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鸣岩下“漫山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21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48

太子山环抱的松鸣岩,

西方顶连的是蓝天。

五彩的祥云绕山转,

南无台落下了神仙。

【红色思源网讯 通讯员:邓仲祥】 松鸣岩,国家4A旅游景区,坐落在甘肃省和政县陡石关小峡口,背靠巍峨的太子山。主峰为玉皇峰,南峰为西方顶,北峰紧依主峰北侧,三山并立,宛如亭亭玉立的三位少女恋恋顾盼。身临松鸣岩,只见小峡河奔腾于峡谷之间,青峰接云,古松参天,四季云雾缭绕,终年流水潺潺;每当山风劲吹,松涛声震荡峡谷,松鸣石壁,经久不绝,故名松鸣岩。景区云杉、冷杉、马尾松遍布山野,古树参天遮蔽,四季苍翠,古有“须弥翠色”之景名,列“宁河八景”之首。

相传很早以前,有位猎人进山打猎,碰见一位美丽的姑娘在河边戏水唱歌;猎人被美妙的歌声迷住了,就悄悄地躲在树林中学唱起来,唱着唱着,不知不觉竟唱出了声。姑娘发现有人偷听,就急忙转身向山上跑去,猎人也紧紧跟上;可转来转去再也没有看见那位唱歌的姑娘,只有歌声在山间林中回响。

后来,为了纪念这位留给人间优美歌声的仙女,在松鸣岩修建一座菩萨大殿,并在猎人遇到仙女的这一天--农历四月二十八日,男女老幼聚集在松鸣岩下学唱仙女的歌,从此,松鸣岩便有了一年一度的唱山会。

唱山会这一天,成千上万的善男信女和游人从四面八方赶来集会,或祈福禳灾,求神许愿;或游山唱“花儿”,相互助兴。

松鸣岩“花儿”会演唱形式多种多样的,可以独唱,也可以齐唱和对唱。四人一堆,五人一伙,聚集在松鸣岩山头,树下,河旁,林间,放声高歌。如果谁唱的“花儿”最好,自然就会招来许多观众和歌手围个水泄不通。此时,歌声,欢笑声此起彼伏,在蓝天白云间荡漾,令人陶醉!著名的“花儿”歌手马玉芝、杨子荣、马金山等都是松鸣岩的骄傲,多次出外演唱都满载而归。

据明代《河州志》记载:“松鸣岩灵湫,州南百里,花草芬芳,有泉号灵湫,岁旱祷雨辄应。”松鸣岩的寺庙建筑是相当宏伟的,当地老人曾见到洪武年号的石碑。《和政县志》记有:“创始于明朝成化年间,有玉皇阁、菩萨大殿、圣母宫、西方顶、南无台,各栋宇然,皆在石岩之上,岩北有土坡一支,都岗寺在焉……每年4月26、27、28、29日,开龙华大会,朝拜者累千巨万,香火甚盛”。特别是通往峰顶、庙宇的路径,多以天桥、石梯等为通道:背倚石岩,悬空凸起的菩萨大殿、柱横山腰,巧夺天工。几百年来,不少游人骚客,都倾倒在松鸣岩的俊美景色之中,留下了许多赞叹的诗文。清朝进士张和作的《松岩叠萃》为:“叠嶂层峦看不明/万松积翠锁峥嵘/楼台偶露林间影/风雨时听树杪声/羌笛遥传边故曲/雪山寒接暮云横/登临应有孙登啸/半岭斜阳鸾风鸣。”咏出了松鸣岩的雄姿,其中“羌笛遥传边故曲”一句,既点明了人们吹“咪咪”的情形,也道破了花儿和羌笛悠久的历史。清朝痒生祁奎元在《游松鸣岩》的诗作中首记“唱牡丹”的情景:“松鸣佳景除尘埃/一度登临一快哉/石磴疑从云际上/天桥浑向画中排/林藏虎豹深山古/路接羌戎绝径开/我亦龙华游盛会/牡丹听罢独徘徊。”还在他作的《松鸣岩古风》中写有:“老僧新开浴佛会,八千游女唱牡丹”的诗句。可见当时松鸣岩龙华会和花儿会的盛况,这也是目前花儿会见诸于文、字的较早记载。

近几年来,和政县加大了对“花儿”的挖掘和保护工作,2004年8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甘肃和政为”中国花儿传承基地“,相继在松鸣岩举办了多届“中国西部花儿民歌邀请赛”,使松鸣岩”花儿“会闻名西北。

松鸣岩的风景很怡人,尤其是松树居多,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山上还有许多的庙宇殿堂,构思巧妙,使能工巧匠利用陡峭的山势,把殿宇建在悬崖峭壁上 ,远远望去就像海市蜃楼一般,深藏在云雾中。来到松鸣岩,一座迷人的湖水展现在游人面前,湖水上连接的拱桥就像美丽的彩虹,横跨湖面。群山连绵起伏,满目葱茏翠绿,古松参天,绿色一片,可谓是“青山绿水好地方,人间美景胜天堂”。

松鸣岩的寺庙建筑多遭破坏,但唱花儿的习俗一至流传至今。每年会期,“会场遍布帐房,男妇中能歌者即歌唱野曲,其曲自然、天籁、耐人听闻,曲中有二牡丹、阿拉连、尕连寿、花儿阿姐等调”曲调中还有《河州三令》、《河州二令》、《尕马儿令》、《六六儿三令》、《水红花令》、《菊花令》、《白牡丹令》、《小花儿令》等。清脆欲滴的“咪咪”有时为花儿伴奏,有时独奏着花儿。群众自制的四弦子、唢呐等也是常见的伴奏花儿的乐器。

“我亦龙华游盛会,牡丹歌罢独徘徊”。松鸣岩涛声依旧,等待独领风骚的季节,以独特的魅力,迎接四方的宾客,八方歌手的到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