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方面军生死攸关的重要会议——燕子河会议纪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07 来源: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汪家广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4

在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最艰难的时期,19329月中旬红四方面军主力退守皖西,这也是红四方面军成立以来主力部队的首次会师。

蒋介石对红军“败退”皖西的消息十分敏感。经过冯寿二、七里坪、胡山寨三场恶战,红军从七里坪、新集这些“赤区”撒出,表明它在大别山西翼已受到重创。蒋介石连电催促卫立煌、陈继承、张钫迅速东进,尾追红军,与皖西的右路军形成夹击之势。蒋介石深信他遇上了彻底消灭大别山红军的最佳“良机”,一边严令各部快速东移,不得“贻误战机”,一边悬出“重赏”,声称金家寨是皖西苏区中心,谁先攻占金家寨,此地就用谁的名字命名设县治,以示嘉奖。卫立煌所部蒋伏生八十三师一直没有受到红军的严重打击,推进很快。

敌军在大别山西侧的“胜利”也大达助长了皖西之敌的气焰。皖西敌各纵队奉蒋介石严令,在右路军司令官王钧指挥下,一反前期的畏缩不前,同时向西进击。北翼徐庭瑶纵队前进速度最快,红四方面军主力到达金家寨当日,徐庭瑶已突破淠河,越过独山试图抢先攻占金家寨。这路敌人进展太快,徐向前、陈昌浩当天并没有掌握这个情报。在金家寨的作战会议上,徐向前提出的作战方案是:率全军向六安东出,打击冒进的徐庭瑶第四师。

转移到金家寨后尚未得到休息的红军立即起程东击。行前,红七十四师被拆散,紧急补充到其他各师。红十师在前,随后是红十二师和红十一师,七十三师做后卫,负责对西线追来的陈继承、卫立煌纵队实施警戒。此时,红七十五师在叶家集一带与敌激战,无法参与此次战斗。

前面就是东、西香火岭(今金寨境内),193012月,许继慎、徐向前曾率红一军在这里歼敌四十六师三个团,胜利粉碎了皖西敌人对苏区的第一次“围剿”,人们盼望着还会出现这样的胜利。由于这里是苏区,红军没有想到要隐蔽行军,前锋红十师行至西香火岭,即被进占独山的徐庭瑶部发现。经过补充的关征麟旅再次充当急先锋,迅速向我军先头部队发起攻击。红十师突遭打击,就地转入战斗。敌我各占一道山梁,成相持局面。徐向前听到前面响起枪声,知道不好,飞马赶到,发现敌人正大规模地向我军防御线运动,迫击炮弹也乱纷纷地打过来。徐向前命令王宏坤“坚守阵地”,“咬住敌人”,一边命令红十二、十一师向敌左右两翼迂回。山路狭窄,部队突然改变行进方向,加上劳师远征,战斗力减弱,耽误了一些时间。对面,徐庭瑶也发现了红十师,命令三个旅向我两翼迂回,红十一,十二师于是分别在红十师南北两翼与敌军遭遇,激战多时,谁也没有突破对方的防线,双方成相持局面。

徐庭瑶在东、西香火岭与红军遭遇的消息很快被右路军司令官王钧获悉。他意识到,右路军各纵队有可能将徐庭瑶部的东、西香火岭之战演化为一场与红军主力的最后“决战”。王钧急令右路军二纵队所属之胡宗南第一师向战区急进,从徐庭瑶纵队南翼加人战斗;令右路军二纵队第七师、第十二师及独四十旅增援徐庭瑶的北翼,又令驻合肥的右路军预备队一个师星夜西援,加强给徐庭瑶纵队。王钧同时电告蒋介石,令其督促中路军陈、卫纵队“星夜入皖”,与右路军一起将红四方面军合围于东、西香火岭地区。在东、西香火岭展开的红四方面军周围,突然出现了比不久前在新集地区更危险的被敌重兵合围的态势。

卫立煌占领金家寨之时,红军主力已翻山越岭南下至霍山西部的燕子河(今金寨县境内)。这里是鄂豫皖苏区新成立的五星县的县治所在地,敌情稍缓,部队停下来稍做休整,等候派往英山的侦察员报告敌情。侦察员当夜就赶回来了,说英山县城已于916日被敌中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官上官云相占领,目前敌已由南向北组织起数道封锁线。这个情报非同寻常,表明红军到英山,就将面临激烈战斗。上官云相是蒋介石手下的悍将,不会轻易让红军在英山得手。     

燕子河会议旧址——凉亭坳刘老庄子

鄂豫皖中央分局决定在燕子河召开军事会议,研究下一步行动方向。参加会议的有张国焘、沈泽民、陈昌浩、徐向前、蔡申熙、方英和王平章。张国焘此时已一筹莫展,而在分局内部,以沈泽民为首的鄂豫皖省委代表,则对四方面军相继放弃七里坪、新集和金家寨等苏区重地、不断转移以躲避敌人,感到怒不可遏。无论是对整个鄂豫皖苏区负全责的张国焘,还是鄂像皖省委的领导人沈泽民,红四方面军的领导者徐向前和陈昌浩,都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必须结束红军这种不断被动应敌的状态,从战略上恢复主动地位。不这样红军就可能在被动状态中越陷越深,直至完全失败。

