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杏花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22 作者:王德江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331

 北国的七月,杏花山上的草木,葱绿可人。  

透过那郁郁森森茂密的榆杨林,那海水般碧蓝的天空和梦一般洁白的云朵任意舒卷,一缕缕金色的阳光播撒下来,将青翠的针叶林带江湾之间广袤的地域,凭添成一片耀眼的银光。零落的老榆树因岁月的洗礼而裸露出褐色的躯干。沿山坡铺就的青草则如毛绒绒的巨大地毯 ,在微风中熠熠变幻着各种图案,一直延伸到远处那道隆起的山冈,之于北方,这时节,已是入秋前最后一段好日子。在此之间,天空多半晴朗 ,那明朗的阳光,有如最灿烂、最富有感染的微笑,一闪就会把人心融化。有了这样的照耀,似乎大可不必在忧虑或畏惧接踵而来的秋天了。这样一幅炽热的画卷,总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起诗意的浪漫。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一阵雨丝,被风吹起犹如丝带一样,在空中飘舞。突然天气的变化,惊得山鸡一对对从丛林莎草中飞出,掠过天空,掠过树林,在那草丛中做短暂停留, 随即又飞去,终至无影无踪。想来,还是山间的野兔、雉鸡、老鹰、黄鼠、斑鸠等真正与山相守的鸟兽们,比人类更懂得山的真意和种种好处,也更知道如何尽情地享受和珍惜大自然的赐予。

其实,走在杏花山上,就已经走在了松嫩平原的高颠,举目远眺,不染纤尘的江湾已伸手可及,转腕之间,扯去那层薄薄如丝般的白纱,似乎就可以采撷藏于其后的那些不知名山果。再回首,遥看江涘处渠首禾畦,已是一片苍茫,烟岚下,浑然一体,俨然是一幅绝好水墨丹青画。

及至山顶,揽蔚蓝、澄澈的江水为镜,就像身体和整个山岚倒映在江水之中。这时,俯视山崖峭壁厚厚不知名杂草,杂草中隐藏着各种不知名的花儿,煞是美极了,而崖下江水却装着整整一个深不见底的蓝天。那么,我自己呢?或许山的托举,或许因为长久的伫立凝神,已然和山融为一体。渐渐地,我忘记了自己存在和来处。在这山水交融圹埌之中,我的思绪有如嫩江水中漂浮一片绿叶,随着江流越过高山,越过平原去向远方……

大约在一千万年以前,随着地壳运动,地球板块的冲击堆砌,古老的杏花山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北方大地上诞生了。在这千万年的时光里,江水日夜的冲刷,形成了立陡立隘有如刀劈的山体,其貌突兀冷酷,在松嫩平原上一次次展示着自己的高度。或许,我们可以理解那就是杏花山的成长和历程。

顺着北坡登极崖顶,向北望去,嫩江一路弹着琴弦,唱着歌儿,越过高山,跨过平原,日夜不停奔流向东,有如彩练玉带般镶嵌在松嫩平原上。据史料记载,解放前,嫩江发生过一次特大洪泛,淹及南八县,草木凋敝,生灵涂炭。1998年洪泛致使泰来县托力河、胜利、宁姜、好新以及吉林省镇赉县部分村屯变成泽国。笔者有幸参与接送物质和接待慰问救灾人员。江桥至大兴水天一色,鸟无踪迹,杏山无韵。此溢廿年矣。

杏花山依偎嫩江,使它在山的蔟用下,这江这水养育了一方人。盛产鳌花鱼、狗鱼、草根鱼等,江桥渔场、河神滩养鱼池久负盛名。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杏花山记着它们的过往。

杏花山又一次彰显了她的妩媚,在它的脚下建立了渠首,开凿数十公里人工运河,使干涸的宏胜水库、东湖、肖家水库、泰湖得以滋补,万顷良田得以灌溉,杏花山仿佛又些许增高。

站在山巅,眺望远处的碉堡、桥墩,会把你带回哪八十七年前那场为民族守土,为国家争独立一场震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以马占山将军为首的抗击日本侵略者仁人志士,打响了抗日第一枪。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有敬赠马主席诗“神武将军天山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杏花山见证了这一抗日烽火,述说着浴血奋战英雄们的事迹,铭记着日本侵略者罪行。2004年有幸参与了江桥抗战纪念馆、抗战遗址的建设,并撰写了抗战遗址碑文。纪念馆现已成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部《血战江桥》电视剧再现了当年抗日场景,讲述了可歌可泣英雄们的壮举。此时,我仿佛看到满山的杏花绽放,散发出阵阵馨香,寄托对将士们的哀思。

登极杏花山顶,一定要拜谒十三烈士墓的。十三烈士为解放托力河英勇牺牲,长眠于北国。杏花山北望托力河,南可望烈士的故乡。当地政府对烈士墓修葺一新。烈士墓四周栽满青松翠柏,使杏花山显得森严清穆,我向烈士墓深深三鞠躬,我不知道他们家住何方,也不知道姓氏名谁,只对他们英勇献身的精神所敬佩,我默默祈祷逝者安息!

杏花山以她的魅力又一次征服了世人。顺着蜿蜒的山路登极山巅,哪里有新建起的回廊,观江台,农家乐,建筑别具民族风格,有江南园林之特色,又有北方蒙古族之逸韵,有如蓬莱之仙境。巧遇了几位中年男女,在音响伴奏下,在回廊里面对江面争放着歌喉。这里又新建了鸟的了乐园,有鵰、隼、鸵鸟、鸳鸯、山鸡等,杏花山现已成为旅游的好去处。时至中午,大家在茂密的林荫下,品着美酒,吃着绿色菜肴,把酒临风,山下有缓缓流淌的江水,山上有数不清各种花儿,蝴蝶翩翩起舞,黄鹂婉转清唱,阵阵清风吹来,使人陶醉在这山水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空灵之感。

杏花山脚下江桥小镇 以其独特的魅力,在六十年代这里的柳编、木器加工、渔业等,曾商贾云集,市场繁荣。如今这里已是省级文明乡镇,“六水香稻米”享誉大江南北。插秧节、福稻泰来旅游节吸引着八方游客。

然而,时至今天,这座依嫩江而伫的山仍不被世人所熟悉、所推崇。无人为其立碑撰书,也很少有人为其吟词作赋,以传其美名。偶尔来的游客也是浮光掠影,行之匆匆,一知半解的认识,终不能让松嫩平原一座美丽杏花山在人们心底留下深深的印记。 

太阳偏西了,我怀揣着许多欣喜与惆怅,默默地向山下走去,我想用诗歌来赞美杏花山的魅力,来一次不虚此行,洗去心灵上的纠结,想在梦中依偎在杏花山怀抱中入睡,再见了杏花山…… (红色思源网通讯员徐国强供稿)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