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星闪耀芦山之天全独立团梅盛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13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08

    梅盛伟(1914—2001),湖北省阳新县龙港镇人。一九三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三三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九军政治部宣传员、十二师文印股股长,团政治处主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处股长、科长,天全独立团团长,后方纵队司令部通信科科长,红四军政治部保卫部秘书。
    后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总务处副处长、团政委,合江军区支队副政委、军区组织部部长。1948年后,任东北军区政治部干部科科长、防空军政治部主任,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空军副政委。1964年后任交通部政治部主任、交通部顾问。是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61年晋为少将。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35年1月24日,中央军委来电,要求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配合中央红军北上。水深流急的嘉陵江是天然军事屏障。凭险布防于西岸的国民党川军有邓锡侯28军和田颂尧29军共52个团,广元至南部约300公里长的沿江工事和碉堡群。红军没有通路,只有强渡,突破口也很快选定,万事俱备,只差渡船,而且这回还得“遇水造船”。梅盛伟被叫到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王树声见了他就开门见山:“听说你学过造船,这手艺派上大用场罗。你去协助地方组织人,造75条船,给一个月时间,怎么样?”“是!”“小梅啊,这任务太难,你一定要配合工会做好工人工作。还要严守秘密,不要泄露我军的渡江意图。要知道,部队都在等你们的船渡江。”梅盛伟没让首长失望,尽管任务压在身上像一扇磨盘。在离江40里地的蔡家院子,小河边搭起一串工棚,造船队伍还包括部队水手连和地方调来的150名技术人员。他们设计出一种叫“毛半壳”的小船,两头尖翘像一弯新月,船身轻,目标小,速度快,每次每船载人一班,75船就能渡过一个团。打船所需船钉钯钉不少,他跑到5里外的妙峰寺,动员老和尚捐出了铁锈斑斑的大钟。与此同时,渡江突击部队正集结在东河与蔡家河上游,进行紧张的水上训练。3月28日晚上9点,渡江战斗于三地同时打响。三十军在苍溪城南塔子山,三十一军在苍溪城北鸳溪口,九军在阆中涧溪口都抢滩成功。“毛半壳”经受住了实战检验,梅盛伟沉浸在首长的表扬声中:“感谢你,小梅同志,你立了大功!”
    1935年 11月上旬,红军相继攻克宝兴、天全、芦山,占领了邛崃山以西、大渡河以东、青衣江以北、懋功以南的川康边,还准备东下川西平原。总政让梅盛伟去天全当独立团团长。这是一支800多人的地方武装,隶属四方面军武装部。说是后方,也是前线,有战斗任务,主要是掩护筹粮。粮食是部队的生存底线。叫梅盛伟当办粮头儿,是他有经验。头一趟为部队办粮还是在秦岭山区,当时遇到人躲村空,老百姓看穿了“兵匪一家”。对于发现的食粮,主人不在时能不能动,有两种对立意见。是梅盛伟出了个好主意:“只要秤好斤两,照价付钱,再加一封感谢信,说明原委,应该可以。”有人还补上一句:“要给群众留口粮,不能拿光。”实践证明这个法子好,它用红军的群众纪律宣传、教育、争取了群众,筹到了粮食。因此,当师政治部把配合柏杨河兵站办粮的任务交给他时,他不急于摊派,而是忙着走村串户做宣传动员,用他的话,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果然,不几天,成群结队往兵站送粮的场面出现了,那觉悟的群众,拥红的热情,很是感人。前不久,总务科又将去敌军封锁重重的西岸筹粮的任务交给他,他领几个人去了大渡河上游的足木河,靠着牛皮划子荡平急流险浪,冒着生命危险弄回上万斤苞谷洋芋。眼下,这天全刚占领,敌情民情复杂;独立团也刚成立,就兵分几路筹粮。这次对付的是那些借武力抗拒交粮的土豪,他们藏了粮食,躲进深山,与民团、土匪勾结在一起。梅盛伟挎起短枪,带一个连,去了最偏僻的雀儿岭。前后4个月,独立团掏了几个山匪洞,筹到粮食数百石。
    11月中旬的百丈关一役,令四方面军吃了大亏。名山县百丈关是雅安至成都的必经之地,有“得百丈者得成都”一说。张国焘扬言“打到成都吃大米”,刘湘自然不敢掉以轻心。红军以15团兵力去挑战80团守敌,也太过轻敌和急躁。打到刺刀见红,断了手臂的战士用牙咬着手榴弹导火索冲向敌阵。虽说歼敌1.5万,可红军付出了成倍伤亡,最终因敌众我寡而退出战斗。也许因为此次撞南墙部队损失惨重,也许因为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传来胜利消息,从第二年3月起,四方面军陆续撤离天芦地区,向西康东北转移。再翻夹金山,战士们情绪比南下时要好。几天后,又翻越了比夹金山还高1500米的党岭山。自东麓攀行,左扶雪峰,右悬冰川,前头是白云笼罩着的山巅,当不小心的战友被风雪卷下深渊的消息传开,都会坦然以对。4月上旬,在攻占道孚、炉霍、甘孜等地后,部队进行了整编。天全独立团已编入四军,梅盛伟调后方第二纵队司令部当了通讯科长。(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