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崇智的传奇人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3-21 来源:呼和浩特市老促会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48

 靳崇智(1914—1996)

    靳崇智,汉族,1914年11月18日出生,原籍土默特旗朝号村(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善岱镇朝号村)。
    靳崇智出生在土默特旗朝号村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祖上留下薄田几十亩,土地贫瘠,收成较低,每年一到春天都得靠借粮借债度日。祖父体弱多病,只能干一些放牲口之类的轻体力活儿,直到靳崇智的大哥长大了,父亲有了帮手,家境才有所好转。靳崇智的父亲粗通文字,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在靳崇智八岁的时候,父亲就送他到私塾学习。四年的时间里,靳崇智读过《百家姓》、《三字经》、《名贤集》等一些启蒙读物,后来又读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和《诗经》等儒家经典,还业余读了《幼学琼林》和一些古文。靳崇智求知欲望非常强烈,希望通过好好读书来改变家庭的现状。他在白天放牛放马时也要带着书,有空就看,夜晚常常是挑灯夜读。即便如此,也只有在靳崇智的二哥毕业以后当了老师,有了一些固定收入,家里生活比较宽裕了,父亲才同意他外出读书。1931年,靳崇智考入省立归绥(今呼和浩特)中学附属高等小学(时称“北高”)学习,1932年,靳崇智只读了六年级一个学期就参加考试,以第四名的成绩直接升入省立绥远中学继续学习。
    1933年,靳崇智到达北平(今北京)求学,先在北平宏达中学(今北京第五中学)补习了半年,后来考入北平市立第一中学学习。1935年6月,中日“何梅协定”签订,日本侵略者逼迫国民党政府准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大搞华北政权特殊化。日寇的铁蹄一步步逼近华北,“华北之大,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和所有在北平的同学一样,靳崇智也不能安心读书了。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国民党当局的不抵抗政策,北平爱国学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织起来,12月9日,北平各校学生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活动,他们走上街头,高呼“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抗日救国。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九”运动,靳崇智积极报名参加了这场学生爱国运动,他团结、组织同学,演讲、张贴抗日标语,焚烧日货,成为校内的活跃人物。16日,学生再一次举行游行活动,反动当局派出军警出来镇压,在菜市口制造了一场血腥大屠杀。靳崇智虽然幸免于难,但在与军警的搏斗中左手虎口被捅了一刺刀。1936年1月4日,北平学生组织了四个南下宣传团,到广大的农村和工厂继续宣传抗日,靳崇智积极报名参加了宣传队北一队,在固安、霸县、保定等地向民众宣传抗日。宣传团遭到国民党军警镇压后,3月,靳崇智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在抗日宣传活动中,他接触到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受到了党的关心和教育,从此以后,他确信自己找到了真理,决心要成为一名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先锋战士,为党的革命事业奋斗终身。8月,靳崇智经同学史钦琛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靳崇智考入燕京大学新闻系(今北京大学),学习了半年之后,承载着拯救民族危亡的历史重任,他毅然离开燕京大学,决定去投身抗日斗争,从此,靳崇智走上了职业革命的道路。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芦沟桥事变,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当北平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后,满怀着国门破碎、古都沦陷的悲愤心情,靳崇智到处寻找抗日队伍。9月4日,靳崇智和史钦琛等四位同学一起离开北平,经天津、烟台到达济南,他们遇见了开展革命活动的郑天翔,郑天翔要到太原办事,当时相约,靳崇智等四人先去太原等郑天翔,会合后一起回绥远从事抗日活动。靳崇智他们四个人经过郑州、石家庄到达太原,在说好的时间里没有等来郑天翔,有同学提议,到南京开展革命活动或许会好些,于是,靳崇智就和几位同学一同到了南京。后来,经过多方打听,靳崇智了解到山西有个“战动总会”,刚刚组建不久,很有号召力,许多有志青年都积极参加,于是,他们又商量决定一起北上到太原参加“战动总会”,从事第一线的抗日斗争。
