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壮族美食—— 油炸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3-21 来源:乐业县同乐镇政府 作者:岑春徽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06

 
      论到壮族的美食,且不说青天白云山野小溪林中的竹笋野鸡,也不说稻田河滩之中肥美有力的鲤鱼,更不用说家家户户挂在灶台上熏得黄爽爽的腊肉香肠,仅仅是风味纷繁复杂的粑粑一种,就叫人流连忘返醉心其间。

      乐业县在先秦时期属于鬼方的地界,而自从百越时期开始,民族的融合和迁徙就在神州大地上缓慢的进行,也在彼此不同的部落和文化冲击中交融形成新的表现,乐业即便如此,壮族汉族瑶族文化的争相交汇,汇聚在南盘江畔,随着大石围景区景色的郁郁苍苍形成多姿多彩的民俗文化,养育了乐业人热情好客豪爽大气的品质,更在美食一道开出数枝奇葩。

      端午前后,乐业人最喜欢的是做一种叫做油炸池粑的小吃,有客人到来则借之款待,没有客人来那么家人围聚在一起,摘上一盘新近成熟的桃李果子,在院子里品尝油炸粑一道侃大山拉家常。这近乎一种节日的仪式,但更多的是农忙过后的交流与休憩。这时节小麦已然金黄饱满,早已收割完毕打下来储藏在家里,油炸粑的原料便是这金黄饱满的麦子,用磨面机打成极为细微的粉末,浇上甘甜的井水或是后山林深不知处水车蓄积的天然溪水搅拌均匀,等发酵得冒出细微的泡沫后,拌上葱花青色的嫩辣椒和八角茴香等作料,肉是一般不会放的,否则那便成酥肉。用筷子挑着放入慢火烧制的一泓植物油中,可以听见热油遇冷发出的嗤嗤声,而油炸粑就在这样的工序中变得金黄爽口,外焦里嫩,直叫人看了垂涎欲滴,欲罢不能。

      孩子们早就围在灶台边止不住的张望,渴求最先尝到这母亲的美味。但是每每无法得偿所愿,乡下人朴素的观念里做了好吃的东西最先是要摆放在家神的桌子上献祭一番的,祈求天地神灵和祖宗的保佑。其次依旧轮不到手指伸得老长的熊孩子们,要给家中最老的长辈动手之后才可以动手,这是对老人最起码的尊敬。但孩子们也往往是最先品尝到的,老人会摸摸头慈祥爱怜的挑选又大又黄的油炸粑夹送到孩子的手中,让他们吃饱喝足以后野马一样去玩耍。

      油炸粑算不上什么罕见的事物,甚至可以比拟麻婆豆腐一样的飞入寻常百姓家。可因之火候的不同和掺杂辅料的多寡,也会有不同的口味,盐和鸡蛋是要提前放入搅拌的面粉当中的,加入鸡蛋可以使面粉更加酥软金黄,而盐的辅助也不至于品尝到内部的时候寡而无味。真正到摆上桌面招待亲戚朋友的时候,食客自然满嘴都是残留的油渍,连带五指也像从油锅当中捞出来一样无法避免。这时候肯定会奇怪怎么不用筷子呢,倒也不是这边的人不讲卫生不爱干净很奇怪,只怪主人做得太美味让人止不住大快朵颐。吃后回味其中的味道尚顾不上,又怎么会顾忌卫不卫生的问题呢?

      过夜之后剩下的油炸粑,灵巧的母亲会把它们放在竹篾做的蒸笼里回暖,热气一蒸满屋子都会是诱人的香味,但是这样的味道略微带着丁点的润,没有刚出炉时候的甘香与硬脆。孩子们很喜欢的,他们一贯的风格是只吃掉炸得金黄酥脆的外层皮子,而把内里的肉分享给大一点的哥哥姐姐或是一道追逐玩耍的猫狗。但母亲们的手可谓是这世界上最神奇的事物,再简单的材料也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做出不一般的成果来。对付挑嘴的孩子,自然也不例外。

      这时候母亲会把油炸粑切开来成为均匀的小块,再放入油中“酥”一道,将满满的几面都酥的金黄的样子再盛出来,孩子们是经受不了这样的诱惑的,行动得敏捷而又欢快。乐业壮家人对于美食的精细一直被外乡的人所诟病,他们认为与其有那么多的时间精于耕耘,何不把时间花费在更加伟大的事情上——赚钱,可他们又如何得之这细微的美食中饱含着一位母亲对孩子、一位妻子对丈夫、一位媳妇对家庭浓浓的关爱呢?

      这简单的美食,不知蕴含了多少制作的人的心意,不然怎么会让异乡的游子在端午时节怀念家乡的味道,又如何寻找到那一抹乡愁的皈依。土生土长的乡下人自然不用遗憾,母亲早已备好面粉等着孩子的返程,等母亲们老了,自然会有媳妇接过熟识的工具,再延续这伴随生命,成长在亲情里的味道。祖祖辈辈精于此道,传家宝一般的流传于后世,唯独不同的是不再是传男不传女,相反将媳妇和女儿早早的就扶持成为这油炸粑的大厨掌门人。

      外来的旅客倘若运气好缘份碰上了,在那些壮族人家的吊脚楼上,嗅着稻草独特的芬芳,看翠竹林荫,听牛羊咩咩叫唤,也是可以得到品尝几许的。那么,品味过这道小吃童年记忆中烙印与心的你,尚在远方奔波劳碌的你,此刻看过这些文字味蕾馋动的你,又还在犹豫什么呢?订上机票或买上车票,选好想要到乐业途经的美食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