燕子河会议开了三天。这是一次有关鄂豫皖苏区和红军未来命运的重要会议,有许多重要问题需要思考,一些最重大的问题需要决断。会议进行期间,方面军总部接到报告,原部署在霍山、桐城一线的敌右路军第三纵队(敌三十二师),正向燕子河方面攻击前进。徐向前不得不退出会议,带五星县独立团对付这路敌人。他挑出一百多名精兵组织敢死队,由团长郭伦义率领,半夜出击,突然袭击驻在白莲涧的敌三十二师师部,将其副师长、参谋长以下数十人全部击毙,迫使敌人全部逃回霍山诸佛庵。这场战斗影响了会议的进行,却加剧了会场上的紧张气氛。

 

燕子河会议场景(油画)

张国焘还是那句话:怎么办?!徐向前、陈昌浩提出:即使有上官云相的四十七师在(敌五纵队的五十四师位于罗田)红军仍应继续南下英山,以我四方面军全部击敌一个师,获胜有较大把握。占领英山,我军即可获得一个立脚点,搞到粮食和其他军用品,使自己获得一个喘息的机会;其次,就目前的兵力对比而论,红四方面军要打破“围剿”已经十分困难,占领英山后,我军应坚决甩掉根据地这个包袱,干净利索地跳到外线,进军潜山、太湖,在更广大的战场上,在敌人的大后方作战,调动敌人出苏区,红军再伺机打回根据地,这是一个经过深思的战略设想。张国焘此时心乱如麻,他表示支持这个提议,深信红军留在根据地已不能打破“围剿”,那样就不如跳到外线,引敌人兵力出苏区,以后再瞅机会打回来。

沈泽民、王平章强烈反对徐向前、陈昌浩的意见。他们坚持自己一贯的主张,即红军的责任是保卫苏区,红军离开苏区,苏区就将不复存在,况且红军离开苏区也将面临失去根据地支援的危险。目前红军还有数万人马,怎么就承认失败,置苏区人民于不顾,完全退出根据地呢?红军从新集退到金家寨,又从金家寨退到燕子河,沈泽民已完成了对自己和张国焘关系的重新定位:张国焘正在惊慌失措中放弃整个鄂豫皖苏区!这个老“右倾”就要断送这块无数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打出来的红色根据地!他绝对不能同意!沈泽民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边苏区已经错了,现敌中路军与敌右路军主力全部汇聚皖西,红军正应趁机拉回鄂豫边苏区,依靠老区群众,重整旗鼓,恢复根据地!这样或许还能弥补错误,夺回失去的胜利!

会场上出现了激烈的争执,军队和地方的负责人看问题的立场与方法不同,争论自然就不会有什么结果。然后是久久的沉默。这时,一直默默无语的红二十五军军长蔡申熙提出了第三种建议:如红军跳到外线作战,东出潜、太不如西出平汉路,进至路西的应山、随县、枣阳一带,那里有党和红三军(即贺龙领率的红二军团,于19313月改编为红三军,贺龙任总指挥,关向应任政委),背靠桐柏山,地形条件较好,苏区中央局913日的电报不是指示红三军向平汉路西展开活动,策应四方面军吗?这个建议显然与徐向前、陈昌浩的建议有相似之处,只是跳到外线去的方向不同。

张国焘沉默不语。现在是由他拍板的时刻。大家眼睁睁地看着他。他不仅是鄂豫皖中央分局的书记,鄂豫皖军委的主席,还是中央代表。张国焘沉默许久,突然做出最后决定:由郭述申和皖西独立第四师师长徐海东率少部兵力和地方武装,在皖西和潜、太地区扰敌后路,牵制敌人,红军主力先取英山,再向黄麻苏区回师!

燕子河会议是历史给予张国焘的最后机会。就会上出现的几种建议而言,无论是东出潜、太还是西出平汉路,都比取英山后回师黄麻更有想象力,红军也能得到更大的战略上的主动。但张国焘有自己的政治考量:四方面军跳到外线去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使拥有4万平方公里,350余万人口,26个县级政权的鄂豫皖苏区的全部沦陷,就等于承认第四次反“围剿”彻底失败,张国焘必然要就此“重大失败”向中央负责。

无论是彻底放弃苏区还是红四方面军跳到外线作战,都是大事,张国焘必须向中央请示,中央没批准之前,他不能贸然行动,然而,此时他已然采取行动了。

红四方面主力军西移的消息很快被蒋介石获悉。红军在黄安的河口再陷重围。黄柴畈大突围之后,红四方面军主力越过平汉线,激战三千里,开启创建川陕苏区的艰难征程。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