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南雄市老促会到英德市慰问南雄籍老红军何秀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24 来源:广东省南雄市政协宣传科 作者:肖锋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22

 6月20日下午,在广东省英德市调研的南雄市老促会会长涂运发一行,在英德市老促会会长张方贤一行的引领下,来到位于英德市区梅花北路的南雄籍老红军何秀英家里,慰问这位百岁革命老人。

时年96岁的何秀英201593日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后,在广东省引起轰动,省内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她的革命事迹,这位“红军失散人员”终于在大众面前浮出水面。同样,也在她的家乡、原“中央苏区县”南雄市泛起波澜,一时成为南雄人的骄傲和谈资。

在英德市民政局的支持下,英德市老促会很快就联系上了何秀英的两个儿子朱桂福、朱贵新。在何秀英住宅楼下,南雄市老促会的同志见到了柱着拐杖的何秀英老人。精神饱满的何秀英一见着家乡人,便激动地拉着南雄老促会同志的手,立马打开了话闸子,边走边动情地“唠叨”着:“我去北京参加大阅兵,全国仅120人,广东省7人,想到当年我在南雄并肩战斗的战友,惟独我一人参加阅兵,我一直在掉泪。怎么他们都‘走了'呢?!”已到暮年的何秀英,越老逾思乡,越老逾怀念家乡的战友们,革命经历历历在目。

在南雄老促会同志的搀扶下,何秀英动作娴熟地攀爬上了二楼她的家。老人虽然已满99周岁高龄,但仍耳聪目明。坐下后,何秀英用流利的南雄家乡话为南雄老促会的同志讲述了当年她的革命故事。

何秀英1919年(档案记的是1920年)出生于南雄市湖口镇白木村,在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参加了江西特委和南雄县委的党员训练班学习,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教育。在抗战期间,毅然投身革命,成为一名抗日宣传员,她不怕艰辛,为革命事业多次辗转于江西、南雄、韶关等地;她沉着冷静,曾护送毛泽东三弟毛泽覃之妻、贺子珍之妹贺怡同志顺利离开南雄、平安归队,并安置好贺怡女儿贺海峰;她坚韧不拔,从没上过学但靠毅力自学识字,以至认识了大部分文字……

谈及当初是如何加入党组织,何秀英说,自己主要是受红军战士启发。据她描述,在1935年前后,她所在村子的附近有一名何姓女红军,平日以卖茶为生,但实际上她是一名中共地下工作者,“我那时候不知道她是红军,经常到茶水铺去玩,说阿姨给点水喝啊,就这样熟起来。”何秀英说,之后与其有过多次接触,受她影响,思想得以放开。后来再在时任南雄县委委员罗明德的动员教育下,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最终成为一名抗日宣传员,向身边的人宣传阶级斗争理论以及宣传抗日救亡。

虽然何秀英没有上过战场,但她坦言当时的地下工作者同样危险,地下工作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身边很多和我一起的同事都没有留下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捕了,还是怎么样。”何秀英回忆到这,眼眶不禁湿润起来,她在南雄主要负责保管文件和传送文件,利用做饭的工作来掩人耳目,帮过很多重要领导掩护传送文件。

 “那时的条件很艰苦,我们从江西到南雄,又从南雄到江西、韶关等地,走了很多地方。”何秀英说,那几年,她从来没有出过一次差错,也没有对此埋怨过半句,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很少提及这些事。由于对抗日宣传有功,何秀英先后共获得了6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

据介绍,何秀英在年幼时曾被当童养媳给他人抚养,后来因为患有水痘被送了回来,因为家庭贫困,何秀英没有上过学,但曾经在天主教教堂里学过字,后来靠自己自学认字。在她19岁时,与第一任丈夫刘建华结婚了,此时刘建华先后被派往赣南、南雄担任中共赣南特委委员、特委青年部部长、中共南雄县委组织部长等职位。

1941年她的大儿子出生后就被抱去送人,那时候她很舍不得,但是没办法,是被接走的。何秀英说。1942年,何秀英和刘建华的第二个儿子(朱桂福,后来改的姓)出生了,这次何秀英坚持不送给他人,带在身边抚养,但是刘建华却从这一年开始,和何秀英从此成为陌路人,直到1945年都没有任何音信。“有人告诉我,他被日本鬼子抓了、回不来了,不然我也不会再嫁人的。”何秀英说,后来与刘建华取得联系后,也曾在信上骂过他当初为何抛弃她,但是直到2014年刘建华离世,两人都没有再见过面。

无奈,1943年,何秀英带着儿子回到英德定居,后来改嫁了同在交通站工作的朱瑞民,并再育有一子朱贵新。此后她一直在英德过着简单的务农生活,后被民政部门定为“红军失散人员”。2014年,她的老伴朱瑞民逝世。儿子朱桂福、朱贵新也已退休多年。

问起何秀英的心愿,她说,她19836月应邀回南雄参加革命老同志座谈会后,因为腿脚不灵等诸原因,至今再没回南雄了。她表示,在自己有生之年争取再回南雄,了却一桩心愿。

面对百岁革命老人何秀英的心愿,南雄老促会的同志诚挚邀请她如愿回到家乡南雄这块生她育她的红土地!

 
站内信(0)     新对话(0)