    “战动总会”是“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 的简称,它是在日本侵略军占领平津、直逼山西省府太原的危急关头下,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晋绥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为了保持在山西的统治地位,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建议,与中共合作在晋(山西)、察(察哈尔,今主要在内蒙古自治区、河北省和山西省)、绥(绥远,今内蒙古自治区中西部)三省范围内组建的一致对敌的战争动员机关,也是组织和指挥敌后游击战争的指挥中心,由国民党元老、著名抗日爱国将领续范亭担任常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只设一位)。就这样,靳崇智几个人抗战之心坚定,虽辗转数地,最后终于找到抗日的队伍——战动总会。他们受到了热烈欢迎,被安排到设在岐则沟的训练班学习,训练班由中共代表南汉宸、程子华、武新宇、郭任之和阮慕朝等人授课。通过学习,靳崇智和战友们受益匪浅,思想觉悟都有很大提高。学习结束后,靳崇智被分配到战动总会一支队当干事。从1938年起,靳崇智先后担任战动总会游击一支队(后改编为山西新军暂编第一师44团)政治处组织干事、指导员、教导员。战动总会游击一支队主要是由从太原退下来的散兵游勇和旧军官组成,支队长冀聘之,原来是阎锡山所属部队张励生部的一名团长,其下一大队大队长吕子鉴是个旧军官,他们参加游击队的本心是想升官发财,他们网罗亲信,把持了一支队部和所属四个大队中的一、三、四三个大队,还企图把支队政治部也抢夺过去。支队政治部主任严尚林是位老红军,另外有几名中共党员和进步知识青年,中共力量比较薄弱。靳崇智在一支队从事政治工作以来,按照党组织的要求,坚定不移顶住旧军阀、旧势力的巨大压力,团结队里的几名党员,紧紧依靠新入伍的一些知识青年和从农村来当兵的青年,动员广大官兵,同冀聘之、吕子鉴等人的反动作法进行了必要的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维护了广大士兵的利益,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八路军和战动总会所属队伍革命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影响力越来越大,使得阎锡山非常恐慌,加快了反共的步伐。1939年春天,阎锡山依靠武力强行解散了战动总会,将战动总会所属部队改编为四个团,组成陆军暂编第一师(后来列入了八路军第120师序列),一支队被改编为第44团,团长是冀聘之。他与阎锡山狼狈为奸,密切配合,密谋发动事变,准备秘密逮捕部队中的中共政工人员,并已扣押团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严尚林等人。势态非常严重,而暂一师师部却毫不知情。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靳崇智于8月初的某一天,冒险只身奔向岢岚师部,向续范亭师长报告了第44团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件,提交了缴获的冀聘之投敌的信件,为暂一师平息第44团的叛乱及时提供了重要信息,起了关键作用。暂一师解决了第44团的问题后,靳崇智先后担任第44团供给主任、第36团民用股长、师部供应主任等职务。靳崇智在担任师部供应主任期间,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在全师建立了一套比较合理的供给制度,他利用这一供给制度,科学全面地安排全师有限的军饷,把钱、财、物用在刀刃上,他仅用五万元的军用经费就维持了全师七千余人一年的供给需求;二是他以两个裁缝、两头骡子、一架缝纫机和五千元钱作为基础,用一个冬天的时间就建成了120工厂,缝制了一万二千套冬衣,满足了全师官兵过冬所需衣物的要求。
