,有深厚的阶级感情,对在收治大量伤病员工作中,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埋头苦干、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全心全意医治护理伤病员,得到伤病员的称赞和多次受到上级的好评。”

1938年11月到1945年8月的八年抗战中,吴继春因工作需要先后调动工作多次、改行多次,不论是在留守处妇女工作队,还是在四旅被服厂任党支部书记,从不讲资格,发扬老红军的优良传统作风,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干一行、学一行、爱一行,她总能克服各种困难,把每项工作做好,多次受到部队的奖励和领导表扬。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