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星闪耀芦山之杨得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15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10

    学着他们的样子,喊着:“噢一噢!噢一一噢! ”后来听到有人喊:“红军_沙沙!红军卡沙沙!”我问那位代表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卡沙沙是谢谢.红军卡沙沙就是谢谢红军的意思,我说,应该说彝族同胞卡沙沙。谢谢藏族同胞那位代表笑了 .他送我们二十儿里路,停下来说前面不是我们的地方。原来彝族当时分部落.小叶丹的部落叫“沽鸡”,前面那个部落叫“罗洪'小叶丹的代表请来
“罗洪”部落的一个人给我们带路。我们有了通过“沽鸡”的经验,过“罗洪”就更顺利了。
    通过彝族区进人汉族区时,我们碰到一个可以说是典型的国民党的区长。
    那天尹国赤带三营走在前面。中午时分,他派通信员来报告,说前面有国民党的一个区长,带着八个马弁,在“欢迎”我们。国民党的区长“欢迎”红军,这倒是件新鲜事情。我和黎林同志带着通信员赶上了。老远着见三营的同志们在路旁休息。路旁摆着桌、椅、板凳,桌子上摆着烟荼和食品。那区长见到我们,便马上带着身挎清一色驳壳枪的八个马弁,点头哈腰地迎上来,操着满口的四川话,皮笑肉不笑地说:“贵军路过贱地,本区长亊先郎格不晓得?啊,啊,接待不周,长官千万莫要见怪。二天长官空闲,欢迎你们再来耍,尹国赤跟在我后边,忍住笑,大声对他说:“这是我们团长。
    那区长又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欢迎团长二天来耍,这是怎么回令?原来国民党的这个区长,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中央军,当然更不用说我们红军了。我一边喝水,一边顺口问,你们这里有什么情况吗?”
    区长看了一下他的马弁,好象还有些“保密”似地对我说,倒是没得啥了人情况。只是上司传话来说,离这里一多里地以外,有流窜的共军部队^他们要来这里,不过还远得很哩。团长尽管放宽心。再说,刘(文辉)司令的队伍正往这里开,共军来了也没得啥了了不起的!”
    眼看时间不早,同志们水喝了,东西也吃了,黎林同志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便对尹国赤说:“好了,我们走吧!”尹国赤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这个怎办办?我低声说带上。”
    尹国赤告诉他跟我们走,那家伙急了。他卑躬屈膝地笑着对我说,我不能走。我还要在这里欢迎贵军后边的兄弟咪!”
    尹国赤一摆手,二营的几个战士走过来,把他那八个马弁的枪全部下了。
    “走,给我们带路!”尹国赤说。
    那区长嘴里嘟嘟囔囔地说:“这是咋个说的嘛,这是咋个说的嘛“委屈”得象要哭出来的样子。原来来,他认定我们是他的中央军了。走出近十里地的一个山坡土,那区长和他的马弁忽然跪倒顿着山坡连滚带溜地滑下去。
    尹国赤要开枪,我连忙制止他说:“让他跑回去迎接我们后边的同志吧,我们要快些走。”(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