    1941年春天,党组织派遣靳崇智回到大青山,在绥察行署担任财务科长,在武川后大滩一带从事革命活动。他利用自己的专长,帮助绥察行署建立了比较完善的财务制度,为保证行署财物的收支作了制度上的安排。1942年6月,绥西专署缺少工作人员,专员李维中在帽儿沟遭到叛徒胡定良的袭击,脚部受了重伤,行动不便,靳崇智被调到专署担任副专员兼四边区书记,协助李维中在万家大沟一带开展工作。这一年斗争非常残酷,由于日本侵略者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反复残酷的大扫荡,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生活最为艰难困苦,粮食十分紧缺,弹药无法补充,伤病员得不到及时医治,部队只好露宿深山,化冰雪止渴,以莜麦糊、土豆、灰菜籽充饥,部队、群众的生活都非常艰苦。根据上级的部署,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军政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向晋西北进行了战略转移。1942年下半年绥西专署的干部只留下靳崇智一人负责地方上的事务,他坚决贯彻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精神,带领游击队,打击日伪,配合部队与敌人苦苦周旋;积极宣传共产党坚持抗日的消息,坚定群众抗战的决心,带领干部和群众积极发展生产,想方设法为部队筹集粮款,替群众排忧解难。在最残酷、最艰苦时,他吃的是清可看见锅底少许米粒的野菜粥,脚上穿着用麻袋、破布条缠裹的鞋,身穿背上漏着窟窿的破皮袄,仍带领游击队,坚持战斗在大青山,坚守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
    井尔沟后窑子村是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和绥蒙游击大队的重要活动区域,绥察行署、绥西专署、武川县政府均曾在此驻留,杨植霖、苏谦益、靳崇智在这些窑洞中度过无数战斗的日日夜夜。靳崇智因腿部负伤住在窑洞,井尔沟村民张四生用中药为他医好伤口。
    1943年,战事稍微平和了一些,专署、县、区干部大部分到后方学习,地方上许多事情都由靳崇智管理,他一个人带着好几个政府印章,在专署靳崇智是专员,到县里靳崇智是县长,到了区里,靳崇智又成了区长,忙的不可开交,但是,他仍然把地方上的事务安排得井井有序,工作兢兢业业,受到了上级党组织和当地百姓的充分肯定。1944年春天,靳崇智回到后方参加学习,开展整风活动。同年4月,前方战事需要,靳崇智随同绥蒙骑兵旅重返前线,同年5月,靳崇智随同部队上了大青山,张达志司令员立即交给靳崇智的任务是:“带上骑兵旅六七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想方设法搞到军鞋一万双,粮食一万斤”,以解决部队缺少物资的需要。靳崇智带领战士们在蛮汗山从事过税务工作,在武川、陶林等地征收过粮食,为部队军需物资的有效供应做出了贡献。
    1945年8月上旬,绥中地委成立,靳崇智担任专员。1946年,靳崇智任绥蒙政府财政处长,1948年,任绥远省财政厅长,绥蒙党委委员。1952年,靳崇智担任中央财政部经建司副司长。1953年,担任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总行办公厅主任、副行长。1956年,担任中央财政部农业司司长、办公厅主任。1958年,靳崇智担任南京化学工业公司党委副书记兼副经理。1960年,担任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党委书记兼经理。1970年,担任甘肃省燃化局副局长。从1972年起,靳崇智先后担任燃料化学工业部人劳财务司司长,石油化学工业部人劳财务司司长、化肥司司长,化学工业部财务司司长、化肥司司长。1979年底,靳崇智担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机关党组成员。他是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组副组长。
    1996年5月8日,靳崇智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照片及资料提供:

1936年在北平清华大学就学时(前排左一)
靳崇智(右一、1948年任绥远省财政厅长,绥蒙党委委员)与高克林(左二、1948年任中共绥远省委书记)、杨植霖(左一、1948年任绥远省省长)、杨叶澎(右二,1949年任绥蒙军区副司令员)于1987年内蒙古建区40年大庆时合影
 
靳崇智(右二、抗日时期任绥西副专员)与郝秀山(左一)、李维中(左二、抗日时期任绥西专员)、(右一)合影
靳崇智(左一、抗日时期任绥西副专员)、李维中(中、抗日时期任绥西专员)、(右一)1991年内蒙古40年大庆时战友重逢    
1985年回大青山老区一前晌村
1985年回大青山老区一间房村见到当年共同战斗的乡亲
1985年回大青山老区—为老区化工发展出谋献策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