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星闪耀芦山之红一军团一师一团杨得志,黎林,胡发坚,谢象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15 责编:王程程 浏览次数:118

    中央红军的指战员,绝大部分是江西、福建和湖南等地人。从地理位置上讲,这几个省都属于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大部地区,全年无霜期长达二百五十天以上。也就是说,一年当中的霜冻期极短。据有关资料记载,我的家乡湖南最高气温43.7度,江西更甚,达44.9度。每到六月,便骄阳似火,闷热难耐,有时候打着赤背仍汗流不止。 —九三五年六月,中央红军来到罕见的大雪山一~夹金山,芦山宝兴一带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却完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寒冷天气。夹金山海拔四千多公尺,千奇百怪的巍巍峰峦,迤逦伸延,无边无际.山上的积雪终年不化。白皑皑的雪峰,利剑一般,直插云霄.由于海拔高,气压低,空气稀薄,胸门象堵着团团棉絮,呼吸非常困难。这里气候多变,反复无常。明明是太阳当头,万里无云,一阵急风便搅得雪雾弥漫,便人头昏眼花.这样寒冷的气候和神话般的情景,不要说盛夏六月,十冬腊月在地方也是绝对没有的。而不少同志身上只有破旧的单衣,甚至还穿着不过膝盖的短裤,冻得周身发抖。不少同志还有明显的高原反映。战士们说,天冷我们倒不怕,可这地方怎么连气都喘不过来呀当地群众非常真诚地提醒我们:“夹金山是‘仙鸟’也飞不过去的‘神山'说句不吉利的话,你们这样的穿戴,到山顶冻也冻死了,怎么过得去哟。在天全、芦山一带的时候,上级就指示我们做翻越大雪山的准备。来到宝兴,又及时通报了前卫部队过山的情况,提出了更加具体的要求。比如要尽量多穿些衣服;设法买些白酒、辣椒等发热和抗寒的食品;每人都得有一根拐棍等。这些要求不仅体现了领导上对部队的关怀,而且很有必要。但要实现这些简单的要求,却相当困难。因为宝兴县陇东靠近大雪山,附近村庄很少。有些村庄,其实只有三五户人家,而且都非常贫穷。要解决衣服问题,就只能在同志们的床被、床单,其他油布、毛巾上打主意了。至于白酒等物,群众家里是有的,我们也有钱,但是人家都知道,乡亲们的酒是跑到几十里地以外的集镇上买的,而且酒在这里不是一般的饮料,而是生活必需品,倘若提出买酒的要求,就等于是“与民争食。便更难启齿了。何况乡亲们久居此地,我们翻过雪山便可以脱离这高寒地区呢!还是多买些当地可以生长的辣椒吧,至于每人弄一棍木棍作拐杖,那倒是没有问题的,大家都按照要求做。
    说起我们红一团的战士来,也怪,要是眼下有仗打,尤其是面前的敌人如果装备好或者号称是什么王牌时,那劲头就不打一处来,争着抢着也得要打主攻,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但要他们去搞衣服,买辣椒,砍木棍,这些同志的劲头就不大了,一天,团部管理员谢象晃同志找到我,很着急地说:“团长,有些小鬼,辣椒不搞,拐棍不砍、凑在一起乐地说:’没存过不去的火焰山,大雪山有么子不起! ’他们这样要吃亏的呀! ”谢象晃在营里当过司务任,后勤工作是有经验的.我和黎林、胡发坚等同志觉得谢象晃反映的情况很俏得重视,需要再开次干部会,进一步作动员,让全团马上行动起来。我在营以上干部会上说―红一团能攻能守,什么样的敌人也不怕,这是长处,要发扬,但是雪山这样的‘敌人’我们谁见过?没有嘛!这次准备工作搞不好,就很可能要吃败仗。所以谁也不能马虎!要一个人一个人地检查。先是干部要带好头,黎林同志在强渡大渡河后身体一直不好,行军中早已拄上拐棍。这时他慢条斯理地说,砍一根木棍并不难,但工作做不到,有的同志就不情愿去办,所以,要杷道理讲清楚。要让大家明白,不论是打仗还是办其他事情,要想取胜,搞好,准备工作就得一丝不苟。过雪山也是这样, 参谋长胡发坚一般情况下是不多讲话的,这次他也忍不住了,说哪个连队因为准备工作没搞好发生减员,连长、指导员首先要作检讨!根据大家的意见,我们制定了翻越大雪山程胡岭的四条措施:一是伤病员提前一小时出发,预备他们掉队;二是由胡发坚同志挑选一些身体较好的同志,组成担架队,在后边负责收容;三是炊事班要先行,下山后立即烧开水,做饭,保证部队一到能吃上饭;四是提倡阶级友爱,开展体力互助。党员和干部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按照上级的统一要求,翻山前一天傍晚,我们全团到雪山下中岗村落露营”(即部分同志住房,部分同志露营)„离山越近,天气越冷,战士们身上一点棉絮都没有,冻得睡不着。不少连队班以上干部围成一个圆圈、为战士们挡风御寒。有的干部待战士睡着后,把他们的头、手、脚揽到自己的怀里(睡着前战士不肯),为他们取暖。战士们则你靠着我,我靠着你,偎在一起,露宿在冰天野地里炊事班的同志更幸苦。 (红色思源网  通讯员吕国宾收集整理)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